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Raymond

杜鵑之城波特蘭

八十年代我留學來美,在舊金山入境,海關對我說,去奧勒岡嗎?那裡很多樹,很美。坐小飛機到了Eugene, 全機的人都拍手,我第一次知道,美國人坐飛機抵遠目的地會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