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4日,奧克蘭市議會通過市政預算案,其中刪減掉一些警察局的預算。這本來是件再平常不過,每年都會發生的預算增增減減事情,為何成了2021年底該市熱門話題呢?

原因是減減的過程沒有深思熟慮,增增的時候又驚慌失措,讓一件單純的預算審查案變成了政治正確的搖擺跟風。

當時提出的警察局預算為3.3億元,議員們從中刪減(或按政客們的說法是挪出)1200萬,比例才3.6%,照理說應該是件家常便飯的事情,但是各位贊成刪減的議員們都很有話說,只是沒有一個是用那一陣子全美正風行的「去警察化」(defund police)理由,開口的都義正詞嚴。財務委員會主席Lynette Gibson McElhaney議員告訴媒體,她相信把這筆預算轉出去會增加公共安全,她說:「對我來說,這不叫做刪減預算,而是我想要投資到什麼地方去,所以我們減少了警察支出大約1200萬元。」

挪出去的1200萬想要被投資那裡呢?2017年成立的暴力預防局會是重點。該局採取公共衛生的切入點來防止暴力,以社區為主導的干預策略,來實現受暴力影響最大的家庭與社區永續的安全和穩定。另外警察委員會的奧克蘭行動支援社區響應者也受益,這是一個試點項目,以奧勒岡州Eugene的一個市民危機響應計畫為範本所成立的,McElhaney說:「我們想要達到的目標是一座終極安全的城市,而無需依賴那些攜帶槍的人。」那麼之前那些帶槍的人要幹什麼?她認為應該給警察更多時間應對暴力犯罪,她說:「我們想要做的是,在重大犯罪、謀殺、性走私、綁架、強姦等方面讓警察多用力,並減輕更適合社工、治療師、社區響應來做的任何警察局工作。」

市長Libby Schaaf的態度如何呢?基本上她是反對刪減警察預算的,但有很多但書,她在六月上旬接受ABC News訪問時表示,應該是要有更多投資在「安全的非執法方法」,安全不僅僅包括警察,還包括了教育、住房、健康和財務等方面。她說:「肯定有空間來創造更多不需要拿警槍警徽的響應,在奧克蘭,我們正在探索一種從奧勒岡州來的模式,用醫護人員而不是執法力量參與的一種行動危機響應,我們也絕對相信我們需要投資更多在安全的非執法方法。」她也說讓大家了解到,有一些人的安全感是倚賴警察這一點很重要。不過關於下一年度的預算,她還是提出了刪減1.22億元,其中砍最大的部門便是警察局,畢竟它占了市府預算快兩成,不過理由是瘟疫造成大家都蕭條。

基本上兩人都贊成警察委員會的試點計畫,只是一位要從警察那拿錢,另一位則想要加錢來做。就在議會通過刪減預算的前十天,大約有千人的「去警察化」抗議民眾聚集在Schaaf的Fruitvale住家外面,高舉著「正義的力量」來“Defund OPD”。抗議組織者之一的17歲高中生Dwayne Khyri Davis說:「我們要喊出George Floyd的名字,我們要喊出Trayvon Martin的名字,我們也要喊出我們的祖先Emmett Till、Martin Luther King與Rosa Parks的名字,因為他們的犧牲,我們才能呼吸。」另一組織者,23歲的老師Shaylah Ellis講出這場遊行由年輕人來帶動的重要性,她說:「我們必須教育我們的父母為何要Black Lives Matter,人民團結就永遠不會被打敗。」

市長躲掉了這場抗議,事後由市長辦公室發言人Justin Berton發表一份聲明稱:「現在全美發出的怒吼需要被聽見,需要被表達,並需要被努力來撤消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和警察暴力。市長一直與組織者溝通來彰顯他們的聲音、他們的擔憂,並支持他們和平熱情地展現訴求的權利。」

要把資源投資到「更有用」地方的「去警察化」政治運動才玩一年多,去年感恩節前一週的灣區快閃劫活動又把大家打回原形。在美國,「治亂世用重典」好像是多數人心中想要卻不敢講的話,尤其見到好人被壞人打死更是痛心疾首,像是警察退休,轉任KRON4電視台擔任保全的Kevin Nishita,為了保護記者而被武裝劫匪給槍殺的悲劇。

Schaaf可能也因此火了,決定把刪減的警察預算再要回來,要求議會撤銷已排定明年生效的警察預算削減案,因為這座城市的暴力與凶殺案,已讓市民怕到不敢出門。在市長宣布的前一週末,奧克蘭便有三人被殺,包括Nishita,而去年一整年更發生了127起凶殺案,然而該市警力永遠補不足2014年公投要求的678位,代表奧克蘭警察的工會稱,這樣的警力不足是「對奧克蘭市民的另一個破碎承諾,因為市議會多數要『去警察化』。」奧克蘭的警察故事,希望不是許多美國城市正在發生的故事。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