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建是位看上去瀟灑英俊年輕的小伙兒,乍看,你會以為他也就是35歲左右,可實際上他已是50歲的老小伙兒了。全家都一直在為他的婚事著急,

尤其是她姐姐子諾為這個弟弟介紹過的女朋友足足有一個排,但卻沒有一個女孩兒、女士能入弟弟的法眼。確切地說,是沒有一個被他們的母親大人所鍾意。

      子建是16年前從中國北大畢業後赴美,在斯坦福大學碩博連讀,畢業後一直在矽谷從事半導體業技術研發工作,靠才華與機遇,慢慢地晉升為某科技公司的ceo,其年薪百萬,長相也同樣出類拔萃。他往哪兒一站,都會顯得玉樹臨風、格外醒目耀眼,令人過目不忘。 30歲之前,他一直在為學業、事業打拼:27歲先後獲得斯坦福大學的碩士與博士學位,40多歲便成為ceo高管。他從30歲起就已經開始將選擇、尋覓、結交女友作為人生的頭等大事。可怎麼卻一直單著呢?

       應子諾之邀,我與準備介紹給子建的37歲的未婚女士章遠一同等待在黑莓公園。子建按時赴約。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子建的母親居然與子諾一起到達現場。同為介紹人的子諾前來是必須滴,但未請自到的子建之母的到來,便讓人憑空感到不可思議了。

       我和子諾在簡要介紹了男女雙方各自基本情況後,便準備撤離,以將交流的空間留給兩位未婚男女。可想不到的是子建74歲的母親卻根本沒打算迴避,難道她是想參與兒子和相親對象的交談?

       疑惑間,聽到子諾對其母說:“媽,咱們隨便轉轉,公園最近來了三隻羊駝很好看,您還沒見過呢。”可還沒未等母親回答,就听子建說:“姐,你們先去看羊駝,咱媽願意一起聊也是可以的。”這時,我才發現子建母親大人的臉瞬時間轉陰為晴。

       路上,子諾一再嘆息:“原本沒打算告訴母親弟弟相親的事,可臨出門前,母親問我們要去哪兒?弟弟便告訴她是去相親,母親便毫不猶豫地跟著我們一起來了。 ”我好奇地問:“以前您母親也是一直用這種方式來關心您弟弟的相親嗎?”“是啊!一直。”子諾皺著眉頭答复著。看到我一臉的困惑,她忍不住告訴我:“14年前,弟弟取得了美國公民身份後,就為父母和我辦了鏈接移民。不料父親卻不願赴美,原因是與母親的性格不合。父親與母親都曾是大學教師。母親脾氣暴躁,個性極強;父親則性情懦弱,不善言詞,故對母親一直是委曲求全,凡事都讓著她。但在移民問題上,父親的態度卻是十分強硬、堅決,他說受夠了,不想再與母親妥協下去。他還說,當然不會考慮離婚,就只是想一個人靜靜地呆在中國就好。任憑我和弟弟怎麼相勸都無用。父親一共才來過美國兩次,每次來美國,都會和母親爭吵。母親一直認為自己的婚姻是失敗的,故非常害怕弟弟會錯選婚戀對象,婚後像自己一樣不幸福,便一直主動地為弟弟進行交女友把關。每當弟弟相一次親,母親就’果斷’地干擾、否定一次;而弟弟呢,從小就非常懂事、聽話、孝順,從不違背母親的任何意願,故即使是自己喜歡的女友,也是在母親的騷擾、威嚇下而斷絕了與她們的關係。”

       我一直沉默著,心想,子建若一直這樣“孝順”下去,迷失自我,其母若一直這樣繼續放心大膽地“疼愛”與溫柔干涉下去,那子建還不得單身到永遠?

      果然,16分鐘後,在其母的熱情與直接參與下,子建與章遠的交談便不歡而散。

      於是,作為介紹人的我問章遠相親的感覺如何?章遠長嘆了一聲後回答道:“哎,對子建的印像還不錯,他人很聰明、坦率、認真、知性,看上去也比實際年齡要小很多。如果他願意,我會和他交往下去,可是他的母親,總是搶先提問些有一搭無一搭的問題,好像我的相親對象就是這位老太太;而這位’小’男生在他母親面前,就像是個巨嬰,俯首帖耳的,一切都聽命於她。子建很懂傳統道德,也很遵守孝道,可也不能孝順得如此盲目,並毫無主見呀!”

       從子諾的口中,我聽到其母對章遠的評價是:“長相漂亮,心地可不單純,城府太深,配不上咱們子建。”而子建對母親大人的話卻十分信服。他曾說過:“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告訴過我,女人心,海底針,千萬不要對任何女人輕信!要找對像也要找個單純的。若選錯對象,將來的生活會十分痛苦絕望!”

       作為公司高管,子建的事業不可謂不成功,可作為一位男性未婚者,他在婚戀方面的不成熟與不自立,的確已嚴重地影響到了他未來的婚戀幸福。

文/汪敏華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