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矽谷老牌的甲骨文公司將總部從紅木城遷到德州奧斯汀,

離開滋養它成為世界第三大軟體公司的加州土壤,加入2020年疫情最嚴峻時刻,包括矽谷招牌公司之一惠普在內的一窩蜂遷總部到德州的行列,之後的特斯拉跟著也遷到奧斯汀,著實對加州的打擊很大,或更精確地說對灣區。

這股風潮除了引起政治人物的擔憂外,還被一些留在灣區的科技人罵忘恩負義,例如舊金山雲端通信平台及服務公司Twilio CEO Jeff Lawson。逃離加州的高賦稅,加上當時德州開出諸多優惠獎勵條件,確實讓許多公司趨之若鶩,但為了公司經營,把總部遷往環境更優的地方,就要背負忘恩負義的罵名,這是不是有點重些?至少甲骨文被罵得有點委屈了。根據《彭博社》獲得的內部文件,當年甲骨文遷總部時,許多員工並沒跟著走,例如該公司仍有約六千九百名員工在加州的辦公室工作,比起德州總部的兩千五百名多了近三倍。

甚至密蘇里州的員工都比德州多,不過這是因為甲骨文於2022年收購了電子健康記錄公司Cerner,其總部位於堪薩斯城。另外在西雅圖、波士頓和丹佛地區,都是該公司員工上班的重要樞紐。且該公司自己也說了,截至去年九月,全球總共158,400名員工中,有一半以上是在美洲以外的地方工作。

另外,甲骨文也是美國最大的,沒有指定員工到任何辦公室上班的公司,估計約有三萬七千名美國員工是歸類為遠端工作者,其中包括了人在佛州的CEO Safra Catz,他被歸類為一位「居家工作者」。共同創辦人兼首席技術長的Ellison,則更是利用當年瘟疫肆虐之際,乾脆從此在夏威夷遠端工作聞名,他在那還擁有Lanai島。

甲骨文在灣區的紅木城、聖塔克拉拉和普萊森頓的園區,仍是該公司最大的辦公室,並且依舊是矽谷科技明星與人才匯集的特殊樞紐,甚至舊金山的棒球場還叫做Oracle Park,該公司的冠名權是買到2038年。所以遷總部意味著什麼?當年該公司發出的遷總部聲明可能非虛情假意,真的是「透過採行更現代的工作模式,我們希望進一步改善員工的生活和產出的品質。」

產出的品質確實比總部在那裡來得重要,在夏威夷烏托邦島上做決策產出的Ellison,於4月23日又決定把總部從奧斯汀遷往田納西州的納許維爾,理由是該市擁有強大的醫療保健產業。當年以283億元高價收購Cerner是甲骨文事業方向的轉捩點,以前在雲端服務事業與亞馬遜的AWS競爭得很辛苦,甚至不惜放下身段與老對手微軟合作,所以轉向醫療保健數位服務似乎可另起山頭,但別忘了,亞馬遜也老早就在盯這塊了。

雖然Ellison說納許維爾的產業結構與生活品質很吸引他,但該市提供的1.75億元減稅優惠,以及田納西州的6500萬元獎勵金,或許也不能不視為左右決策的因素,且那裡的生活品質那比得上他的太平洋夢幻島?

被遷矇了可能就是奧斯汀,因為加州早就被遷麻痺了。Ellison的突襲式宣布遷總部,讓奧斯汀人瞬間陷入焦慮,該市市長Kirk Watson說:「市府對甲骨文的宣布和其他所有人一樣感到驚訝,我們希望從報章媒體得到更多消息。」奧斯汀的經濟組織Opportunity Austin發言人Stacy Schmitt說:「我們還不確定甲骨文遷總部到納許維爾的計畫,對它在奧斯汀的存在意味著什麼。」不過她也提到納許維爾的競爭優勢,便是「生命科學生態系統今天已更加成熟」,不過奧斯汀也不示弱,說:「正在急起直追。」

對遷總部有點矇的還有納許維爾,市長Freddie O’Connell的發言人表示,該市渴望與甲骨文談談,把總部設在這裡可能意味著什麼。市長的聲明稱:「自上任以來,我們就一直很積極地與甲骨文互動,很明顯的,他們打算提高River North園區的業務活動水平。」

甲骨文River North園區的規劃很高檔,畫下了13.5億元投資興建,與會有8,500名員工入駐的大餅。按照甲骨文員工可隨自己意愛在那工作便在那工作的「企業文化」,相信會跟著遷總部而搬家的員工不多,當地人就業可能性比較高。

其實總部在那真的不用看得那麼重,像加州多豁達啊!甲骨文愛遷就遷,這裡的員工數還是最多。而對總部最迷思的莫過於當年亞馬遜搞出的HQ 2,大家都以為爾後可跟西雅圖平起平坐了,整個北美近兩百五十座城市無不使出渾身解數,亞利桑那州土桑市還送了棵21公尺高仙人掌獻愛,結果亞馬遜玩的是「兩個總部」而不是「第二總部」,且現在也幾乎停擺,所以總部這回事,那兒水草肥美就在那兒吧!

記者 Pegasus J. Juan

Related Posts

PG&E 顧客避免成為受害者的須知
夢想之旅,飛越太平洋,騎遇福爾摩沙
美食飲品將登陸 Presidio Tunnel Top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