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PG&E新任務:盯好每一棵樹

「我們不可能每一天每一刻盯著每一棵樹」,這是太平洋煤電公司(PG&E)於3月22日,對一位聯邦法官要求因他們的設備引起野火而提議改善的反駁,要PG&E盯緊約六個中華民國台灣大小的供電網內每一棵樹,有沒有道理呢?

 

這名法官是位於舊金山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的William Alsup,於1999年由前總統柯林頓任命,著名判例當屬去年駁回奧克蘭和舊金山,針對包括雪佛龍、埃克森美孚和英國石油在內的石油公司,所提的要求法院下令石油公司支付因應海平面上升費用的兩起訴訟。經典結語是:「這些投訴所言的危險是真實的…但危險是全球性的,形成的原因也是全球性的。」

 

他審理PG&E的爭議案件也很有歷史,從2010年的San Bruno天然氣管爆炸案就開始,2016年判PG&E六項重罪並開罰三百萬元,並負責監督其後五年的緩刑。今年一月初,他提出做為PG&E緩刑觀察的一部分,該事業體必須移除或修剪在強風條件下,可能會掉落在電線上的樹木,並且在有火災風險情況下切斷電源,無論是否會對用戶帶來不便或造成公司利潤損失,他稱他的目的是要防止PG&E的設備,在2019年野火季引起任何火災。他說:「在我看來,這裡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模式:PG&E又在開始點燃這些火災。所以我們要做什麼呢?難道法官要睜隻眼閉隻眼地說:『嘿,PG&E繼續做你往常的生意吧,去點燃更多野火來殺死更多的人吧!』」

 

PG&E一月下旬便向法庭提出文件反駁,稱法官的提議會危及生命,並且可能要花一千五百億元才做得到。代表該公司的律師Kevin Orsini表示,PG&E與法官同樣擔心野火,並正在努力降低風險,但現今沒有足夠的合格樹木修剪工人,且切斷電源會造成受影響社區的反彈。此外,該事業體在文件中還強調,中斷電力會對第一線應急者、重要醫療照護和電話服務產生影響,甚至可能致命。Orsini說:「PG&E面對的是一個根本問題,這個州面對的也是一個根本問題。」

 

野火受害者的代表則認為,法官在預防六月開始的野火季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代表Camp Fire受害者的律師Frank Pitre說:「他發出了一個大聲訊息,他想要一個解決方案,他希望人們合作來把事情做對,而且他想立即做到。」另位野火受害者律師Steve Campora也說,被法官的自從San Bruno爆炸案後,第一次用司法干預公共安全的說法所感動。

 

Alsup法官連強風的定義為20 mph以上都給了PG&E,但約兩個月後,PG&E上法庭回了「我們不可能每一天每一刻盯著每一棵樹」這句話。該公司強調,這樣一個要求只會讓該公司違反緩刑,因為樹木狀況是隨時在變的,該公司代表律師說:「一棵樹在前一天的檢查也許符合規定,但一天後可能便因自然或人為破壞,甚至三個月後因樹皮甲蟲蟲害,變成不合規的危險樹木。」律師說,Alsup應該將PG&E遵守植被管理法的評估留給州執法官員和監管機關。

 

PG&E會這麼沖,是因為3月5日Alsup法官在緩刑法庭上又提出遵守植披規定與降低野火風險的兩項要求,該公司表示,當然明白遵守適用的州法律和規定的基本義務,特別是植被管理,但「完美符合的持續狀態」會涉及「廣泛又明確」,而那是「在法律上、財務上或實務上不可能的。」PG&E在提交文件上寫道:「在違反這樣背景的情況下,要求完美符合州民事法規來當作緩刑條件,將可能導致觸犯規定。」此外,把這當作緩刑條件就等於剝奪加州公用事業委員會(CPUC)的角色,因為該公司業務是由其監督掌管,寫道:「當州監管機關自身都還沒發現任何違規時,一個聯邦緩刑法庭不應該有發現違反州法規的特權。」

 

CPUC對PG&E負不負責監視每一棵樹沒有意見,但請法庭暫緩此要求,因為他們尚未做出最終確認與批准。Alsup法官會跳過CPUC來直接拿緩刑條件,逼PG&E防火防得更積極點,就是多少對CPUC沒有信任感,此前就批評說該會進度緩慢,且用的是前PG&E員工,雖然為此言論道歉,但仍質疑在該會監督下,為何還是發生那麼多火災。

 

總歸一句話,用司法干預行政來照顧公共安全,合情合理合法嗎?PG&E認為不合理且不合法,但受害者卻認為合情,Alsup法官說:「這是一個糟糕的選擇,也是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更是加州必須要做的艱難選擇。」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