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一個神奇的國家,她張開雙臂歡迎所有的人來,也盡可能地善待所有種族,在民主自由人權的制度下,這裡的人們不可能發生種族滅絕或互相械鬥的事情,

美國所謂的種族歧視,是制度、機會、資源的均等,或是競爭資源,或是互看不順眼,或是言語上的謹慎小心,和生死存亡沒有關係,所以在美國談種族歧視,基本上還可以禮貌且文明,做為美國人,在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上,還是要引以為傲。

對亞裔的歧視,在疫情後受到特別注意,尤其灣區亞裔長者無緣無故被毆打的事件頻繁,令人氣憤。媒體的各種報導,基本屬於社區領袖的表態,而一般民眾的想法到底是什麼呢?

如果華語電台第一條社會新聞常常是亞裔長者被毆、被搶、被殺,勢必影響民眾生活。子女奉勸父母少出門,長者不敢坐公共交通,有一人說,就算舊金山到聖荷西的捷運終於建好,他也不敢單獨搭乘,「萬一碰到鬧事青少年怎麼辦?下了車走往停車場,遇到惡人怎麼辦?」而大家普遍認為,報警之類的都是亡羊補牢,幫不了市民的忙。

「亞裔身材普遍瘦小,我相信很多人就是惡作劇,動你一下捅你一下逞惡慾,很可惡,」從事社區活動多年的李喬琚說,「可是若要以仇恨犯罪來處罰他們,司法上很困難(要有證據),所以即使強調這種惡人對亞裔種族歧視,在司法上對亞裔並沒有幫助,所以我情願把它看成社會秩序的敗壞,執法無力,而不僅僅是誰針對誰的問題。」

對於媒體的多方報導,李喬琚認為是一體兩面,一方面必須發聲,讓社會知道事實真相,另一方面也會引起仿效,「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沒有辦法一下子出現很明顯的改善。」

在美國航太界工作40多年的王立楨,認為亞裔民選官員對這件事情做得還不夠多,應隨時隨地為這個議題發聲,爭取權益,此為這個社會的生存法則。

有趣的是,移民第一代和第二代觀點有所不同,在美國銀行任職的華裔第二代伍姍姍認為,亞裔太安靜了,我們必須教育其他人,找社會資源來幫助我們,一定要發聲表態等,換言之,他們習慣以社會公平性來看問題。第一代,或許因為自己來自的國家未必像美國那樣寬待移民,所以他們認為美國已經做得很好了,至於種族歧視,這不是美國專有的問題,有不同的種族,就必然有種族之間的隔閡,這是人性。

從事科技公關工作的鄭琇文說,她生活在南灣,就是很自然地以亞裔身分生活,對於亞裔受歧視這個問題,她採取寬容的態度,「我們不必急著對號入座,急著當受害人,許多事情發生在亞裔身上,但並不代表針對亞裔。」一般認為,第一代移民是最可能的受害者,所以應該第一個憤怒,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因為第一代移民,即使美國護照拿了多年,仍認為自己是「移民」,有口音是自然的,黃臉孔不被視為美國人也能接受,和第二代的族裔敏感性不同。

在甲骨文公司工作多年的楊翠禮表示,他經常在Line上面和朋友爭論亞裔歧視的問題,有的人非常敏感,永遠憤怒,而她就比較看得開,「我的下面都是在印度的印度人,各種口音我都聽過,我的白人老闆也聽慣我的口音,大家合作還是一團和氣。」相比於有的人一聽到口音問題就氣憤,訴諸於種族歧視,她遇到同樣情況,不認為是歧視,而是提醒自己以後在這方面要多加注意。

社會再怎麼大聲疾呼種族公平問題,這些惡人並聽不到,也很難被教化,李喬琚認為問題根源在於貧窮,貧窮地區教育資源少,環境惡劣,長久下來就變成社會弱勢,社會固然可以幫忙,族裔還是要自立自強來扭轉形象。

不談歧視不歧視,族裔間的和諧並存問題仍可處處感受到,庫比提諾教室裡幾全是亞裔,家長也不全是喜悅之情,因亞裔學生互相競爭的結果,反使此地孩子上理想大學的難度增加。現在族裔公平性在各領域都受到重視,伍姍姍的銀行內有所謂勇氣會談(courageous conversation),鼓勵員工談論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事件,在大學入學及就業時,某些較弱勢族群有優先性,也是不爭的事實。對亞裔而言,經過百年努力,原本的弱勢族群不再弱勢,有時反而成為被懷疑、嫉妒和排擠的對象,這叫公平嗎?許多人不以為然。

我很喜歡美國幽默大作家馬克吐溫的一句話,Don’t go around saying the world owes you a living. The world owes you nothing. It was here first. 我把它解釋為:不要怨天尤人,老天爺不欠你什麼,因為老天爺早就存在了。也就是說,事在人為,老天爺不必為你的境遇負責。

馬克吐溫在密蘇里州生長,所謂深南方,生活和黑人分不開,他的作品現在頗有爭議,就是因為他「族裔用詞不當」,無論如何,他對人性和人生的嘲諷還是世上之絶。現代的族裔隔閡是否可以用幽默來化之?也就是說,不要過於糾纏,越注意這個問題,問題就越來越大。

一個華裔年輕人的白人朋友忽然變成了白人至上者,他深受震撼,才知道自己永遠不會變成「美國人」,其實什麼膚色確實有差別,認為沒差別就是天真了,你不會變成白人族群的美國人,但是你永遠可以做驕傲的亞裔美國人。

做為第一代移民,生活在灣區,很多人放棄英文,我參加過一個社區英文寫作班,老師很清楚的表明,他很歡迎移民,可是不喜歡移民都不學英文。王立楨在航太公司工作,一開始寫作不及格,特別花功夫去學,最後工作簡報由他替老板操刀,快樂工作至退休。

族裔隔閡永遠不可能消除,各組小圈子各自取暖都正常且自然,如果受到不明傷害,需要司法單位追捕懲罰肇事者,產生嚇阻作用。日常生活中,與其去抱怨別人對你如何如何,不如先跨出一步,以友善幽默的態度和異族相處,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讚美對方的文化,而不是先強調中華文化如何博大精深。

文/ Hijewel

Funding provided by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