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水星報刊登了一篇報導。位於Sunnyvale的一個mobile home park的居民羣體出動示威,抱怨業主不可理喻的租金暴漲。逼得居民們面臨經濟困境,爭扎於流離失所的苦處。

Mobile home park (移動房公園)是一種獨特的美國居住方式,是將一棟在工廠預製的房屋拖運並放置到一個專為移動房所設置的住宅區。屋主除了貸款購買移動房本身主體之外,還需每個月繳納放置房位的土地租賃費用。一般說來,比之建築物業,預製的移動房是較為便宜,是可負擔的居住方式。頗受退休,時薪和殘障人士的喜愛。

網路圖片
網路圖片

位於Sunnyvale的Plaza Del Rey Mobile Home Park數十年來一直是個穩定,詳和的小區。尤其在近年房價衝天的矽谷,它為無數家庭提供了一個可負擔又安全的居住環境。直到五年前,這個mobile home park的業主易手,情況就變了。居民 Fred Kameda 稱 “我在2016年,租地的費用是一個月$1,050,現在是$2,380。五年之間漲了126%。

2016年期間,Carlyle Group收購了Plaza Del Rey,土地租金立馬從每月$1,050漲到$1,250。2017年又上調到$1,600,2018年衝至$2,000,2019年Carlyle Group將整個物業賣給了Hometown America。這時月租已達$2,200。2020年瘟疫年又上調至$2,380。Kameda透露,雖然Plaza Del Rey的40%的居民為退休,殘障或低收入人士,可是80%的居民並不符合保障性住房助援的資格。無法得到政府的補助,其處境可說是尷尬至極。

在2016年Carlyle將土地租金從$1,050漲到$1,250之時,居民已到Sunnyvale市議會請求租金穩定的保護。直到2018年,在居民不斷的催促下,市議會做了問卷及調查。2020年的10月,Sunnyvale 的市議會通過了一個MOU,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內容允許業主與居民之間正式進入租賃條款的協商與謀合。若雙方達到一個共識,市議會將做為一個監督者,落實同意內容的執行。

當然,以一個業主的角度來說,土地租賃漲了,不爽你就走。據Kameda,這些年也確實有不少居民因此搬遷。可是,移動房屋是工廠預製產品,本身的結構不如真正的不動產房來的穩固,且是逐年貶值而非逐年增值。銀行因此只提供15年貸款。高昂的租金加上移動房本身的房貸,一個月光光住房開支就已經上$5,000不等。這樣的高價,要想賣掉自己的單位著實不易。再加上對街的mobile home park 土地月租便宜很多,任何潛在買家都會貨比三家,詳加考慮。

若說將移動房主體拆卸拖運到另一個mobile home park再組裝,整套工程費用要2萬左右,再加運輸過程可能造成的損壞修理費用。這個處理方案並不務實。卡死想走的居民仍是得嘗試著賣掉自己的單位。

Plaza Del Rey有相當多的華裔居民,李太太與先生從餐飲業退休,身處房價驚人的硅谷,選擇mobile home park是個經濟,可行的途逕。不料五年間,前後兩家業主的調漲竟要夫妻倆面臨窮途末路的窘境。接受訪問的Kameda在Plaza Del Rey居住了8年。“這比卡死還慘,這是滅頂的”他說。另一位居民稱 “每年漲價我接受,這是正常的商業行為。問題是漲幅必需合理,不能至人於絕境。”

根據受訪者Kameda,租金穩定的請求也已呈至國會議員Ro Khanna。業主與居民的租金條款協商也在進行中。總體來說,mobile home park的地面積小可50英畝,大可上百。在這寸土寸金的硅谷,若建築為住宅排樓,同樣的土地空間可提供倍數的住宅單位,確實據有高收益的圖利空間。可是對現在在這兒生活的人們,許多在此工作養家,有的為人生最後一個歇息處,這是他們的家園。現因時代的轉變,身處收入跟不上開銷的困境。每天活在流離失所的恐懼中,於心何忍。

文/記者汮汮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