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謂是集所有悲劇元素於一案的舊金山碼頭Kate Steinle槍殺事件,經過七年的漫長調查與審判,終於今年6月6日被聯邦法官做出終審判決。

罪當然一定有,只不過一位前程似錦的年輕女性死亡事件卻不是以謀殺、過失殺害或任何與暴力犯罪相關的罪名終結,而是以一位非法入境者持有武器彈藥與外國人持有武器彈藥這兩項罪名定讞,法官判了七年,也就是從他被捕羈押到終審為止在牢中的時間,所以他不用再服刑,但必須被立即遞解出境。有人死亡,卻無人殺害,這正是美國這個國家與舊金山這座城市糾葛出的悲劇。

2015年國慶日舊金山十四號碼頭,非法移民Jose Inez Garcia-Zarate擊發一把聯邦探員遺失的配槍,經反彈後射中當時32歲舊金山人Kathryn (Kate) Steinle而致死。兩人的身分成為政治攻訐的口水,不值得一談,所以悲劇的核心便在於Garcia-Zarate到底有沒有扣板機,來不管是預謀、過失或不負責任地魯莽殺害Steinle?

首先是彈道學比對,子彈經過地面反彈後擊中Steinle背部,所以槍口是沒有瞄準她的,也就不存在謀殺的指控。再來是Garcia-Zarate的手指頭有沒有扣板機呢?他的說法是從椅子上撿起一件用T恤包裹的東西,然後槍枝就擊發了。這把聯邦配槍是點四零SIG Sauer P239,舊金山警局的犯罪實驗室督察作證說,這把槍狀況良好,除非有人扣板機是不會自己走火的。但辯方強調,這款槍沒有外部保險機制來預防走火,就連警方自己都有這樣的記錄,而且督察也檢查出這把槍當時處於單一動作狀態,也就是撞錘已處於待擊,而這個狀態下擊發板機所需要的力量可以較小,可能的情形就包括Garcia-Zarate在撿起包裹並打開的時候,一點點的小誤觸。

這一切在科學上都是可合理解釋的意外,讓主要審理命案部分的舊金山高等法院,陪審團經過五天的沉思辯論,做出了謀殺與過失殺人兩項指控無罪,這項決定全國甚至全世界都譁然,可見當時的陪審團在強大壓力下仍敢做出認為是對的決定。做為備用陪審員之一,全程參與聽審的聖馬刁一家科技公司共同創辦人Phillip Van Stockum說:「指控他謀殺是站不住腳的,完全沒有證據顯示,他有殺害Steinle的意圖。」

至於悲劇的另個元素,為何包著槍的T恤會出現在當時吃了撿來的安眠藥的Garcia-Zarate身旁呢?這當然就要從遺失槍的聯邦土地管理局巡警John Woychowski說起,他說他當時是去舊金山出差,於2015年6月27日要與家人共進晚餐時,把槍放進背包中,置於他的私人車輛的副駕座下,但回來時車窗被打破,背包不見了。之後他當然就法律程序做了通報,只是之前他可能沒有調查清楚,舊金山市的砸車行竊案是全美之冠。

舊金山警局定期製作的犯罪統計數字顯示,即使瘟疫最猖獗的那一年中,舊金山的觀光景點砸車行竊案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是暴增到不可思議地步:753%。2020年5月與2021年5月相比,市中心的中央車站附近的這類報案竟然是85件對比725件,年度相比也增加128%,且全市這方面的犯罪都普遍以五成到一倍的數字在高漲,降低的幾個轄區也只少了個一成上下。這種擾人的犯罪也成了壓垮地檢官博徹斯被罷免的最後稻草,雖然2015年的Woychowski配槍被偷不關博徹斯的事,但身為執法人員殊不知舊金山便是以此聞名的嗎?把背包放在車內,可稱是醞釀悲劇的“negligence”。

再來就是為何已經被抓到五次非法入境的Garcia-Zarate會坐在被竊賊亂丟的槍枝旁邊?2015年3月26日,應舊金山警長處的要求,美國監獄局將Garcia-Zarate移交給舊金山當局來調查一起未成年大麻案件,他們先把他關在縣監獄內。當時移民局也發了拘留請求給舊金山,要求他們在移民局來提領他之前拘留住他。但當時的舊金山正以庇護城市自詡,實行「一切都要合法程序」,非法移民若不是現在或過去犯了暴力重罪,否則與移民局的合作要限制,因此駁回拘留請求並於4月15日釋放他,所以他才會於國慶日當天坐在十四號碼頭包著配槍的T恤旁邊。

Steinle家人於2015年9月提告了舊金山市府、移民局與土地管理局,指控女兒的死就是因為這些機關的同謀和疏忽(negligence),但陸續都被法官給駁回,其中對舊金山市府的告訴是直到2020年1月,才由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說不准再告了。2017年10月23日舊金山法院以謀殺等罪名開始審理此案,Kate的父親James Steinle做了開庭陳述,說當天與一位朋友到舊金山看在那工作生活的女兒,一家人快樂地在碼頭散步看風景,Kate還拍了很多合照與自拍,突然一聲「砰」,女兒就倒在他懷裡,對他說了最後一句話:「爹地,救我!」

最後一個悲劇元素是,明明是跳彈,竟然比狙擊手還準地射穿Kate的大動脈,這真是命運級的偶然。終審法官Vince Chhabria在宣判前對Garcia-Zarate說道:「如果你再回到這個國家,並且再來到我面前,我就絕不會寬恕你。這是給你的最後一個警告:不要回來這個國家。」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