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的卡車停擺,美國就停擺!」在這通膨嚴峻的時刻,這樣的威脅很具殺傷力,尤其美國的貨運效率已夠不彰,港口排名除了贏第三世界,就幾乎是墊底的。

然而這麼勁爆的「恐嚇」不是出自也很有實力的工會組織,竟是由一群卡車獨立承包商在社群媒體上串聯後喊出來的,而他們抗議的對象,也很可笑的是本意在保護獨立承包商的加州AB 5法案。

從7月18日起,這群鬆散的串聯組織在美國最大也最重要港口之一的奧克蘭港堵車抗議。奧克蘭港的重要性不可等閒視之,它已有近一百年的歷史,是西岸三大吞吐港之一,也是西岸第一座貨櫃碼頭,幾乎處理了北加所有的貨櫃進出口,更是中央谷地農產品的生命出口。

偏偏在貨運過程中與港口同等重要的另個角色,貨櫃聯結車司機,因不滿州府隨便把他們從零工變成員工而罷工抗議,超過一百名的司機開著卡車堵在碼頭門口,其它工人因不願漟渾水而拒絕上工,造成對美國、北加甚至矽谷都極為重要的這座貨櫃港口,只能暫停碼頭上的貨船裝卸載工作。抗議者之一的Harnoor Singh說:「我們要向世人展現,只要我們的卡車停擺,美國就停擺。我們要繼續抗議下去,直到從沙加緬度那裡有什麼正面東西出來。」

抗議的主旨是加州於2019年通過的AB 5法案,它要求獨立自營卡車司機登記到卡車公司或其它企業下成為員工。許多小自營商與獨立卡車司機說,這項法律可能會強迫他們結束掉現在的營運方式。至少這些抗議的卡車司機認為,獨立承包商的模式給他們靈活性,以及茁壯其小型卡車運輸事業的機會,尤其對那些初來乍到的移民,更是一台養活家人的經濟引擎,Singh便是其一,他說:「這裡的一輛卡車可以支持印度的兩個家庭。」

另位抗議者AB Trucking的老闆Bill Aboudi說:「到目前為止,州長辦公室一直沒有聯繫,看來州長並不關心拿走美國工人的權利。大家都是獨立、小型的企業,選擇用自己的卡車來經營事業,但現在這個權利被剝奪了。大家都有繳稅,大家都有保險,會這麼做也是大家自己的選擇。」

所以零工變員工不好囉?事實上加州大多數的卡車司機都是老闆兼司機,目前估計大約有七萬名必須要納入AB 5法,或者要成為工會的一員才能繼續工作。對於努力做零工利潤反而更好的卡車司機來說,要他們去當數饅頭領死薪水的員工,當然是開什麼玩笑的事?

正如抗議者所持標語「加州之路是自由」,這些「自由」慣了的司機自然從AB 5準備要影響到他們的時候便告進法院,但一間聯邦上訴法院去年裁定這項法律適用加州這七萬名司機,提告的加州卡車協會接著又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今年六月卻遭法院駁回了,讓因法律鬥爭而暫緩適用的司機開始緊張,於是串聯起來塞港抗議。事實上這樣的表達是先從洛杉磯與長灘這南加兩大港口開始的,只是奧克蘭的規模最大、影響更嚴重,在訴訟這條路被封死後,現在只有靠「癱瘓」這戰術來逼州長出來面對,畢竟為何全美只有加州有AB 5,州長可要說清楚一下。

州長果然是硬漢,絕不向要脅妥協,即使奧克蘭港塞一個禮拜也不低頭。州長辦公室表示,他們沒有要豁免卡車司機的計劃,聲明說:「在這個時間點上,沒有人應該因法律的要求而感到吃驚…這個行業更該專注於支持這樣的轉型,就像加州已經且持續在做的。」辦公室主管這方面事務的商業與經濟發展主任Dee Dee Myers說得更白,隨著聯邦法院駁回了卡車業的上訴,所以「是時候來繼續前進了,遵守法律,並共同努力為所有人創造一個更公平、更永續的行業。」

站在第一線面對抗議者的奧克蘭港最可憐,疫情塞港已被罵翻了,現在再來個AB 5塞港。港務局執行總監Danny Wan說:「我們了解在加州港口抗議的那些人所表達的挫敗感,但以任何理由來延長停滯加州港務運作,只會傷害到所有在這港口運作的商業,並讓港口受到進一步流失市場份額給競爭港口的傷害。」

這是真的,雖然奧克蘭港是多元碼頭,但卻是加州農產品唯一命脈,農業運輸聯盟執行總監Peter Friedmann說:「供應鏈已經處於危機了,現在又來個大破壞。」所以接下來消費者又發現物價上漲,通膨指數再創新高,經濟因聯準會要壓制通膨而跌至無底深淵等等惡性循環,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