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在一次中國作協舉辦的新春聯歡舞會上,我無意中見到了大學同學江燕。她還是那麼一如既往地端莊漂亮,歲月的飛逝,似乎並未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

與她相擁共舞的是一帥哥兒。走近細看,才能發現帥哥兒的額頭與鼻翼上的細紋。後來才知道,這位帥哥名叫吳星,比起我中學同窗劉詠,那可是顯得年輕、英俊多了!

據說,江燕與劉詠在同一所大學讀書,同為高乾子弟,江燕與劉詠的結合,完全是由兩個家族撮合的結果。那年,他倆都剛大學畢業,都想先立業後成家。然而他們又都架不住父母的千懇萬求軟磨硬泡,因雙方父母太想讓自己子女找個門當戶對的高乾子女做配偶。於是,在朋友的介紹下,他倆見了面。雖然開始還不太熟識,但為了討得雙方父母的歡心,也就勉強地同意了這門親事。

“可那位緊緊擁抱著江燕的帥哥兒,又是怎麼回事呢?”我不由得暗自思忖……

江燕與劉詠結婚後,物質生活自然十分充裕,雙方父母為他們精心準備了三間200平米的婚房,還分別送給他倆兩輛高檔轎車。可富足的物質生活並未能掩飾他們精神生活的蒼白。江燕喜歡旅遊、寫作和跳舞;劉詠則喜歡養魚、養鳥和養狗。可劉詠一見江燕在一旁靜靜地撰寫文章,就不知怎的突然心裡冒火;江燕也是,一看到劉詠像伺候父爹娘一樣地擺弄小魚、小鳥、小狗,就感到沒來由地厭惡。

終於,作為報社記者的江燕在一次採訪中,認識了在市政府工作的秘書吳星,於是這興趣愛好相同的兩個人,便開始利用工作之便,經常在一起跳舞、旅遊。一年後,江燕與吳星的事,終於鬧得沸沸揚揚、世人皆知。

劉詠聞訊,警告江燕不要繼續一意孤行。江燕則趁機向劉詠提出離婚。可劉詠堅決不從,雙方父母也表示不准!

一天夜晚,江燕與吳星突然間就悄無聲息地失踪了。連他們雙方的父母都不知道。除了錢,江燕與吳星什麼都沒帶走。可比金錢更重要的親情,也被他們棄之如履了。後來,吳星赴美僅一年有餘,而江燕則成為美國公民,這一走竟成永久!

今年6月,我們全家在美國加州南灣區的沙灘上觀看衝浪者的精彩表演。一回頭,我正好看到一雙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睛,那眼睛不再像以前那樣炯炯有神,而是帶有一絲感傷。看著她身邊那三個金發碧眼的孩子,我不確定地指著他們讚美道:“真可愛,好漂亮!”那雙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睛看向我,猶豫片刻,最後還是決定告訴我:“我是江燕。那是我的孩子。”看著我有些不解的眼神,她忙道:“我和吳星在到美國加州灣區後的一年後便分手了。”“那麼快就分手了?”我竟忍不住地喃喃自語。 “是啊!我倆同居了一年多。好在那時還沒有孩子。”她的眼中似乎有淚光閃爍。

“為什麼?”我瞪大了雙眼忍不住又問。她拉著我走向正坐在沙灘上搭積木的孩子們,然後說:“是因為需要有個家,需要他們!”

卻原來,江燕與吳星隨團旅游來到美國加州灣區後,便愛上了這片綠洲,並決定在這個四季如春、鮮花盛開的地方滯留下來。開始,他們在灣區的海邊租了一個兩居室的住房,生活了下來。開始,他倆每日黎明,便眺望著大海,興奮地談論著、憧憬著未來的美好日子。江燕說:“我非常喜歡小孩子,我想生三個,讓他們一個學唱歌,一個學舞蹈,一個學科技。”吳星連忙問:“要是三個都是男孩兒怎麼辦?”江燕說:“男孩兒怎麼不可以?”然後,他倆就討論起將來孩子們長大以後怎麼安排他們的學習與生活。

晚上,他倆攜手並肩地走在柔軟細膩的沙灘上,為夕陽下的大海的絢麗多姿、寬容浪漫而鼓掌、陶醉! “這樣的生活太美妙了!不必看家人的臉色,不再顧及旁人的指指戳戳,只有兩個真心相愛的人的相互欣賞、體貼、照料!”那時候的江燕與吳星是完全沉浸在愛情之中了,以至於,半年後,當他倆發現從家裡帶來的錢已經屈指可數時,才決定各自出去找份像樣的工作。

可是,由於江燕與吳星在美國沒有身份,英語基礎很差,學習的又都是中文專業,故找份兒像樣工作的希望十分渺茫。他倆決定邊學英語邊工作。於是,他們先是在加州山景城參加了一個英語培訓班,後江燕應聘到一個華人語言學校教小學生學中文;吳星則是有時到一家超市做收銀員,有時去餐館做勤雜工。

此間,江燕與吳星也曾到一些大公司應聘,但大公司需要的是高科技人才,他們只能做一些服務性的工作。而服務性的工作,幹上一、二年不成問題,可時間一長,人就容易疲憊厭惡。尤其是像吳星這樣的公子哥兒,從小就被嬌生慣養,父母從不讓他乾一點兒家務活兒,他的唯一任務就是讀好書考大學。他哪兒習慣於吃苦受累?面對生活的窘迫,吳星總在想,自己在中國好歹也是個公務員,每天除了坐辦公室喝茶、看報、聊天,就是以出差的名義,到全國各地遊山玩兒水。花銷的賬單,單位也全都給報賬,工作好不瀟灑浪漫!而像現在這樣,每天不是端盤子、掃地,就是一站8小時地收費太辛苦了。就這樣,吳星咬牙堅持了一年多,每天一回到租住屋,就忍不住對江燕抱怨、叫屈;而江燕呢,每天面對的則都是6-7歲的孩子,由於她從未讀過幼兒師範教育專業,更缺少教育教學的方式方法,故即使她教的是小孩子,也顯得很十分吃力。江燕與吳星這時才真正頓悟到,吃飽喝足、工作舒心地談戀愛是一種享受,而生活困頓中的愛情,則是一種磨練與困頓!

醒悟後,吳星決定回國去發展,不想在美國繼續打洋工了。可江燕認為,既來之則安之,別人能受的苦,自己也一樣能受!再說,自己私奔的事盡人皆知,回國後又怎麼面對親友與同事?她認為,忍一忍就會海闊天空!就這樣,他倆商量來商量去,最後雙方誰也說服不了誰,只得分道揚鑣。分手後,江燕去機場送吳星,吳星的眼淚止不住地刷刷往下落。

吳星終於回國了,好在他舅舅是一所高校中文與外國語學院的院長,給他安排了個在辦公室當秘書的工作。後來吳星娶了妻,生了子,日子越過越滋潤。可就是一旦想起與江燕私奔的往事,心的某個角落就會隱隱作痛;江燕呢,後來遇到一老外,雖然年齡比她大16歲,但人心地善良,人品好,還是矽谷的一家高科技公司的銷售經理。婚後,江燕不在語言學校任教了,而是成為一名家庭主婦。她先後生育了3個子女,日子過得輕鬆、富足、愉快。不過,每當想起她與吳星生活在一起的浪漫過往,便會頓覺悵然若失。

文/汪敏華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