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駐站作家

房東與房客到底誰怕誰?

雖然不是每間房都有,但訂過Airbnb上出租房的人,多少會有這樣的經驗:好像住進審訊室,處處是監視器。這種隱私被強烈侵犯的感覺,當然讓許多「不幸」住進審訊室的房客很不滿,認為做了花錢惹氣的冤大頭。然而除了偷窺狂房東外,大部分會安裝監視器的房東當然也理解房客的不悅,只是在衡量財產安全與顧客滿意之間,財產顯然更重要些,如今這情形Airbnb要立政策管一管了。 從今年4月30日起,全球範圍的掛牌物件,所有室內保全攝影機都被禁止使用,戶外攝影機與噪音分貝監測器則仍准安裝。室內不准容易理解,室外仍可是要防範什麼?Airbnb發表新聞稿稱:「這樣隱私保護的方式,對房東來說可監視他們的房子安全,以及提前預防問題發生,像是未獲准的派對。」這當然是受了2020年7月,紐澤西州一豪宅被Airbnb房客辦受不了瘟疫禁足的瘋狂派對,結果來了七百多人,警察花五個多小時才清場完畢的事件刺激。 不過這些監控不准辦趴的設備,仍不准拍到室內空間,也不准拍到有很大隱私期待的戶外區域,例如可關門的戶外淋浴間或桑拿。噪音監測設備也只准衡量分貝值,不准具備錄音或傳送聲音與對話的功能,也只准放在出租物件的一般空間中。屋主的物件一旦有這些設備,在房客訂房之前,要向其披露存在與所在位置。 Airbnb社區政策與夥伴關係主管Juniper Downs說:「我們的目標是制定新的、清晰的規則,使我們的社區對Airbnb有更清晰的期待。這些改變是在與我們的房客、房東與隱私專家協商後做出來的,我們將繼續尋求反饋,以幫助確保我們的政策對我們的全球社區有效。」 隱私保護與財產安全之間的拿捏,還需要什麼專家才能搞清楚嗎?房子被破壞了,可以一個有限的價格賠償,隱私被侵犯,那可是無價的索賠,但Airbnb之前的政策卻是偏向屋主這一邊。舊政策是允許掛牌物件在一般區域,例如走道與客廳等,使用室內保全攝影機,只要被預訂之前,屋主在掛牌頁上清楚披露這些監視器的存在即可,不過還是不准在像臥房與浴室等極度私密的空間安裝。 Airbnb的競爭對手Vrbo老早就這麼規定了,甚至還明確點出智能居家助理,只准放不能遠端啟動的。然而Airbnb的政策修改可能不受這不構成威脅的對手影響,而是受了2022年一位房客在推特上的系列貼文刺激,聲稱住進了一間充滿監視器的屋子,連浴室臥房都有,且某些還偽裝成自動灑水裝置,警告大家要注意這物件。 貼文引來的大批留言,多在討論如何幫助房客自保,以及Airbnb竟准室內安裝監視記錄裝置有多扯,認為違法,除非在公共與營業場所才可被監視。當時的Airbnb則是重申其政策,說允許房東如此做,是為了「給房東與房客安心」。不過也強調這些監視器不可偽裝,且要在物件描述中清楚列出,並說這些裝置的存在要符合當地法規與法律。發言人Aaron Swor還引用費城警方的調查,說根本沒發現任何隱藏或未披露的攝影機,消防灑水頭也確確實實是灑水頭,然後下結論說:「這個費城故事,自此被揭穿了。」 或許Airbnb認為要房東不裝監視器幾乎不可能,那它自己可能在房東沒倒之前便先倒下了,至少在美國是如此,多少入室竊盜、暴力攻擊甚至熊都會跑進來,而且日常被監看已是生活的一部分。根據CNET的2021年一份報導,稱平均每位美國人每週會被監看238次,不需要這麼大驚小怪。但花錢讓人看真的讓房客很不爽,更何況是圖個不想被看的放鬆假期。 《舊金山紀事報》編輯David Curran便將親身經歷寫成一篇報導,說於2020年8月,正值疫情高峰期,大家都被禁足關瘋了,所以即使Airbnb上的物件租金趁「疫」打劫,他還是決定花大錢租間東灣房子放鬆一下。直到假期結束回家,過程都很愉快輕鬆,他還在走的時候幫房東打掃了一下房子,然後興沖沖地給房東留言說附近有野火、房子打掃乾淨與準時離開。可是房東的回覆讓他很驚訝,秀出一大堆監控照片證明他們帶了狗來、狗在院子大便與女兒提早到,他不可思議地寫道:「租一間度假屋難道就意味著要接受被監視嗎?以及要到什麼程度才算OK呢?」 或許搞成被偷窺狂監視的故事是掰的,但引起眾怒卻是真的,然而房東怕被搶被砸在美國也是真的,所以Airbnb反映出來的不只是一個短租現象,更可能是美國長期以來的房東房客之間到底誰怕誰的問題,監視器政策不正是一篇呈堂證供嗎? 記者 Pegasus J. Juan

在上海也無法逃脫舊金山

前些日子在上海,以為可以暫時「離開」舊金山,不要再想舊金山的事情:綿延數條街的遊民帳篷、街頭吸毒、汽車被砸等等。沒想到還是逃不出舊金山的「手掌」。

復興便利文化 光復實體國土

不久之前,美國便利商店與加油站的食物被人嫌得要死,更是The Simpsons卡通經常嘲諷的對象。如今,情況大大扭轉了,它們的食物已美味到可以跟台灣與日本的便利商店比拚了。
1 2 3 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