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他」,是以色列教授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他2015年出版的書中,竟然預言了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流行病。

赫拉利這本書原文為希伯萊文,英本版2016年8月出版,英譯名:「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中文版2017年2月由台灣遠見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和中國大陸的中信出版集團同時出版,兩本譯者為同一人:台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林俊宏,當時他是該研究所的博士研究生。

不同的是:台灣版譯名「人類大命運,由智人到神人」,大陸版則是「未來簡史,由智人到智神」。兩書分別使用正、簡體字。

近來所居小鎮的公立圖書館重啟,每週以有限的時間開放,去捧了好幾本書回來,其中有一本是「人類大命運」。因喜歡赫拉利的著作,讀過他的「人類簡史」(Sapiens: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見書上的作者名字,立刻借了下來。到家讀了幾頁,心想,這不就是三年多前所買中國大陸出版的「未來簡史」嗎?

兩相對照,確實如此,且發現譯者為同一人。這是台海兩岸出版界合作的一種新方式?

赫拉利在書中認為:人類進入21世紀後,過去幾千年給人類帶來巨大影響的饑荒、瘟疫和戰爭,已經成功地得到遏制,「當然這些問題還算不上完全解決,但已經從過去的『不可理解、無法控制的自然力量』,轉化成『可應付的挑戰了』。」

赫拉利列舉了歷史上的重大瘟疫:1330年的黑死病,7,500萬至兩億人死亡;;歐洲探險家到南北美洲時帶來的各種傳染病毒,當地土著無免疫力而導致90%的美洲原住民喪生;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帶走5,000萬至一億人的生命。但2002至2003年的SARS、2005年的禽流感、2009至2010年的豬流感,以及2014年的伊波拉病毒,「靠著有效的因應措施,疫情影響的受害人數都只是相對少數。」

赫拉利同時指出,大規模傳染病得到控制,「很多人擔心這只是暫時的勝利,害怕黑死病一定有哪個近親正躲在黑暗的角落,蠢蠢欲動。沒人能保證絕不會再有一場瘟疫席捲世界。」(「天下遠見」版,第18頁)

是的,1918年造成巨大生命損失的西班牙流感,到赫拉利撰寫這本書的2015年,人類沒有經歷過如此大規模的瘟疫。而且,在2015年,醫學界對付大規模傳染病的能力也已大大提高。赫拉利對當時防狀疫況感到樂觀的同時,仍提醒大家「沒人能保證絕不會再有一場瘟疫席捲世界。」

不幸的是,這句話透過2020年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成為現實。他並預言,如果發生這種瘟疫,將會「橫掃全球造成數百萬人身亡。」(同上書,第19頁),這正是我們現在面對的悲慘現實。

離奇的是,赫拉利進一步指出,如果發生如此大規模的瘟疫,「我們不會認為這是不可避免的天然災害。我們反而會認為:這是不可原諒的人為疏失,要求有人為此負起責任。」(同書,第19頁)

這令人想到目前要求針對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調查。新冠病毒是否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非本文討論的題目,也非本人能力所及。我想說的是,赫拉利六年前所指出:「我們反而會認為:這是不可原諒的人為疏失,要求有人為此負起責任。」真是神預言。

文/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