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臨時抱佛腳,也總比不做來得好。X於1月31日國會舉辦社交媒體公司有關兒少安全聽證會之前,宣布要在德州奧斯汀的新信任安全中心添加人員,將有一百名全職內容版主。

這是馬斯克收購該公司前身推特一年多後所做的人事大動作,因為之前都是在減少員工數,其中也包括該中心成員、版主、工程師與其他職位者。

這個佛腳之所以要趕快抱,是因為立法委員、權益團體和家長們,都在抱怨社交媒體上的兒童性剝削(child sexual exploitation, CSE)情形氾濫。這是一種性虐待,當一個孩子或未成年人被強迫、操縱或欺騙到性活動,以換取他們可能需要或想要的東西,例如禮物、毒品、金錢、地位和感情時,所發生的不正當剝削行為。國會兩黨議員難得同心在這一天舉辦聽證會,邀集美國各大社交媒體CEO來說說平台管理措施。

早在馬斯克接手之前的推特,便已經為如何適當緩解CSE問題搞得焦頭爛額,甚至2021年1月還被兩位年輕人告,說他們在未成年時,被操弄分享了自己的性露骨視頻,幾年後被他們發現貼在推特上。而馬斯克花大錢買了推特後,也理所當然地接收這些問題,以及燙手山芋的訴訟。

馬斯克之後的推特(或X)麻煩又如何呢?當然每下愈況,因為他砍了很多人。不過這是一個企業道德的問題,所以他還是承諾說解決CSE問題是他的第一優先項目。可是馬斯克的話有時要聽聽就好,因為在2023年,他歡迎了一個之前因貼CSE圖像而被禁的帳戶回來,開始引起人們質疑他與X執行這項政策的決心。

至於另一指標性公司Meta,因為下轄兩大社交平台臉書與Instagram,以及盯著X打的Threads,CEO祖克柏當然也成了國會「拷問」的重點對象。不過祖克柏很有骨氣,很不滿像他麾下的那些企業,要為管理兒童使用社交媒體應用程式的家長同意系統負責的想法。他直言道,兒少網路安全問題應該由應用程式的平台供應商來處理,像是蘋果與谷歌。

祖克柏用Meta自己的調研佐證,認為家長們是希望透過智能手機和家庭使用的app商店,來對應用程式進行更多管控。他說:「我不認為家長們需要在孩子所使用的每一個應用程式,上傳ID來證明他們是孩子的家長。然而有個地方實際上就很容易地做到這一點,那就是在app商店本身裡。我的理解是蘋果和谷歌,或至少已經在蘋果裡,當一個孩子在一個app中要付款時,需要家長的同意。因此,透過立法要求它們來做到這一點,應該是小事一樁。然後家長們就能夠隨時在孩子下載一個app時做管控,以及給予同意。」

其實這樣的甩鍋根植於他對蘋果的商店稅不爽,所以如果蘋果那麼想成為iOS上所有應用程式的收銀機,那麼對應用程式使用的家長同意機制,也應該是蘋果的問題。他說:「我認為這是立法類型,是您們所有想法之外的一些點子,這樣對家長來說也會變得更容易些。」

坐在出席聽證的五大CEO中間位置的周受資,強調了TikTok不接受13歲以下兒少的帳戶申請,所以他被「拷問」的焦點便被天才議員給轉到國安去了。參議員Tom Cotton (R-AR)問說:「你經常說你住在新加坡,那你是新加坡公民呢?還是其它國家的公民?」周說:「不,參議員,我沒有其它國家的。」Cotton問:「那你有申請中國公民嗎?」周說:「參議員,我在新加坡服役,我沒有申請。」Cotton問:「那你有新加坡護照嗎?」周說:「有的,我在新加坡服役兩年半。」Cotton問:「那你有其它國家的護照嗎?」周說:「沒有,參議員。」Cotton問:「你曾經是中國共產黨員嗎?」周說:「參議員,我是新加坡人。」Cotton問:「你跟中國共產黨有關聯嗎?」周說:「沒有,參議員,我是新加坡人。」

這段有關TikTok兒少安全的聽證,讓議員和很多美國人終於知道「新加坡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也算另種收穫吧!出席的還有Discord的CEO Jason Citron,他吹捧了他們平台現有的安全工具,以及與非營利組織和執法部門,在保護未成年人的工作努力。Snapchat CEO Evan Spiegel強調公司立場,支持聯邦立法,向未成年人推薦有害內容的應用程式與社交平台,應予課以刑責。至於X的CEO Linda Yaccarino則說:「我們沒有專門做兒少的業務線。」並支持聯邦的兒童性剝削受害者告科技公司的立法。

感覺上,這場聽證會似乎只有祖克柏與周受資說了真心話,一個真心提出另類預防之道,一個真心說出「我是新加坡人」的肺腑之言,希望真心話能幫助預防社交媒體上的CSE。

記者 Pegasus J. Juan

Related Posts

國殤日及歡慶亞太裔傳統月護社區清潔
米其林一星的美式料理The Village Pub
北加僑界行動聲援 支持臺灣參與WHA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