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在灣區的秋風裡

在這黃葉舞秋風的週末,趕場似的參加了好些社區和校友會的慶典活動,其中最開心的是,在搬來灣區幾近十年後,終於圓了拜訪Napa葡萄莊園的美夢。

週五傍晚,擠在下班的車隊裡,趕到桑尼威爾(Sunnyvale)社區中心的大禮堂,參加韓美記者協會(KAJA)和韓美媒體協會(Korean American Media Association KAMA)合辦的年度頒獎晚會。因為韓裔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六月裡來史丹佛大學為慶祝聯合國成立70週年演講時,有很多韓裔的媒體人士參加。所以我認識了KAMA的會長徐仁源(Irene Suh),並承蒙她特別邀請我參加這個晚會,何況那天受獎的人包括了好幾個灣區華裔的名人如舊金山市參事馬兆光(Eric Mar),婦女委員會委員蘇榮麗(Julie Soo),法官郭麗蓮 (Lillian Sing) 和鄧孟詩 (Julie Tang) 等。

KAMA會長徐仁源 (後右一) 與華裔獲獎人蘇榮麗 (後右二),鄧孟詩 (後左二),馬兆光 (前右一) 及本田實 (前中) 等

KAMA會長徐仁源 (後右一) 與華裔獲獎人蘇榮麗 (後右二),鄧孟詩 (後左二),馬兆光 (前右一) 及本田實 (前中) 等

那晚有幸同鄧法官同桌,瞭解到她們如何協助韓裔社區爭取民權和為二戰時的慰安婦建立紀念碑等。在餐後的演講裡,更聽到好些韓裔有關二戰時日本的殘暴行為和韓,日戰後領土的爭執等。另一位受獎人,聯邦眾議員本田實(Mike Honda)還特別指出中,韓兩國對日本戰後沒有為他們侵略行為而道歉的不滿。

在聽了好些我們在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活動中對日本的指責後,令人很同情韓裔社區的控訴。無怪乎在最近國際上好些的活動中,例如北京的抗戰勝利紀念閱兵等,南韓多和中國走在一起。也許在今後灣區的活動上,我們也應當同韓裔社區多加聯繫。

除了州議員朱感生夫婦和鄧法官之外,當晚與我同席的還有一位是供應當晚美酒,來自Napa的 Haechi Cellars 酒廠的韓裔年輕老闆 Jin Park。在他的美酒和一番熱心的鼓吹下,更加令人興起拜訪Napa的慾望。所以次日清早,就趕到Milpitas的大華超市門前,搭上一部知青歌友們的車,加入了去Napa參加今年冬季慶典(Winterland Festival)開張日的車流。

在這條幾年前自己曾經駕車來往過很多次的680號高速上,看著兩側熟悉的風景,不禁想起那些年裡去Vallejo老人院看望她姐夫的情形。其實這位因為脾氣不好,早就同她三姐離了婚,並沒有再娶的老頭和我們家也不熟。可是當他孤獨地老去時,她三姐應了兩個女兒和自己舊情的呼喚,常常由加拿大來這兒照顧有心臟病的他。因此我們也常去看望他們,直到他應召歸主。看著路邊隨風消逝的紅葉,但願我們都會更加珍惜各人當下擁有的親情。

還沒有到Napa,就看到了沿路兩邊一望無際的葡萄園和谷地遠處的農場。雖然早已過了葡萄盛收的季節,我們還是走進葡萄園裡去找尋一些遺留下來,幾乎快要變成葡萄乾,但更加甜蜜的葡萄。為此,有一次我們曾經被一位健忘的管理人鎖在那遼闊的葡萄園裡面,而不得不爬越他們那高聳的鐵絲網,成為訪問Napa葡萄園的最佳憶點之一。那天也參訪了觀光客可以品酒的酒廠和美麗的市區,還到一家義大利酒店用餐等。

當然,最美好的回憶,除了那甜甜的葡萄乾,還是我們走在那秋風裡的友情。

圖文/蔡老師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