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米達縣San Leandro東邊兩哩多,從市中心開車五分鐘就可到湖邊的Lake Chabot,是一座面積大約三百多畝,擁有146年歷史的人工湖,主要用作東灣的飲用水源。因為步道、林相與陸地水上休閒設施完善,離奧克蘭也很近,

可說是東灣知名市郊踏青場所,屬東灣區公園管理處(EBRPD)範圍,而在2018年11月26日,一個半世紀以來,這座湖首度多了幾條吳郭魚(tilapia,一種外來的食用魚)。

EBRPD的一名警長,於當天下午1:08接獲報案,稱有一名婦女在Castro Valley的Lake Chabot Marina,把魚放生到湖中。警長找到了那名婦女,並調查得知她已經在兩週內將九條吳郭魚放入湖中。根據該處說法,這名婦女「覺得她正從市場上救出活魚,讓它們能夠活下去。」

將活魚放生到EBRPD的湖泊是一項輕罪,警方將此案呈報給阿拉米達縣地檢處,由該處判斷是否要起訴該名婦女。隨便放生在加州是犯法的,這在地區公園與州的魚類野生動物部都有明文規定,但是有例外情形,就是把它當作一種宗教性儀式,說白了就是佛教的放生活動,這個觀念根植於受佛教影響的亞洲國家一千多年了,不過要進行這種儀式之前必須與公園管理單位聯繫,經過他們的魚類管理評估後才可進行。

至於在菜市場裡看見還活著的吳郭魚,因個人的惻隱之心而放生,雖有宗教情懷,卻展現出生態無知,反而會間接殺害她沒看見的本土生命。EBRPD的生物學家Joe Sullivan解釋了吳郭魚的侵略天性,說:「吳郭魚會與本土物種和定居物種競爭,吃掉它們的食物,在某些情況下,還會掠食它們。吳郭魚非常擅長接管一個地方。」不過他也說吳郭魚屬於一種溫帶魚,Lake Chabot的寒冷冬天可能讓它們無法生存。但誰知道它們的生命力有多強,一旦存活下來,將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生態浩劫。

這種可追溯到古埃及的魚類,祖譜與演化就不必多說,原則上它在世界各地都被當作重要的食用魚,甚至還有人因為推廣它而獲得總部在美國愛荷華州的世界糧食獎,就因為它適應力很強,在水稻田裡也能生存,甚至出海口、近岸沿海等鹽分稍低的鹹水中照樣活,溶氧低的水也行,然後什麼都吃,所以在許多地方屬於外來入侵魚種,並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百大外來入侵物種。但也因為這些特性,經濟價值很高,在美國都還是第四大食用魚,養在魚塭裡是造福人類,游到自然界就是禍害一條。

西方人會放生的不多,除了環保意識較強外,沒有佛教這類根深蒂固的放生觀念可能才是主因,但他們也會亂放外來魚種到環境中,那就是金魚不想養了,總不能煮來吃,更捨不得把它活活乾死,尤其金魚不像貓狗會被植入晶片,隨便棄養會被究責,所以找個湖泊池塘讓它們有條生路,就成了許多不負責任的飼主似是而非的人道觀。

明尼蘇達州湖泊池塘眾多,在雙子城旁的Carver縣的Big Woods Lake,於去年十月被該縣水資源管理局給撈出五萬多條金魚。這種應該活在水族寵物店裡的生物,首度於2019年4月被人在該湖發現,結果才隔一年多去清理,竟然已經繁衍出數萬條,管理局發言人Madeline Seveland說:「發生這種事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有人或一群人把金魚放生了,而它們的生命力特別旺盛。」

Big Woods Lake水質並不好,又沒有什麼掠食性魚種,造成生態條件非常適合金魚繁衍。然而它們又不會跳出水面把人咬了,也不會從船底把人撞翻了,或者偷偷地把人從岸邊拖下水去,所以大家對金魚亂放生的問題沒那麼大在意,明尼蘇達大學的魚類學家Peter Sorensen這樣表示。放生的金魚在歐洲、加拿大、澳洲和美國的某些地區,都產生了嚴重的生態問題。

除了金魚,還有一種觀賞魚類也常被人們亂放生,那就是錦鯉。南卡州Greenville縣Oak Grove Lake,於去年十二月被公園管理人員在水質調查時抓到一條九磅重的錦鯉,後來有位女性出來承認,說那是她和朋友於兩年半前所放生的兩條之一,因為從寵物店買回來後,家裡不讓她養,於是便「理所當然」地放進那個看起來沒什麼關係的小湖,後來看到新聞裡出現了那條「長大」後的「金魚」,很無言。 放生,不管是出於宗教情懷或不忍之心,只要沒經過科學機關認可,都是一種無知的生態謀殺,別以為吳郭魚、金魚或錦鯉又不是亞馬遜食人魚,傷不了人,只要生態遭這些外來侵略物種破壞,環環相扣下,人類最後照樣會食惡果的。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