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之所以對兩位老者不用尊重的語氣,皆因他們的“為老不尊”。

常言說,自作孽不可活,這話若用在他倆身上的確是不多亦不少。若改為“自作孽不可留”,也許更為貼切。

老頭兒甲今年68歲,老頭兒乙69.6歲。也巧了,他倆都是2016年初由剛拿到美國公民身份的兒女們,先後為他們辦理的綠卡。儘管當時由川普總統當政,他下決心遏制申請綠卡者隱瞞其在國外的財產與收入,並一再要求綠卡申請人不能有任何造假與隱瞞行為。但佔慣便宜,說慣謊言的老頭兒甲和老頭兒乙,還是惡習難改。

老頭兒甲在中國某高校的後勤部門擔任處長,也分管校車隊的駕校。那時,他對如何教學員開車很有興趣,經常去駕校看教官如何訓練學員,有時得空,他也親自去教學員開車。退休後,他的退休金為1.1萬元;老頭兒乙過去在一中外合資五星級酒店當廚師,退休金為1.33萬元。他倆在中國都有兩、三套住宅。但是申報綠卡時,他們卻肆意隱瞞。老頭兒甲在申報時註明,自己在中國有一套獨單,退休金月收入為6073元;老頭乙則註明,自己在中國沒有房產,是與女兒同住一偏單,退休金月收入為3020元。他倆的退休金既然都是如此之“低”,那麼申請美國救濟金的事也便水到渠成。

於是,當這倆老頭兒的兒子、女兒上班兒時,閒得無所事事的倆老頭兒就會到公園打撲克,到附近的老年活動中心去kk歌。中午,他倆也會相逢在教堂或公園,不約而同地假裝教友或窮人去蹭吃蹭喝。有時,他們對不喜歡吃的墨西哥盒飯會隨手扔進垃圾桶,對不待見的蔬菜罐頭、肉罐頭、麵包等食物,還會賣掉。一來二去,兩位志趣相投、同樣貪婪的人的關係很快便由相互熟識昇華到相互吸引。

於是,當這倆老頭兒的兒子、女兒上班兒時,閒得無所事事的倆老頭兒就會到公園打撲克,到附近的老年活動中心去kk歌。中午,他倆也會相逢在教堂或公園,不約而同地假裝教友或窮人去蹭吃蹭喝。有時,他們對不喜歡吃的墨西哥盒飯會隨手扔進垃圾桶,對不待見的蔬菜罐頭、肉罐頭、麵包等。

一天,老頭甲請老頭兒乙到自己家裡坐坐。倆人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在中國照看孫子孫女的老伴兒,聊到了在美國除了晚上要為兒女們照料一下孫子孫女們外,就沒有其他的事可做,越聊越覺得美國是好山好水好寂寞!於是老頭乙說:“我以前是賓館大廚師,中西餐都精通,雖然已經63多,但身子骨硬朗,再乾幾年活兒不成問題!”老頭兒甲也說:“我以前管後勤,和駕校接觸最多,能指導考駕照者如何獲取駕照。”老頭兒乙就提議:“咱倆辦個工卡找點兒事幹吧?”老頭兒甲忙說:“找事幹可以,但工卡千萬別辦!辦工卡就得上稅,咱們賺的可是辛苦錢呀,絕不能給美帝交稅。”

二老越說越興奮,於是說辦就辦。他們分別用假名在報紙上刊登應聘廣告。沒想到,想請他們工作的單位還挺多。一周後,老頭兒甲就被聘為一個駕校的教練,其為第一次路考沒考上駕照的申請者提供培訓與指導。但事先他與駕校打好招呼:只要現金不要支票;老頭兒乙呢,應聘到一個高級酒店做大廚。

經過幾年努力,這倆老頭兒憑籍自己的真本事,竟都賺了20多萬美金。他們的小日子過得幸福而滋潤。即使是在新冠病毒氾濫之時,他倆斷斷續續地依然有活兒乾。如果他們就一直這樣生活工作下去,那麼他們曾經瞞報財產、退休金和不上稅的事也許會石沉大海無人知曉,他們的日子依然會過得風生水起。可是,由於他們本能的貪婪,一天,美國政府的一紙驅逐令突然先後將他倆驅逐出境。

兩年前,桑尼維爾市為生活困難者蓋了一批經濟適用房,只要交少量的錢便可入住。此時,老頭兒甲與老頭兒乙的老伴兒先後來到美國,他們和兒子、女兒全家住在一起,就顯得十分擁擠。於是,這倆老頭兒相商一起去申請美國的經濟用房。可他倆若如實說明自己這幾年一直在工作,並賺到十幾萬元美金,那麼根本就沒有資格申請該經濟用房。於是他倆相商:一定要選擇繼續欺騙下去。他倆竟靠再次糊弄美國政府,成功地騙到了經濟住房,並喜滋滋地買了一些非常喜歡的家具,搬了進去。 但好景不長,人算不如天算。他們剛剛入住新房還不到一年,就被鄰居舉報,美國政府有關部門經過調查取證,終於發現了他們從辦綠卡到申請經濟用房,一直在實施欺騙、欺詐行為,美國政府有關部門明令他們在三個月內立即離開美國,並退還所得稅費!

這倆老頭兒自然是搥胸頓足十分後悔,其兒女也羞愧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如果當初這二老不隱瞞其在中國的財產收入,如果一直規規矩矩地納稅,如果不申請不該屬於自己的經濟用房,那麼現在何至於淪落到被驅逐出境的下場?可惜的可惜是沒有“如果”!

人在做天在看。任何欺騙、欺詐、違法行為,最終都會受到法律的製裁!這二老後悔晚矣!

文/汪敏華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