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建州一百七十年來,首度在國會眾議院少了一席,這是政治上何等重大的事情,當然背後就是加州人口更嚴重的問題,因為這十年來加州人口不是沒有成長,而是成長得比別人慢、比別人不均衡。

根據今年4月6日公布的人口普查局十年一度的2020調查結果,加州人口總數為39,538,223人,仍是第一大州,但2010-20這十年間人口只增加2,284,267人,成長率為6.1%。而最常被拿來與加州對比的德州,人口總數雖少一千多萬,但這十年間卻增加了3,999,944人,成長率為15.9%,以淨人口增加數來看就多了75%,成長率更是加州的2.6倍,難怪從加州移民德州休斯頓的Rice大學Kinder城市研究所主任William Fulton說:「雖然德州還沒翻轉成一個藍色州,但藍色人口正在全州四處快速成長。」他相信德州快要變成新加州,而加州則也很有風險變成新東北州,聚集財富與知識份子但停滯不前,只是讓創新者不想留的地方。

被形容成一灘死水的加州,有錢人大企業出走也就算了,那些白領中產怎麼看呢?想留留不住,想生生不了,若不是這十年間靠外國移民和人民長壽才穩住加州人口成長,否則真的要像賓州、麻州、維吉尼亞州與紐約州等東北各州一樣,國會席次對半砍,然而人口成長不靠腦袋創新、生命力旺盛的中產階級行嗎?同是36歲的聖荷西夫婦James與Elizabeth Barcelos,兩人都大學畢業,都有穩定的白領工作,也盡可能生活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相信這麼努力就是為了讓人生成功,也為生育下一代做準備,但是他們發現,有個家和有個小孩是在灣區最難擁有的兩樣東西。Elizabeth說:「這絕對不是想不想要的問題,我們都非常想要有個孩子,但這真的是一個可負擔性的問題。」

美國人沒有少子化,只有「不子化」,不生加外移讓加州青少年以下人口大減。普查局資料顯示,過去十年間,加州幾乎每一個縣的18歲以下人口都減少了,雖然總人口成長6.1%,這群人口卻少了6%左右,整整少掉58萬多人,即使已經少得可憐的舊金山縣,這群人口也從總佔比13.4%降到13%。在灣區核心六縣中,青少年族群人口減少最多的是聖縣,十年間少掉23,000人,比例也掉得最多,從總佔比24.1%掉到21%,這三趴好像沒什麼感覺,但若說從近四分之一掉到快五分之一,危機感可能立即湧現。聖馬刁縣也少了5,566人,減幅2%,這也是全國平均的減幅,但全國青少年人口平均佔比還是有22%,這個比例在這核心六縣中只有Contra Costa符合,但它的減幅達2.2%,吃驚程度不下於聖縣。

可負擔性影響了Barcelos夫婦而不敢生小孩,同時也影響了有兩個學齡孩子的52歲Greg Weisman一家人。他們於2008年失去了房子,典型的雷曼兄弟事件受害者,然後在Brentwood租屋十年,就為了存出買新家的頭期款,可惜房價漲的速度比他們存的還快,當好像可以去買房的時候,他們發現已經被價格轟出他們喜愛的灣區,根本沒有一個社區是他們負擔得起的。於是如同許多灣區人一樣,舉家搬到德州去,買的房子是Brentwood租的兩倍大,土地則是三倍大,重點是貸款月付額跟在灣區付的房租一樣,當然就又是另一個租不如買的故事了。Weisman說:「如果我們不得不回到捉襟見肘的生活,就為了在灣區買棟房子,我們不想要這樣對待自己,也不想這樣對我們的小孩。」

Weisman的案例可能也是這十年來很多人的縮影,但他的故事重點不只在灣區可負擔性,還在加州少了四個人口,其中兩個是青少年。不生加出走,加州青少年人口問題幾乎已成國家級危機,南加州大學人口與公共政策教授Dowell Myers說:「這不是因為嬰兒多可愛,而是我們需要他們成為未來的勞動力、未來的納稅人和未來的消費者,因為我們有太多正在退休的嬰兒潮一代。」他擔心生育率持續下降會產生許多嚴峻挑戰,從學校關閉到州沒有能力來好好照顧不斷增加的老年人口。

然而這回普查結果可增加兩席的德州是否收割到人口紅利呢?從經濟面也許有,別說有數以萬計像Weisman這樣的家庭主動貢獻勞動力與稅金,連「行走在地球上最有錢的人」馬斯克也帶著家當與公司搬過去了,德州一定開心得不得了。但是另一個加州已經在那孵育了,華府Brookings研究所人口學家William Frey說:「那是加州出走,藍色州移民。加州人帶著選票搬到其它地方去了。」所以是加州變成另個賓州比較快,還是德州變成另個加州比較快,拭目以待吧!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