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瑞典群體免疫做法未見成效

與北歐鄰國不同,瑞典在冠狀病毒疫情初期決定放棄封鎖,希望由此獲得對冠狀病毒的廣泛免疫。在提倡保持社交距離的同時,瑞典政府允許酒吧、餐館、沙龍、健身房和學校繼續營業。

在開始階段,瑞典COVID-19死亡率與其他關閉經濟活動的歐洲國家相似。但根據線上出版物Our World in Data,現在這個斯堪的納維亞國家每100萬人每天死亡人數是8.71人,對比之下,美國只有4.59人。瑞典死亡率是歐洲最高的。

「我想說,效果不是很好,」UC San Francisco流行病學教授George Rutherford博士說,「我想挪威死亡率大約低10倍。這才是真正的比較標準。」(挪威日死亡率不到每百萬人0.01)

「如果你放手不管、或者不努力應對、或者採取比我們在這裏更為克制的方式,這就是你付出的代價,」Rutherford說,「也許這沒有傷害企業,但你的死亡率是美國的兩倍。所有去世的人都是家庭的一部分,他們是公民,是瑞典社會結構的一部分。而現在因為一項政策沒有像認為的那樣奏效,他們走了。」

科學家估計,當人群70-90%通過感染或獲得保護性疫苗而對病毒產生免疫時,冠狀病毒群體免疫就可以達到。

儘管瑞典採取放鬆的應對策略,但它遠未達到這一目標。4月下旬,瑞典公共健康機構在一週內對1118名斯德哥爾摩居民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只有7.3%的人產生了預防這種疾病所需的抗體。

其他採取就地避難令措施的國家也進行了抗體計數,他們的數據並沒有遠遠落後於瑞典。例如,根據西班牙政府的流行病學研究,截至514日,5%人口已產生抗體。

Rutherford估計,2.5%美國人口已感染冠狀病毒。為了可能達到群體免疫的目標,他說,「你必須讓接近100%的人群抗體陽性。」

Rutherford說:「現在這樣做,在死亡率上的代價是巨大的,還有很多其他策略。不是這個,也不是疫苗,兩者都不是選擇。」

他說,我們可以繼續進行非藥物干預,如接觸追蹤、戴口罩和隔離檢疫,也可以開發治療已感染人群的更好藥物,這樣,他們就不需要在醫院接受緊急治療。

France24,瑞典政府堅稱自己沒有採取群體免疫策略,但瑞典病毒學家Lena Einhorn說,「他們否認了它,但在他們的呼吸下,他們承認了」這一策略。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