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人踴躍捐錢來罷免地檢官

罷免,今年在舊金山很熱鬧,除了已排定選舉的州長外,衝連署門檻的還有三位教育委員和地方檢察官博徹思(Chesa Boudin)。他的運氣可說好也可說不好,因為任期剛好遇到瘟疫大爆發,大多數人都被禁足在家了,

所以路上自然少了很多暴力和強盜案件,但也因被關在家,容易發生在家裡的入室竊盜甚至謀殺等刑案反而變多了,而他的眾人皆可造化觀點,讓被捕的罪犯被釋放,然後出去又犯更多的罪,其中還有很多是出人命的。

提案罷免博徹思的團體認為舊金山在暴力犯罪、家庭入侵、商店搶劫、車輛劫持、商業資產竊盜與販毒等罪行,完全沒有因為防疫限制令而減少,因為他上任以後,沒有做好檢察官工作,反而因為他的信念讓舊金山的司法體系停擺。他們的究責有沒有道理呢?

《舊金山紀事報》根據舊金山警局資料做分析,兇殺案除了2020年下半年衝高到26件外,其餘都與前任的George Gascon差不多;暴力犯罪方面,與前任相比下降了。不過入室與汽車行竊方面,卻是明顯地高出很多,這部份就很值得雙方來辯論。批評者認為應歸咎於他的政策,包括取消現金保釋和減少審前拘留,陷入「捉放曹」的遊戲中。他個人則辯護說,這要怪瘟疫大流行造成的經濟蕭條,也就是所謂的飢寒起盜心,另外還要怪警察,舊金山警局破案率只有一成。他說:「當警察的破案率只有一成的時候,我們就無法鎖定解決問題的方法。」

有沒有道理要看個人認為,不過這方面犯罪與其它主要城市相比,舊金山確實出現驚人的漲幅。賓州大學的公正執法中心做了這方面的統計,2020年間,美國十二個主要城市的入室行竊案是漲跌參半,例如減少最多的是-38.59%的亞特蘭大,加州第一大城洛杉磯也有-20.23%的不錯成績,在增加方面,舊金山以47.02%高居榜首。當然,舊金山一直有入室或入車行竊的歷史,在地人與觀光客都早習以為常,所以榜首也不稀奇,只是漲幅如此驚人,甚至比第二的西雅圖還多出近14個百分點,強解釋這座城市有這方面犯罪的悠久「歷史與傳統」,可能就說不過去了。

另外一個檢視他有沒有失職的數據就是起訴率,其實在起訴率與採取行動率方面,他與前任差不多,原則上都在五六十趴左右,但是這又要說到舊金山司法體系的悠久「歷史與傳統」,因為一旦與其它城市相比,無論那一年都低得不像話,例如2018年的舊金山起訴率只有54.95%,芝加哥則為88.12%,費城是84.52%;博徹思就任的第一年2020,舊金山為45.73%,芝加哥為88.00%,費城為89.22%。起訴率無關城市犯罪數量嚴不嚴重,只能說檢察官認不認真了,當然,擁護博徹思想法的人,就會解讀成「網開三面,危疑者許以自新。」(唐.劉禹錫〈連州賀赦表〉)

自詡草根、獨立、無黨無派無人參選公職的罷免組織Recall Chesa Boudin,說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博徹思負責,也很自豪地說他們的捐款全來自地方個人,沒有企業團體的錢,真的能引起共鳴嗎?好像真能,因為《舊金山紀事報》八月初報導,有八位個人捐了大筆錢間接資助這項罷免運動,看這八人的背景,還真難剖析出幕後有什麼在操作。捐最多的是舊金山私募股權投資公司Thoma Bravo的共同創辦人Paul Holden Spaht,15萬元,在州與聯邦的選舉委員會資料裡,他從未捐過這麼多錢給任何特定候選人或特定理由的競選組織,所以他可能是痛定思痛來捐大錢的。

有意思的是次多的Miriam Haas的13.3萬元,她是Peter E. Haas的遺孀,Peter則是Levi’s創辦人Levi Strauss的曾侄孫。州紀錄顯示,她是民主黨的死忠派,會定期捐錢給民主黨,甚至州長罷免選舉她也捐了五千元給Gavin Newsom來反擊,但對於同屬民主黨的舊金山檢察官,她卻「大義滅親」地捐了近三倍錢給支持罷免的組織,這對博徹思或是個警訊。還有個警訊是第三多的兩個人,同在Route One投資公司工作的Jason Moment與William Duhamel,各捐10萬元,但兩人卻分別是民主黨與共和黨傾向,捐的錢也是有記錄以來最多的,所以看起來還真像是兩黨圍剿博徹思。

這八個人總共捐了67萬給罷免組織,其中民主黨傾向者至少占了四位,共和黨傾向者絕對是少數,所以組織說是自發性草根運動,相信有其出自舊金山這個民主黨聖地的道理。今年可能會發起的兩場本地罷免選舉,對象幾乎都是民主黨公職人員,或許這樣的罷免活動本身,就值得讓舊金山人未來對選票要三思再三思了,即使罷免連署沒達標。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