從盧瓦爾河谷去諾曼第的聖米歇爾山的途中路過迪南古城,順道一遊。迪南在布列塔尼的東北區,離聖米歇爾山大約五十多公里。

        來到迪南(Dinan),很快就會愛上這個小鎮。在新城區下車,停車場上三面法國奧斯曼風格的建築,變化中亦不失整齊,市容非常好看。蘭斯河流經迪南到聖馬洛出海,自古以來此地便是有名的河港,市鎮亦因河運的發達而興起。

        停車場旁的廣場上立著一尊銅像,一位將領舉劍躍馬做衝鋒陷陣狀,他是英法百年戰爭中的法國英雄 – Bertrand  Du Guesclin(B 將軍)。他曾指揮過六次戰役,打了四次勝仗,一次被俘。百年戰爭時,英法大亂,西班牙納瓦拉國王查理二世也來添亂(Charles II of Navarre),想爭奪柏根地的爵位,被B將軍擊退並成功的幫助法王查理五世將柏根地的爵位傳給他的兄弟菲利浦。同年九月的英法戰役 (Battle of Auray) , B將軍戰敗被俘,查理五世花了十萬法郎將他從英軍手中贖回,算來查理五世還懂得知恩圖報。當然B將軍也沒讓查理五世失望,他終其一生都忠心耿耿的幫助查理五世守護布列塔尼。

        走出停車場,我們先去看公爵城堡,這座中世紀的城堡是布列塔尼公爵約翰五世於1382年所建。城堡原有護城河需垂下吊橋才能通行,護城河仍在,但已乾涸無水。護城吊橋早已不見,改築了一座長長的石橋,供人通行至城堡中。城堡是聯合兩座大型圓塔接合而成的一座巨型橢圓形建築物,高三十四公尺,全部由石塊砌成,看來既雄偉又堅固。城堡後來傳給了布列塔尼女公爵安妮,她是法國史上唯一嫁過兩位國王的兩任王后,所以城堡也稱做安妮堡。能目睹六百多年前的建築物,欣賞中世紀城堡的古樸風格,我不知不覺地神遊在當年的世代裡!

        走入迪南老鎮,會有一步一驚奇之感。站在街頭,遙見左前方與右前方各有一座高高的尖塔。我們先以左邊的尖塔為背景照相,接著再照右邊。團友們都忙不迭地照來照去,從鏡頭中看出去,無論那一方向的背景都很美。

       往右前方的尖塔走去,那裡是八百年歷史的聖救世主大教堂 (Basilica of  Saint – Sauveur) ,教堂很大,分前後兩部份,前面是雕琢精細的哥德火燄式,後面是古拙的羅曼式。高聳指天的尖塔,是教堂的鐘樓。鐘樓上樸素的羅馬穹頂,表現出這座教堂的古老年歲。從設於一旁的解說牌得知,教堂始建於十三世紀,1507年又繼續增建擴大,才有了今日的混合式風格。

        教堂後面有座美麗的花園,園中芍藥花盛開,酷似牡丹的花型,淡淡的紛白,美得溫柔嬌弱,很有中世紀古典美女的氣質。金黃色,大紅色的罌粟花開得豔麗誇張,有如蛇蠍美人般的妖嬈無比。還有桃紅色的紅纈草,藍色的桔梗花,紫色不知名的小花等,滿園燦爛美不勝收。我在園中轉來轉去,被那些美麗的花朵吸引得不忍離去。

        老城區裡的基爾祖爾街(Rue du Jerzual)是鎮上的主要街道,街上的建築物造型各異,卻都美得各有特色。有建於十三世紀的老劇院,及許多中世紀老屋,還有英國都鐸式建築。走在窄窄的街道上,踏著古老的石板路,整座市鎮是那麼的古老,頗有置身中世紀的夢幻。我們老遠看到的城中另一座高聳尖塔是I’Horloge鐘樓,它是老街上最顯著的地標。老城中有段舊城牆(Gate of Jerzual),牆外另有市集。從拱型的古城門望出去,恍惚裡面另有一個世界,我居然有偷窺時光隧道的趣味感。

         老街上有許多藝品店,無論珠寶或小擺設,都製作得精巧美觀。我與好友爾雅在同一家店中各選了一副耳環。我非常喜愛這副耳環,此後天天戴著直到旅程結束。沒想到爾雅也天天戴著,每日清晨起來在餐廳相遇,看到彼此戴著在同一家店挑選的耳環,不由相視而笑。

         古意十足的街景,每一處每一景都令人心動神搖。迪南亦不乏美食餐廳,品嘗美食,參觀博物館,樣樣都能讓旅人消磨大半天時光。一抹青山伴著蘭斯河,河上小船穿梭,行人在河畔散步,好一幅浪漫的法國風情畫。漫遊迪南,有如把玩一塊美玉,令人愛不釋手。

圖文/周典樂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