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愛吃壽司,但做壽司的米可不是從日本來的,太貴了,加州對美國壽司做出了重大貢獻,因為加州這種叫做Calrose的高黏度米

,幾乎供應了全美做壽司所需的最重要材料,然而種稻需要大量的水,這是所有亞洲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以前的加州不怎麼缺水,就算美國農夫知道也不必很在乎,如今可能要在乎了。

加州米生產重地在沙加緬度谷地,種植與生長期是從三至八月,需要淹沒稻田五吋的水,然而在過去三年的連續乾旱,導致數十萬畝良田廢耕。從衛星照片可見,位於Willows東邊的稻田,2021年9月4日還是綠油油一大片,但2022年9月16日所拍攝的,卻顯示已有四分之三是黃褐色乾土。富國銀行農業服務部部長,同時也是一位農業經濟學家的Andrew Broddus說:「當開車穿過沙加緬度谷地,觸目所及是更多的稻田處於休耕,那是因為用來種稻的田地,真的無法轉種其它作物。」

加大合作延伸的稻米種植系統顧問Luis Espino指出,沙加緬度谷地的土壤限制了可在那生長的作物,因為那裡主要是厚重的粘土,排水性很差,對於要淹過作物的稻米來說很理想,其它可就不行了。所以在這塊稻米的天然良田,農夫擁有加州最古老也最有保障的水權,他們受到了歷史悠久的灌溉區如Glenn-Colusa的保護,即使在乾旱期間,也有規定好的供應量。但隨著乾旱的惡化,即使擁有優先權和及時灌溉的特權,能分到的水還是很少。

米是加州農業中第二最需要用水的作物,僅次於苜蓿,每個生長季大約需要每畝五呎的用水。整個加州有超過五十萬畝的稻田,所以在一正常歲月,每年要用掉250萬畝呎的水,佔滿載的Shasta Lake近55%。雖然稻田的水不是用完即丟,有四成的水是可以當作尾水重新補充到地表,以及透過土壤的過濾來補充地下水,但無論如何,水稻不是叫假的,它就是一種很耗水的作物。

Willows的壽司米知名品牌Chico Rice老闆Tom Knowles說:「我非常擔心缺水…這樣可能會毀了我們在這的生活方式。」2021年耕種期,Knowles讓四分之一的稻田休耕,雖然因為整體稻米供應量急劇下滑,讓他的收入未必減少。但他指出,做為一種大宗商品,米價是隨時在波動的,而且較低的收益率會影響到更大的行業,他指出他們是當地經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為水稻種植提供了當地兩萬五千份工作,唯有永續的種植才能國泰民安。

然而在去年之前,年年乾旱讓加州水庫水位不但創新低,整個乾掉的也不少,水庫平均只有歷史平均值的一半。州掌握的水權分配再也無法對米農們做出保證,或者乾脆斷了用水。代表加州超過兩千五百位米農和相關經營者的非營利組織,加州稻米委員會(CRC)CEO Tim Johnson指出,結果就是沙加緬度谷地的稻米生產急遽下降,2022年,這谷地的種植面積僅廿五萬畝,是正常歲月的一半。他說:「對這行業的許多農夫與企業來說,這是要嘛成功要嘛失敗的一年。」

稻作過去每年為加州貢獻多達五十億元的收入,並提供了數萬個就業機會。CRC稱,2021年,隨著水稻種植及其相關經濟活動停滯不前,已造成7.5億元和五千多份工作的損失。Broddus也說:「它的蜘蛛網效應已經遍及整個稻作產業,以及稻米帶的農村城鎮。磨坊和水稻乾燥設施減少了排班,卡車運輸和農業供應公司也沒了生意。」

米鄉中的米鄉Colusa縣的Colusa市,人口約六千,經濟活動幾乎就是種稻或與稻米相關的工作,市長Greg Ponciano表示,該市的生命線就是種稻,長期的乾旱造成該市極嚴重的打擊,他說:「我們正好位於米鄉的中央,所以稻米的生意怎麼走,這裡的經濟就怎麼走。三年的乾旱,已成為壓垮駱駝的那根稻草。」除了顯而易見的農業相關經濟活動停滯外,連當地的餐廳也沒了生意,所以一些家庭收拾行囊遠走他鄉,就為了能謀口飯吃。

然而對於從今年初以來,數陣成災性的豪大雨灌進加州,洪水與土石流已造成至少廿人死亡和數十億元的經濟損失,但這麼大量的降水在稻農心中卻是荒漠甘霖,尤其三月就要進入稻作期,所以Ponciano希望這些雨水能夠多少緩解一下稻農的缺水狀況,不過他也很認清事實,他說:「我們需要的是超過一季的降雨才能恢復,光只有一季是無法幫助我們擺脫困境的。」

要國泰民安就得要先風調雨順,老祖宗的話在氣候異常的今日顯得特別有智慧,不過今天只是討論加州的米,別忘了壽司上面還有各種海鮮,更別忘了加州也是海產大州,老天爺好像也沒放過加州的漁業。

記者 Pegasus J. Juan

Related Posts

矽谷國會選舉重新驗票的幕後黑手是誰?
羅偉宣布對市府官僚機制變革性重組
要聽舅舅的話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