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000,在加州鄉下應能買到一棟房子,但在德州這筆錢卻已可買兩棟了,即使搬到東岸房價最貴的麻州也夠,然而它卻是近幾個月新聞鬧得很大,舊金山一棟高級公寓的房東為了請最後一戶房客搬走,所支付的協議金額。

它不是政府規定的搬遷補償費,因為那了不起才幾萬塊錢,不會是以買房錢來計算。而鬧得很大是因為太不可思議了,難道舊金山已到了房東要付鉅款才能請房客搬家的年代嗎?

大家都知道,就連想要在舊金山做租屋生意的人也通通知道,加州是全國房客保障最強的州,舊金山則是加州保障最強的城市。幫舊金山房東組織處理公部門事務的Charley Goss說,房東要想在這座城市做生意,當然只有接受租金管制這條件,但有種情況大家可要公正地想想,如果一位有錢房客霸佔了租金管制公寓不走呢?四十七萬多「請客」費這條新聞就是這樣一個情況。

房客是一對Presidio Heights屋齡近百年高級公寓的夫婦,他們住在那裡已三十年左右,每月照付這七臥、八衛兩個單位,有海灣加金門大橋無敵美景,又靠近Presidio公園的公寓頂樓$12,500租金,房東又是一家專業房地產公司,所以絕對沒有未繳房租或房東要自住這樣的正當理由來逼遷,在舊金山要請他們搬離幾十年的家,最後只有靠房東「買斷」(buyout)房客居住權的手段。

「買斷」在舊金山也常發生,去年就有超過330件房東買斷案件,不過平均價格在五萬元,歷史行情也落在六千到八萬之間,從來沒有出現過四十七萬這樣的數字,所以房東是瘋了不成嗎?當然不是,尤其房東還是物業公司,精得很,花這筆錢值得的很。代表房客的律師Steven Adair MacDonald說:「有些人的反應是這簡直瘋了,但事實上不是。」因為舊金山的租金管制措施自然而然會產生租賃雙方自己協議出來的「買斷」金,當長期房客佔據了高檔房子,租金卻一直停留在很低行情,這種近五十萬元的鉅額「買斷」金就可能會出現,他說:「根據定義,舊金山任何已有三十年的租約,都大概只有市場價格的一半。」所以他認為房東才是真正的贏家,因為他們之後就可以市價每月$25,000來出租,三年內就能回收「買斷」金。

房東那一邊當然沒說花重金的真正目的,只說那是棟老房子了,需要整建維修,而那對夫婦偏偏又是最後釘子戶。可是這高來高去的房東房客金錢遊戲,也代表許多小房東的Goss看不下去了,他說:「給一對在一座有住房短缺和可負擔性危機的城市,占據一間租金管制公寓這麼久的夫妻近五十萬元,差不多可說是我們的地方租金管制已經扭曲了這個市場。」

的確,這條新聞看在許多中小型房東眼裡鐵定不是滋味,尤其這一年來,因為疫情關係政府不准房東逼遷房客,即使他們沒繳房租。為此,代表一萬九千位房東的加州租賃住房協會(CRHA),八月上南加州聯邦地區法院提告加州政府,禁止房東逼遷房客命令已經非法干擾房屋租賃業務,並不合理地阻止房東採取行動來應對房客濫用這項保護措施,CRHA主席Christine Kevane Lamarca說:「租賃住房供應商持續在供應住房,在某些情況下,得不到任何補償,這將使我們孤立無援。中小型租賃住房供應商依賴租金收入來支付貸款和維護費用,同時支持他們的家庭生活。」

所謂的「中小型租賃住房供應商」,說白了就是老爹老媽、靠租金養老過活的房東雜貨店,面對收不到租金卻又不能逼遷來轉租獲取收入,這項禁令可說是暴政。但是暴政歸暴政,總有配套措施,例如聯邦《緊急租屋補助計畫》撥了52億元,州府自己也撥20億元幫忙支付未繳房租,所以房客權益團體認為這些房東的抗爭沒有道理,畢竟將於9月30日到期的逼遷禁令防止了一波無家可歸危機,更減緩瘟疫蔓延的公衛危險。Public Advocates的立法會成員Andres Ramos指出,房東們從一筆52億元的聯邦補助基金拿回全部房租,所以很令人驚訝他們還抗爭得這麼厲害。

不過從加州到全國的房東對此禁令反彈不是沒有道理,補助款是在那裡,但申請程序太複雜,救濟速度太緩慢,例如州迄今收到大約十億元的申請,卻只發了2.43億元。此外就是有錢房客利用此禁令不繳房租,還主張房東沒有權力逼遷他們,訴狀寫道:「許多租賃住房擁有者,永遠拿不回禁令期間所積欠的未繳房租。」所以$475,000「請客」費,在這些市井小房東眼中,簡直是天龍國的傳奇故事。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