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自己曾經被朋友騙過,經歷整個騙局,事後也思考了很多,我對騙子特別有興趣,我發現,騙子的「人設」和對外反應其實都很像。雖然騙子是社會中的極少數,但是你不能保證你不會碰上。

中文稱「騙子」,「詐騙」,不如英文的con artist精確。con代表confidence 信心,就指這些操縱人心,換取信任,然後為所欲為的人,他們的特徵,就是完全沒有同情心。

下面是記者對南加一名女騙子的描述:熱心、大方、喜歡請客、經常助人為樂。是教會常客,對兄弟姐妹幫前幫後,參與募捐。向友人借錢、給利息,看對方逼得緊不緊,決定還錢或不還錢,拿新債還舊債,這些我都很熟悉,我甚至可以預測,若眾人要求她面對上帝時,她會說:「神在看」,甚至「我現在追求永生。」

宗教,很不幸,常被騙子利用,但是在相當時間內,教會的人不會察覺,甚至認為自己在滋養迷失的羊,或「我會繼續為他們禱告」,我碰過基督教的,也碰過一貫道的,這位一貫道的「教徒」當年來矽谷,不斷說他在台灣從事慈善教育,還給我看他的網站,我一時也沒有察覺。若干年後,台灣某人登報控告他詐騙,說此人帶他去香港投資樓產,居然整個樣品屋都是假的,如此看來,當年他做個假網站來唬人是小case吧!此君後來在矽谷也找到錢投貨,小公司經營了一陣子,他的員工始終不相信他是騙子。同樣的,當我所熟知的矽谷騙案爗發時,也有人來跟我說,那位熱心助人的大姐,不可能是騙子。

回想我所知道的矽谷騙案,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他們向朋友用高利貸借錢,等他們還錢時,彷彿大家都賺到了,伸手借錢的和出手出借的都去大吃一頓,「賓主盡歡」,這合乎邏輯嗎?怎麼沒有人去深想一下呢?不過我可以想像,就算有人提出質疑,還會惹其他人不高興,因為借錢的人「很有信用」,利息每次都照付,沒有人想面對一個尷尬的真相。

為何行騙會成功? 1. 當有人提出你做不到的美麗遠景時,你寧可信其有,有夢勝於無夢。2. 想獲小利也是人之常情。3,社會上好心人士還是很多,他們願意幫人渡過難關,尤其此人已成功營造出一個善心、熱心助人的形象。3. 確有人對騙局毫無戒心,什麼話都相信。

我認識的某女士,在大陸旅行,在路上給陌生人200美元,由人算命,當對方說得天花亂墜時,她是真的高興。在韓國旅行時,花一千美元買馬骨粉,因為馬會跑,所以吃馬骨粉她的腿力會更好。朋友騙她幾萬元,沒還,她不以為意,兩人還一起玩樂,「只要不再借她錢就好了。」替人代付錢,經過千催萬請,對方先還幾千元利息,本金不提,她也滿意了。你可以說她寬宏大量,不記小人過,荷包失血忘了就忘了,也是人生一種選擇。有一回我看她參加一個有獎活動,去某網站假點擊,到某個程度就可得多少錢等,全部人都反對,說假點擊本身就在騙,還期望會付你錢嗎?她不為所動,最後眼睜睜賠了一萬元。我至此明白,她需要那個短暫的美夢,她怎麼樣都會試,所以她一受引誘,就會陷入。

時常有人會說,你們怎麼那麼笨?那麼久才發現真相。問題就在於,當你承認真相時就表示你失敗了,錢拿不回來了,你是個大笨蛋,如果把騙子揭發出來,他更不可能還你錢,所以還不如討好騙子,希望他對你有好感,優先還你錢。這是人性中一個避險的自然傾向,我也經歷過,當我決定這筆錢就是要不回來了,自認倒楣吧,我才和騙子直接對立。

騙子會良心不安嗎?我曾經不能相信這一點,但是我越來越相信,他們覺得很OK,有一部Netflix的迷你劇集叫做Inventing Anna, 描述自稱為Anna Delvery的俄裔女子,偽裝成富有的德國繼承人,在紐約上層社會騙吃騙喝騙玩,號稱要成立一個藝術俱樂部,她最終坐牢,但在獄中她也沒閒著,還成立網上粉絲俱樂部。

接受媒體訪問時,她一直咯咯笑,問她會不會後悔,她搖頭,問她要不要向受害人道歉,她聳聳肩,「我又沒有強迫他們,他們自己要來的,」她一派自然大方,連記者都有點瞠目結舌。

女行騙者,可能都是追求生活奢華的人,為了維持自己的生活水準,無法自拔,只能用盡各種方法,他們被自己迷惑住,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什麼。他們只剩下錯誤的自我,沒有清明的自我。

矽谷的行騙夫妻已坐滿七年牢出獄,再也沒有出現在公眾面前。我不希望有朝一日他們會向我道歉,只希望他們能改掉那些聽來真誠卻秘藏禍心的言語,不需言必上帝,真誠的自我反省。

作者:Hijewel

Related Posts

東灣男子被控詐騙3900萬龐氏騙局
FASCA海外青年文化大使新生培訓招生
聖荷西屋主後院建造姻親房(ADU)更容易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