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4月20日,任舊金山重建委員會(Redevelopment Commission)主席的譚炳城(Ben Hom),為時任市長佐敦(Frank Jordan)舉行籌款晚宴,

並在之前寫信向多位親朋故交募捐。收信者中有兩名開發商。譚要求每位捐款1,000元。

問題是,這兩名開發商都有等待重建委員會核准的開發案。可以想像,如果他們不願意向佐敦捐款,也不得不低頭。譚炳城的籌款方式涉嫌違法。

有讀者可能不知道重建委員會是甚麼機構。舊金山每年都興建新樓,這些新樓並非從空地而起,大多是拆舊樓、建新樓,這就是重建。這些建案都需要重建委員會批准。重建委員會有多重要,明白了吧。不過,舊金山重建局已於2012年改為「社區投資暨基礎建設局」。

譚炳城

8歲時隨家人來美國的譚炳城,一直生活在舊金山,他多年從事地產開發,在業內有一定知名度。擔任重建委員會主席,就是佐敦市長任命。

最近,台灣高雄市長陳其邁,為改建當地壽山動物園,而向企業伸手要錢,引起一些爭議,也使起我想起舊金山歷史上一段類似的往事。先聲明一下,我不了解台灣政情,陳其邁此舉是否妥當,不在本文討論範圍。

上述那場籌款活動訂在舊金山中國城的華園酒家舉行,譚炳城涉嫌違法籌款的事,經媒體報導後,佐敦市長對此緊急叫停。原計劃出席籌款晚會的許多人因此錯愕不已。佐敦市長快刀斬亂麻,當天就要求譚炳城辭職。

譚炳城拒絕辭職,兩人一來一往,拖了一個多月。佐敦的幕僚長拉札勒斯(Jim Lazalus,現任加州聯邦參議員范士丹加州辦公室主任)對譚炳城說: 在辭職書上簽字,否則有你好看的(Sign it or else.)。

期間譚炳城透過律師,指控佐敦和他夫人Wendy Paskin濫用政治捐款,且為私人用途而使用公共資源。一些具體的案例有:擔任富國銀行副總裁的市長夫人,在市長的座車內,用公家電話處理銀行「私事」;市長夫人因銀行業務出差,市長用自己的座駕(公家的車)到機場接夫人;市長夫人指使市長的司機(公務員)做其家事。譚炳城的訴訟,還要求佐敦退還譚過去幫他籌到的六萬元政治捐款。

譚炳城4月20日為市長籌款,沒想到結果被炒魷。他咽不下這口氣,為了出氣,不惜和市長對簿公堂。譚本人為此付出的律師費約10萬元。

最終譚炳城還是離開了重建委員會,但他的故事並未因此中止。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兩年後的1995年,佐敦競選連任,譚炳城也出馬競選,說是志在挑戰佐敦、贏得市長選戰。不過,我以小人之心揣度譚炳城的競選意圖:在舊金山政商圈活躍了幾十年的他,應該自知勝選機會不大,競選只是為了攪攪局,出一口氣罷了。

譚炳城公開說,他自掏腰包25萬元競選。外傳不止此數。我問譚炳城,到底他自己花了多少錢。譚沒有直接回答,說「夠我兩個孫女從小到大學畢業的開支了。」

譚炳城在選舉日當天一大早投票,我也趕去了。舊金山紀事報記者John King問他,你估計最終會得到多少選票,譚回答:至少5%。譚炳城還主動和John King打賭。

忘了譚炳城說的賭注,100元?還是一頓午餐或一個下午茶?

總之,譚炳城輸了,他的得票率不到3%。準確地說,他得到6,355張選票,得票率2.93%, 在所有候選人中排第四,高於曾經擔任過舊金山市議會議長的政壇老將阿里奧圖(Angela Alioto)。

而佐敦輸給了「挑戰者」布朗(Willie Brown),成為只任一屆的市長。 譚炳城和佐敦的故事卻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作者/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