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帝國規模的蘋果公司,最害怕的事可能不是有什麼了不起的對手出現,想來分食logo上少掉的那塊市場,而可能是自家員工要組工會,讓該公司的人事主管發言「提醒」,大家還是有「不組工會」的權利。

因為從今年四月起,位於紐約州、馬里蘭州與亞特蘭大的蘋果零售店相繼宣布要組工會,而且成功提交工會選舉流程,意味著如果蘋果不甘願同意他們組工會,他們也能在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NLRB)監督下舉辦選舉,且只要超過半數同意便能成立工會。接著5月25日,肯塔基州Louisville的Oxmoor Center Mall的蘋果零售店也宣布要開啟組工會運動。

彷彿諸侯割據的局面即將燎原,蘋果總公司負責人事與零售的副總Deirdre O’Brien,某日似乎找了零售店員工來談,但很不幸的,這場應該人不多,關在某會議室內的「溝通」或「宣達」,被人用手機給偷錄然後外流。不過已沒人討論盜錄與公諸於世道不道德,因為她那帶著警告意味的政令宣達成了近六萬名零售店員工,以及輿論的焦點。

根據外流給The Verge的這段偷錄視頻,O’Brien強調了「加入一個工會是你們的權利,不加入一個工會也同樣是你們的權利。」然而工會組織在公司眼裡,會是勞資間的一個障礙,一個多餘的關卡,因為蘋果自認已經為員工們想了很快、給了很多,她說:「我納悶的是在我們關係的中間放另一個組織的意義是什麼?一個對蘋果或我們的業務沒有深入了解的組織。最重要的是,我不相信它會分享我們對你們的承諾。」另外她還擔心工會會用自己的那套法律規矩,而那是會影響公司如何解決問題的,她說:「這可能使我們更難採取行動,來迅速解決你們提出的問題。」

為何O’Brien視工會是勞資中間的一顆法律絆腳石,只會讓公司走得跌跌撞撞,員工得到的卻是鼻青臉腫呢?因為她認為公司給員工的承諾比工會給的還要深還要多,她說:「我們有一個基於開放、協調、直接參與所建立起來的關係,但如果一間零售店要由一個工會,透過一場集體談判所產生的協議來代表,我覺得這關係基本上就會被改變。」所以她很不解搞出個工會,夾在公司與零售店員工中間的意義是什麼。

目前,蘋果給零售店員工的時薪在廿至卅元之間,外加配股,同時還享有健保與學費補助等福利,若不談獨不獨裁這心理感受會不會讓人折腰,光看五斗米部分就已比別家公司多了好幾斗,所以公司認為那些員工想組工會,一定是受了外部勢力影響,例如美國最大工會之一的美國電訊工人聯合會(CWA)就一直在支持蘋果各零售店組工會,最終要來個蘋果工人聯合會(Apple Workers Union)。

員工組工會儼然成了帝國級科技公司最嚴重的內政問題,程度相信可能超過任何外患,例如從來不怕其它電商甚至實體商的亞馬遜,遇到其配送中心的時薪工想組工會,公司使出的阻止手段就不下於蘋果,差別可能只在亞馬遜這些倉庫給人的是血汗工廠印象,蘋果零售店的店員卻讓人有光鮮亮麗之感。第一個在亞馬遜倉庫革命成功的紐約市Staten Island配送中心工會亞馬遜勞工聯盟(Amazon Labors Union, ALU),過程便受到公司層層阻擾,雖然沒有什麼副總出來微言大義兼危言聳聽,但找外部顧問來妨礙、降員工級別甚至威脅以擅闖私人物業要逮捕工會領袖等強力手段,內部則廣發「ALU在污辱你的智商」、「ALU在騙你啊!他們能保證的唯一事情,就是你不再有聲音。」等傳單貼紙密集心戰轟炸,又採取恐嚇戰術,說新工會幹部「能把你送上法庭,罰你錢或者把你趕出去。」但工會終究革命成功,而且遍地跟著要開花了。

沒有實體店面或少到可忽略的谷歌,是不是就沒有工會問題呢?這個搜尋引擎帝國卻先有著數量令人瞠目結舌的影子員工或契約工,人數從2018年起就超過156,500名正職員工,他們是獨立承包商呢?還是工會派來的?谷歌官方說法是都歡迎都尊重。不過谷歌自2019年起也開始了反工會行動,當時雇用了知名反工會公司IRI Consultants,也開除了幾位提醒大家要注意這家公司的工程師。

公司一聽到工會幾乎都第一時間地採取「打擊工會」(union-busting)的手段,而且由來已久。拜登總統指派的NLRB總顧問Jennifer Abruzzo說她也知道這問題存在很久了,「但這並不意味它是對的,並不意味著它是合法的。」蘋果已在亞特蘭大打贏了第一仗,但會常勝下去嗎?或勞資關係在美國就永遠只能靠打嗎?

記者 Pegasus J. Juan

Related Posts

金山新開幕網紅餐廳酒吧 The Palm Court
錯過了四月份的報稅截止日?
命案嫌疑人家中搜出65支槍和數千發子彈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