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駐站作家

溫故知新談駕考

上週二立冬那天的早上,駕車到北加州紅木城的加州汽車管理局報到,然後經過一番驗證和視力檢查的手續後,在一位路試考官的帶領下,開始我搬到加州多年來的第一次駕照路考。為了這個特別的駕考,我已經準備了三個多月,包括準備和通過了駕照筆試和體格檢查,還去眼睛店配了一份新眼鏡等。在這漫長的等待期間裡,不但複習了好些駕駛的基本知識和動作,也有機會回想自己駕車五十多年來所經歷過的種種風雨。   1964年秋天由台灣趕到紐約西部的羅城念書,一年後就跟一位同房的王書益學長合買了一部舊車,開始跟他學開車。考了兩次之後,在七月十四號拿到了駕照之後不久,就按慣例開始教同班的其他華人同學們駕車。兩年後,買了部舊車,又開始教剛同我結了婚的老伴駕車。畢業就業後不久,為了工作的變動,不得不搬到南加州,在洛杉磯和聖地亞哥的高速公路上渡過了三年。後來為了讓我們那兩個孩子有個比較安定的生活環境,決定到聯邦政府上班。所以就一個人先行駕車橫跨美國,到華府就業。等買了房子後,才把他們接過來。雖然每次搬家都要經過一次考新駕照的手續,但是那時我們年紀輕,每次都很簡單順利。   等到我家那兩個孩子到了高中,開始學開車時,雖然按規定要上駕校,免不了還要陪他們練車,一直到他們拿到了駕照。因緣際會,正好他們駕校的那位黑人老闆需要懂中文的人,去教他那些日益增加的華裔移民學生。所以面臨空巢期的我,就開始利用業餘的時間來教這些華人朋友們學車,包括上高速和駕考等,甚至幫助他們如何在社區裡安定下來等。因為華府地區的馬州,維州和華府特區各有不同的駕駛考試方法,例如那時馬州只在考場內考平行停車,倒車入庫等,不需要上路;而維州全部在社區路上考;華府特區是各樣一半,但是都不需要像加州這樣還要上高速公路。一直到我搬來矽谷,大概前後二十年裡教了千把位來自國內的朋友,其中有一半是有博士學位的高檔新人們,因此體驗過很多駕照考試的甘苦。   這些年來,由於搬家或者到期更新,自己的駕駛執照當然也曾經換過很多次,但大都只是要通過筆試和視力檢查而已。可是這次因為七月中在我家附近發生的一件小車禍(圖一, 二),被警官要求在通常的筆試和視力檢查之外,還要補加路考和全身體檢。雖然就我自己的駕車經驗來看,那次車禍的責任應當是另一位駕駛,而不在我。但是那位在訓練期中的新警官,在聽了我的解釋之後,雖然沒有給我交通罰單,依然覺得我這個快八十歲的華裔耆老可能有問題,要求我從新考駕照。所以不得不到汽車管理局面談及安排體檢和各項考試等。 ​圖一。自家車被撞後的情形 圖二。對方車子撞車後的情形(我的車牌被拖走) 由於矽谷新移民中要考駕照的人很多,即使在主辦人黃小姐的幫忙下,每次安排一項考試或者面談都要等一個半月以上,所以直到上個禮拜才終於安排到這次特別的路考。雖然我對考試地區並不太熟,自己的老骨頭也不再靈活,何況還要使用自己那副老助聽器,可是這三個月來,自己對那些駕駛安全的規矩和要求的動作都已經複習了很多次。所以一切動作,包括在停車場,社區小路和高速公路等都達到了要求,順利通過,完成了這次對自己身心的考驗。 經過這三個半月的複習和考驗,讓我改掉一些多年駕駛養成的不良習慣,如今開車時更有信心,也算是因禍得福吧!為此,我們全家老幼九個人要在本週末去羅馬歡度感恩節,並順便慶祝老伴和我的金婚紀念。也在這兒,祝福你們大家都有一個歡樂安康的感恩節!   蔡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