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同全家去羅馬歡度了感恩節和我同老伴的金婚紀念,本週又在家度過了我的八十誕辰,讓我在這黃葉舞秋風的季節裡,深深的體會到命運之神對我的照顧和恩慈。因此在這歲末的歡慶季節中,再度數算並獻上我衷心的感恩。

八十年前,在日本開始全面入侵華北的那個秋天,我誕生於山東濰坊鄉下。由於當時的情況,沒有合適的醫療條件,所以小時候就得了耳疾,成為後來父母親的一大遺憾。等到抗戰勝利後不久,慈母由於產後失調,不幸謝世。為了躲避新起的紅潮,父親不得不把新生的小妹暫時托給鄰居,帶著我步行到青島。然後輾轉南下,在老家安徽地區流浪了三年後,隨軍上船,去了台灣。直到三十多年後,我才由美國返回山東,找到已經有了四個女兒的小妹,讓父親得以安心地在美國終老。
當我在1964年秋天趁船來美讀研時,一個來自菲律賓的年輕華裔女律師也飛去了耶魯大學法學院。次年秋天,拿到法學碩士的她來到我在紐約上州讀研的羅城就業。不久,在一個歡迎外國留學生的社區晚會上,我們初次相逢。後來,因為我們都是一個美國牧師家庭的客人,也都參加了同一個華人學生的查經班,彼此有更多來往的機會,終於在兩年後的1967年十二月二號走上了結婚的聖壇。
兩年後,她協助我完成論文,帶著初生的女兒,由羅城先後搬到洛杉磯及聖地亞哥。再加上新添的小兒子後,我們再搬到華府定居,先後加入了聯邦政府,度過了三十多年的歡樂時光。十年前我們同年退休,來到在矽谷的柏拉阿圖,協助孫輩們成長。當我們全家老幼在羅馬那古老的競技場上歡度感恩節的時候,不禁也為這五十年來的快樂家庭獻上我們衷心的感恩。
蔡老師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