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李麟是誰?灣區很多華人很可能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不過,要是說起他的英文名字Vic Lee,很多人會想起,過去幾十年來經常在灣區電視屏幕上出現的那位亞裔記者。

不久前在灣區一家上海餐館遇到李麟,他和太太、女兒以及外孫等在那裡用晚餐。李麟對我說, 經過49年的職業生涯,他將在2020年1月退休。他還說,很喜歡這家上海餐館,因為他在上海出生。接著用上海方言說了三個字「上海人」。

 

李麟1969年開始從事新聞工作,先在「紐約時報」及「合眾國際社」工作,1972年到國家廣播公司(NBC)在金山灣區的4頻道電視台(KRON)採訪新聞。NBC灣區的合夥電視台轉到南灣的11頻道後不久,他轉到美國廣播公司(ABC)在灣區的7頻道電視台擔任記者。72年至今,在灣區的主流電視台工作近40年。

認識李麟很多年,也關注他的報導,印象較深的有兩則,一是舊金山漁人碼頭有些禮品店,竟然有兩種價格,對日本遊客收取較高的價錢。這個新聞的具體內容不記得了,但記得他當時把攝像機藏在手提包中,偷偷地拍攝。新聞播出後,加州和聯邦的司法機構就此事針對漁人碼頭一些業者採取調查行動。李麟後來因這則報導得到一個新聞獎。他職業生涯中獲獎無數,這裡就不多說了。

李麟父親李嘉曾任中央社東京分社主任,李因此在日本長大,對日本比較了解。1995年日本(大)阪神( 戶)大地震時,他曾前往採訪。此外,香港九七回歸、86年菲律賓發生推翻馬可仕總統的革命,還有88年漢城(首爾) 奥運等亞洲大事,他都遠赴重洋前往亞洲,為美國民眾報導這些新聞。

另一則印像較深的新聞是:旅客搭乘飛機時,都會收到一付用塑膠紙包好的耳機,供遊客在飛機上收聽音樂或欣賞電影。飛行結束時,空中小姐拿著一個大塑膠袋,沿著一排排的座位,向旅客收回耳機。問題是,這些耳機「回收」後是如何處理的?

李麟「偷偷」追蹤,發現有的航空公司把耳機交給一個家庭公司「承包」。這家人在Daly City的家中車庫按裝了設備,「清洗」並重新包裝耳機。每付耳機一美分的成本加上簡陋的設備,達不到對耳機清洗和消毒的目的。「處理」過的耳機之後又回到飛機上。

這則新聞最後,李麟手中拿著一付耳機,對著鏡頭說:下次搭乘飛機時,自己帶耳機吧。

從這兩則新聞看,李麟善於從一般人「看不到」新聞的地方找出新聞,找到好新聞。

他曾赴非洲國家蘇丹和埃塞俄比亞,用一個月的時間,報道那裡的難民營、饑荒和內戰。

大約20年前,我擔任某組織的負責人,就職儀式循例邀請一位名人演講。我請了李麟。他演講時說,在非洲採訪時,幾個當地小孩問他,你是美國人吧?他說是。又給這些孩子說很多美國的事情。他的一個同事說:糟了糟了,這些小孩不了解美國,也沒去過美國。聽你一番話,他們以為美國都是你這樣的人呢。

我想,李麟說這些話的意思是:不要一說到美國,就以為美國都是白人。我們都是美國人。美國人是多元族裔的人。

想不起是哪一年了,在上海淮海中路的百盛商場大樓,一樓女洗手間門口,一男子面對牆,蹲著整理購物包。我恰巧經過,看背影像是李麟,又想不會那麼巧。此人也正好轉身站起來,正是李麟,太巧了。他說在這裡等候上洗手間的太太。寒暄一番,他又一次說自己是上海人。握手道別,相約「舊金山再見」。

回憶這段往事時,也想起「鏡花緣」中那句「萬里他鄉遇故知」。李麟生於上海,但在美國生活那麼多年,何處是他鄉呢?美國,還是上海,或是日本?

離開本文的話題了。不說了,祝福李麟退休生快樂。

 

作者/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