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得知兒媳待產的消息後,雨泉和琴珠便興沖沖地奔赴美國。怎料,他倆到美國後還未倒過時差來時,兒媳子墨便順產了一個近8.3磅的女嬰,這可把雨泉、琴珠老兩口樂得合不攏嘴。

可很快琴珠就變得氣不打一處來了。子墨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物理專業畢業的博士生,接受的是美國的產前輔導教育,這些老兩口早已知道,可當他們看到孫女才剛出生兩天,子墨就沒事兒人似的,不在床上躺著休息,而是下床忙著撰寫論文、查找資料,還打掃房屋,洗洗涮涮得。更讓這老兩口始料不及的是,生完孩子的第三天,子墨竟和兒子一起上街購物去了,然後還去星巴克過了情人節。天墨黑時,這小兩口兒才興高采烈地滿載而歸。

子墨生完孩子,不好好在家休養,這讓琴珠每天都心神不定的。加州灣區那陣兒的氣候是白天爆熱,熱得琴珠在外面連一分鐘都懶得呆,她就想:“這大熱的,子墨出去閒逛就不怕中暑?”晚上,氣溫下降,即使穿著長褲、長褂也會感到冷風襲來。琴珠就想:“難道子墨就不怕受涼?”

還有,子墨餵養孫女時,竟嚴格按照美國教科書上的說法,一次僅餵孫女30多毫升的人奶,且每餵幾口,便豎抱著孫女,拍打其後背,還振振有詞地說,等孩子打完嗝後,才能繼續吃奶。每餵孫女一次奶,她竟豎抱孫女8次!還有,每隔兩天,她還要親自開車去10公里外的醫院為孫女查體,6天內竟檢查了3次!

琴珠開始還拘於情面不敢多嘴多舌,可最終還是忍無可忍地對子墨說:“現在早晚溫差很大,你身體要是沒養好,將來落下病根可怎麼辦?餵孩子那麼點兒奶她哪能吃飽嗎?餵幾口就拍幾下,那麼小的孩子能受得了?”子墨會很耐心地加以解釋:“美國人和中國人的觀念不一樣,生完孩子第二天就去上班;美國的餵養方法是科學的;天雖然熱,但轎車內、醫院裡都有空調。天冷,大夏天的又能冷到哪兒去?多帶件外套就好。”可琴珠還是想不通:“那美國人是食肉動物,中國人是食草動物,這人種不同,能一樣嗎?”

子墨餵孫女喝奶是以小時來計算的,不到餵奶的時間,她絕不會將時間提前半分鐘。可每當看到孫女餓得嚎啕大哭以示抗議時,琴珠就往往會忍不住地向子墨提醒:“孩子餓了,該喂喂了!”可子墨卻總是假裝沒聽見,照樣一動不動地寫她的論文看她的資料,懶得再理婆婆,且從其表情上便可看出她的反感。

琴珠真怕影響婆媳之間的關係,她想抱起孫女餵她點兒奶粉,可又怕因餵多餵少、拍不拍背的事,而引起子墨的不快!琴珠暗地裡對雨泉說:“這要是我女兒,我想怎樣做就怎樣做!”雨泉忙勸她說:“兒媳、兒子才是孫女的監護人,你得學著尊重孩子們的意願。遇事商量著來。”

可琴珠卻暗想,孫女無論白天黑夜,經常愛嚎啕大哭,如果不是生病,那肯定是因為沒有吃飽。自己該提醒子墨的事,絕不能昧著良心地故意不說。於是,她決定:“請親家母親自來勸說自己的女兒,這樣做更加穩妥。”

親家母接到琴珠的電話後,便匆匆趕來。正好趕上子墨要帶著孩子去醫院查體。親家母便要求同去。當醫生檢查完孩子的身體後,親家母主動湊上去尋問:“醫生,孩子愛哭是怎麼回事?”醫生當即回答:“我已經檢查了孩子身體的各部位,她沒有任何毛病,可她的體重為什麼會有減無增?我敢肯定地說,孩子愛哭的原因就是她餓的!”

子墨聽到醫生的話感到內疚又心疼。從此,她每次餵奶時不再按多少毫升來餵,而是盡量讓孩子吃飽。餵完奶後再為孩子敲背排嗝。此後,孫女的體重一下子就增加了5磅,白天、夜裡也不再啼哭,還可以安靜入睡。

從此,子墨每天中午都要上床休息一個小時。她也感覺到自己生完孩子後,白天總是不停地工作得不到休息,夜裡又經常被孩子折騰得輾轉反側,已感到腰酸腿疼力不從心了。

琴珠看到子墨的變化,感到由衷地欣慰。她暗自思忖:“看來,全盤機械地照搬美國的育兒經驗的確很盲從;自己出於愛心的提醒,遲早會被子墨理解與認同;在忍無可忍時,更要注意掌握勸說的方法與技巧;能讓親家母出面的,自己就免開尊口。”

當然,實事求是永遠是最好的老師,在事實面前,誰都得認死理兒;互相尊重,互相諒解,寬容大度,永遠是搞好婆媳關係的不二準則!

文/汪敏華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