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約克到新堡 – 北英格蘭懷舊之旅  之四      

新堡伯爵紀念碑 紀念伯爵功勳 – 英國人最具代表的伯爵茶(Earl Grey Tea) 之查理斯格瑞伯爵(Charles Grey),就是新堡人,查理斯是格瑞伯爵二世。

新堡市中心立有伯爵紀念碑(Grey’s Monument) 建於1838年,為紀念伯爵二世為小市民爭取選舉權的功勳。圓柱形的紀念碑是羅馬多立克式,高四十一公尺,頂上立有格瑞伯爵塑像,是新堡市中心一道亮麗的風景。

        紀念碑前方則是新堡最大的百貨公司與購物中心。繞過購物中心,老遠就看到殘存的中世紀西城牆(West Wall),這段城牆足有兩三公里長。我們沿著城牆走,一路上看到古井,碉堡,雖然大多是斷壁殘垣,但也有幾段保護得相當完好。1854年十月五日新堡發生大火一直燒到蓋茨城,雙子城中的建築物幾乎損毀殆盡。新堡劫後重建,整座城市有很完好的規劃,街道都很寬敞,建築物大多是新古典的設計,市容非常美麗,尤其是市中心與城東新區。城西一帶比較古老,老城堡,中世紀教堂,三不五時就能看到一處中世紀的遺址,時時勾起人的懷舊之情。

新堡中國城 品嘗中國美食

        走過西牆赫然見到一座很漂亮的中國式牌樓,原來西牆之外就是新堡的中國城。這座牌樓相當高大,上寫著中國城三字,兩旁各立有一石獅子。中國城在多威爾街(Stowell St) ,雖只有一條街,但街道寬敞且相當乾淨,街上有多家中國餐館皆裝潢得古色古香,北方菜、川菜、廣東燒臘、台灣小吃皆有,到這裡可以一解思鄉之情。我們選了一家川菜館用晚餐,滋味很好菜色十分地道,服務也不錯。到歐州三星期了,能吃頓中國菜,讓我們在外旅遊之心倍感溫暖。

      離開中國城已是落日時分,回程往泰恩河畔走去。主教座堂的鐘樓指引者我們的方向,等看到全聖教堂的尖塔時,我們知道離河岸不遠了。

羅馬遺跡哈德良長城

        據載在羅馬時代,新堡的人口大約兩千人。由於人口不多,在防衛上比較困難。北邊的蠻族也就是蘇格蘭人又時常入侵,羅馬帝國為了防禦,自新堡往西築了一道七十三英里長的長城。羅馬全盛時期有五位賢德的君主,史稱羅馬五賢帝,這段長城是五賢帝之一的哈德良所建造。

        新堡郊外,崗巒起伏一片翠綠。時見一群群綿羊在青草地上低頭專注地吃草,非常可愛。古時新堡是羊毛之都,至今這一帶依然到處都是牧場,依然盛產羊毛。哈德良長城在綠色草原上,綿延到天際,長城邊傍著一座牧場,駿馬在草原上奔馳。自從詹姆一世成了兩國的共主後,長城便失去了防禦價值。我們看到的這一段長城已毀壞不堪,只能看到殘存的牆基。據說當年的長城至少有三點五公尺高,現在長城上的石頭早就一代一代的被拆除,挪用去建造附近後來興建的新工程,僅剩下矮矮的一點牆基供後人憑弔。牧場上的馬兒看到來了一群人,居然奔過來跟我們親近,團友們紛紛去跟馬兒打招呼。馬兒非常馴良,乖乖地任我們撫摸,讓我們拍照。在這廣大的草原上,遙想當年羅馬軍躍馬長城邊,與蘇格蘭人戰得你死我活的場面,是多麼的激烈。帝國為了開疆擴土,勞民傷財,犧牲多少將士。蘇格蘭人強悍抵禦外侮,也不知要枉死多少人命。將近兩千年過去了,現在一切早已歸於平靜,青山依舊綠,風光猶自明媚。      

       羅馬帝國強盛時,不但控制了整個地中海區域,並西渡英倫海峽打進了英格蘭。軍隊到底因路途遙遠補給不便,打到了新堡,便沒有餘力再往蘇格蘭進攻。為了守護已打下來的江山,遂築了哈德良長城,也標示著羅馬帝國最北的疆域界限。

       龐大的帝國治裡不易,羅馬帝國顧此失彼,許多被征服的區域,陸續起來反抗。終於羅馬人敵不過盎格魯撒克遜人的進攻,於西元410 年完全退出了英格蘭。帝國為了霸權,四處掠奪,本來就是傷天害理,到後來領土漸失內政紊亂,終至走向滅亡。千古興亡,羅馬帝國早已不再,留下的遺跡與文化,一方面供世人追憶,另方面亦是強權霸主的借鑑。(完)

圖文/ 典樂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