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瘟疫讓汽車露天電影院起死回生,還起了防疫兼休閒作用,幫助許多人不會因關在家而悶出病來,功績卓著。相對的,主宰院線市場數十年的室內影院,竟突遭此疫襲擊而幾乎全軍覆沒,

連鎖院線財力雄厚似乎可打長期抗戰,但其它獨立室內影院存活率可就沒那麼高了,關的關、倒的倒,除非房子自己的不用繳房租,除非家有恆產可以坐吃數年不會山空,但這樣的幸運兒沒有幾家,且全世界都一樣,不會只有美國的才慘。好不容易現在疫苗施打率已高到可以全面解封,室內影院終於有了一線生機,所以從今年春天起,業者陸續宣布重新開門做生意。

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連鎖影院Alamo Drafthouse Cinema,以看電影時可點餐點手工啤酒如看大聯盟球賽聞名,其實這種模式非常不利防疫,畢竟在影院密閉空間內擠了那麼多人來呼吸相同的循環空氣就夠危險了,大家還同時張口吃零食喝飲料,只差沒再聊天噴口水,風險程度真要加上好幾級,但該影院說國慶日週末場次票房全賣光,迎來各行各業期待已久的後疫情經濟噴發,雖然大家似乎已不可能再回到疫情前生活,畢竟Delta之後還有廿個希臘字母等著病毒變種來排序。

這家三月初才宣布要申請破產保護的連鎖影院,四月底洛杉磯市中心這家分店就說五月要重開營業,七月初便恢復到週末客滿,生命力真是旺盛頑強。加州第二大城市聖荷西,疫苗接種率雖不及洛杉磯,卻也有五六成,都已達可解禁標準,所以地理位置如Alamo Drafthouse Cinema一樣優的3Below Theaters影院,也期待迎接好久不見的客滿。但事與願違,矽谷人似乎沒有捧這家聖荷西市中心碩果僅存的室內影院,而且還是一家有特色的獨立影院的場,國慶日週末票房預售竟然掛零。老闆之一的Shannon Guggenheim於放假前說:「可悲的是,我可以報告的情況仍然相當慘淡。本週末的預售幾乎為零,昨天沒有一位客人進我們的大門。」

這家影院的前身是Camera 3 Cinemas,2017年9月Guggenheim Entertainment將它買下來翻新、重塑和活化,2018年1月以3Below Theaters名重新營業,可惜命不好,才放映個兩年多便遇上了瘟疫,便遇上非民生必需行業必須關門。這家影院很有特色,提供可親又有品質的第三種表演藝術體驗。廳院總共三間,一間是最多可容納257人的主廳,除了放映電影外,還可當作專業音樂劇表演場所、主辦電影活動與節慶、辦現場演唱會等;第二廳可容納最多87人,主要當作Guggenheim Entertainment提供的藝術小眾與獨立製作電影放映場所,當然也會放些主流商業電影,另外就是讓人辦各種音樂活動,例如百老匯卡拉OK;第三廳也同樣最多可容納87人,主要是當作聖荷西歷史最悠久的ComedySportz的秀場,這個類似日本NHK除夕特別節目《紅白大賽》式的紅藍隊脫口秀對決,每週為矽谷人帶來許多歡笑與難忘的夜晚,迄今已四十年,可說是矽谷生活的一部分,但這一年多來只能靠線上,非現場的脫口秀簡直像雞尾酒沒橄欖。

Guggenheim Entertainment由Scott與Shannon Guggenheim夫婦和Scott的弟弟Stephen共同創立,三十多年來在灣區提供了無數劇場表演藝術。三人都是才華洋溢且屢獲殊榮的製作人、導演、表演者、作家、作曲家和業務經理,Scott畢業於聖塔克拉拉大學,也是聖塔克拉拉谷地的長期居民,他們合作很久的藝術家和表演者也多是灣區人。而且他們從九零年代在三谷地區經營劇場開始,為灣區提供高品質的表演藝術活動與場所,也搶救了無數衰敗的戲院,再現出藝術新生命,至少免於被建商買去蓋樓炒房,可謂灣區在地藝術薪火相傳者之一,可惜灣區人似乎沒有很挺他們的事業。

會去3Below看電影的人不多他們老早就知道,畢竟他們過去主要是放映獨立小眾電影,所以也不奢望票房要多好。但疫情衝擊下,他們為了求生存也在主廳放映CruellaIn The Heights這類商業電影,但觀眾還是不多。4月2日開始重啟放映當天,只有一位觀眾進去看電影,她是為了犒賞自己剛打完疫苗,想要放空放鬆一下,沒想到竟然獲得專為她放映的超級VIP享受。

為求在後疫情時代能夠活下去而改放商業電影,同時安裝新的空調系統來防疫,餐點也增加一些新品而不再只是爆米花,但矽谷人還是沒來捧場,難道大家解封後就先忙著出去玩和社交,想電影院又不會跑掉,晚點再去也沒關係嗎?Shannon說:「我們知道,要花點時間來讓城中人了解到他們又有一間電影院在放大牌明星演的電影。但如果他們不快點來的話,我們可能活不過這個乾旱了。」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