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任何政黨、任何候選人都有不好過的日子,但新的激進民主黨new progressive Democratic Party卻在2月份的一個星期里經歷了最糟糕的4天,成了民主黨近期記憶中最衰的日子。

2月3日,愛荷華州民主黨舉行的預選會議Iowa Caucuses發生了民主黨歷史上第一次內爆。幾天前還不為人所知的Pete Buttigieg以2票優勢勝過了志在必得的Bernie Sanders。這種混亂在很多方面都具有諷刺意味。新的由應用程序驅動的計數系統崩潰了,總體上質疑了預選會議的理念。

民主黨是硅谷的政黨,他們為自己處在年輕電腦文化的前沿而自豪,然而卻無法統計簡單的選票。這是一個痛苦的提醒:他們並不比他們的共和黨對手更了解網絡世界。選民們可能還記得2013年奧巴馬醫改Obamacare網站崩潰、2016年本應成熟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競選分析的可悲失敗,以及2016年由技術驅動的民調的無能。

四年前,民主黨以為找到了在初選中挫敗社會主義者Bernie Sanders的方法。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臨時主席Donna Brazile事先把CNN辯論主持人的問題提綱透露給希拉里,試圖利用超級代表superdelegates來壓制支持Sanders的草根階層的崛起。

這一次,《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的預選民調有史以來第一次被取消。有傳言稱,民主黨建制派對於Sanders可能的強勁表現感到尷尬。這些陰謀論在不知道誰會在黨內預選中真正獲勝的幾天內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愛荷華州的混亂局面證實,民主黨四分五裂的時候共和黨人卻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創紀錄的有接近90%的團結在一起。

民主黨人宣稱,他們呼籲多元化,保護普通美國工薪階層,並對億萬富翁階層持懷疑態度。但是到目前為止,民主黨的初選提醒我們,民主黨的競選規則有利於富有的白人候選人。億萬富翁Michael Bloomberg花費數億美元買下了登上民主黨辯論舞台和提升黨內民調的機會;幾乎沒有支持者的億萬富翁Tom Steyer憑藉他的財富也能進入民主黨內預選辯論的舞台。這就說明民主黨實行的不是美國中產階級的議程,而是用錢說話的議程。

2月4日,特朗普在聯邦眾議員發表了他一年一度的國情咨文。報告結束以後,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川普的支持率上升為49%,這是他擔任總統以來的最高支持率,比他贏得2016年大選時還要高。連很多堅持不懈批評特朗普的人士也不情願地承認,這是特朗普總統任期內最好的一次演講。然而,民主黨國會議員卻顯得很小氣,有一些議員沒有到場,也有一些議員走出了會場。最具特徵意義的是眾議院議長、加州民主黨眾議員Nancy Pelosi在特朗普發表完演講後,立刻從總統正後方的座位上站起來,當著全國電視觀眾的面,把總統呈給她的國情咨文演講稿的官方副本撕成兩半,不是一次,而是連撕4次。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眾議院議長表現出如此意氣用事。這就說明,這些人首先是政客,其次才是民選官員。

2月5日,聯邦參議院投票撤銷了對特朗普總統濫用權力和妨礙國會的兩項彈劾指控,民主黨的彈劾案成為歷史的醜聞。去年9月,以告密者whistleblower的投訴為基礎的彈劾調查啟動時,特朗普的支持率為41%。事實證明,Nancy Pelosi、Jerrold Nadler和Adam Schiff三個人聯合發起的彈劾行動,對民主黨來說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政治災難。在這個過程中,民主黨既沒有提供特別顧問報告,也沒有進行獨立調查,單純把彈劾總統這樣的大事變成了一個愚蠢的黨派之爭的政治工具。所以,他們的彈劾努力從未贏得公眾的支持,也就不足為奇了。人們普遍認為,民主黨開了一個可怕的先例:從現在開始,如果現任總統在第一次中期選舉後失去眾議院多數席位,那麼他們會不可避免地遭到反對黨的彈劾嗎?

2月7日,民主黨40多位候選人中剩下的7位進行的辯論證實了人們的觀點,即民主黨正走向懸崖。這7個候選人中有6個是白人,他們都嘲笑美國是一個天生的種族主義社會。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辯手們不邀請早些時候退出競選的有色人種民主黨候選人上台呢? 更加至關重要的是,雖然這些候選人千篇一律地抨擊特朗普,卻沒有人能提出一個吸引大多數選民、並可能改善當前經濟的令人信服的替代方案。

總而言之,民主黨只有9個月的時間了。他們必須學會勝任地、公平地、專業地進行辯論和初選,團結中間派候選人。他們必須放棄終止特朗普第一個任期的打算,切切實實地考慮一個反特朗普的議程,怎樣從目前蓬勃發展的經濟和重新調整的外交政策里挑出特朗普的毛病。如果他們做不到,那麼2020年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場災難,將會像二月份的這4天一樣越唱越衰。

 

Victor Davis Hanson文,湯毅堅 翻譯

 

(譯者註:2月13日,辛迪加專欄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發表了The Democrats’ February blues一文,其觀點比較強烈,現將其全文翻譯刊登,以說明和本報的立場沒有直接的關聯。)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