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靠寄賣這強心針也救不了過氣的賣場,去年被人指貨架都空蕩如也的Fry’s Electronics,回應說只是改變經營模式,從進貨庫存改成合作廠商寄賣。賣多少算多少的模式雖然可以減輕賣場囤貨壓力,但廠商可能就不樂意了,

萬一一放就好幾年,豈不那寄賣商品的營收也跟著要浪費好幾年嗎?所以實驗性的轉型,垂死實體賣場的最後強心針,還是救不了這家擁有約36年歷史,曾是矽谷許多電腦怪咖革命戰友的電腦軟硬體、3C產品到家電玩具,甚至怪咖們躲在房間內猛敲鍵盤時的標準配備零食,通通有賣的Fry’s Electronics,終於今年2月24日宣布關閉所有賣場,不過倒沒說是倒閉。

公司的官方公告寫道:「公司之所以做出終止營業並永久關閉事業的這麼艱難決定,是零售業改變與瘟疫挑戰所產生的結果。」這樣的說法似乎可自圓其說,根據《富比世》於2019年底所做的美國最大私人控股公司排行,該公司的2018會計年度營收有23億元,排名第205,且當時的統計全國九州有34間賣場,還有線上,可謂Fry’s的顛峰時期,但大家都知道,COVID-19就是從2019年底開始傳出來的,雖然美國是隔年三月才開始蔓延,但整個2020年是眾所周知的慘,所以Fry’s說受到瘟疫影響讓生意受到挑戰,某種程度上不無道理,但問題是受到挑戰的不只有他們,只要是實體店面通通受防疫規定影響,可是就好像沒聽說沃爾瑪有在收店,Costco還更不斷展店,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它們屬於民生必需行業,而Fry’s並不屬於。

至於一直扯到零售業生態改變,實體賣場不再吃香,亞馬遜領軍的電商打得它們滿地找牙的老調,這不一定站得住腳,別說沃爾瑪一直屹立不搖,甚至老早就在各個方面反攻電商領域,尤其亞馬遜最拿手的物流配送這一塊,例如與亞馬遜兩小時免費到貨的Prime Now競爭,沃爾瑪推出了類似的Express Delivery,差別只在亞馬遜免運費,而沃爾瑪則要固定十元的運費。仗著全國近三千間賣場,覆蓋約七成美國人口的實體優勢,只要小孩尿到一半突然發現沒了尿布,或者做菜做到一半發現醬油用光了,多花個十元來解決燃眉之急,對許多消費者來說還是值得的,而這正是沃爾瑪的Express Delivery的市場,所以從去年四月推出試點,不到一年就變成全國賣場標準服務項目之一,雖然沒發現打敗了電商的Prime Now,但確定電商沒能消滅實體。

另外沃爾瑪還「超前布署」地與最夯的社交平台TikTok合作,於去年年終購物季首度做購物直播,結果成績大好,今年春天再辦第二季,所以Fry’s說受電商威脅而活不下去,某種程度上可認為是沒跟上沃爾瑪和目標等轉型很快的實體零售商腳步。

Fry’s總裁Randy Fry在給州就業發展部通知中寫道:「由於賣場要永久關閉,以及公司的整體業務要收掉,公司將終止位於聖荷西E. Brokaw Rd. 600號賣場的現任和留職停薪的員工。這次的員工解僱,預期會是永久性的…這些員工沒有參加任何工會,所以不存在任何突然冒出來的權利問題。」這家可能陪伴過賈伯斯、比爾‧蓋茲等電腦業巨亨成長起來的矽谷光華商場,竟然散場話講得這麼絕,實在令人唏噓,或許一切就商言商吧。

瘟疫期間,不支倒地的大小商家何止多少,Fry’s真有為了公司、為了並肩作戰多年的革命戰友奮鬥到最後一刻嗎?不確定,但舊金山位於Lower Haight,經營超過十年的人氣餐廳Maven,雖然也於三月底結束營業,但老闆Jay Bordeleau很不甘心,因為他為了員工生計奮戰到底,他說:「我很生氣,我為他們的工作盡了最大努力,但還不夠。」即使他不得不解雇的最後員工才五人,之前被迫放無薪假員工才十人,比起Fry’s是規模小多了,義氣可大多了。

其實倒了再開的老店也是有的,去年五月,在灣區經營了33年的咖啡連鎖店Specialty’s Café & Bakery,不支疫情摧殘而收掉全部五十多間店面,而且還宣布破產,但它居然沒有死。據Palo Alto Online報導,3月1日Specialty’s重新開張山景城的店面,在其官網上寫道:「Specialty’s的原始創辦人Craig和Dawn,想念他們的生意,所以他們回來了,並把他們的孩子(現在已經長大了)帶來了!」

「想念他們的生意」是句會讓人落淚的豪語,這場瘟疫已經毀了多少商家企業,包括舊金山華埠百年老店康年海鮮,幾乎可說抹掉了數代人的記憶,而Fry’s就曾經活在近四代人的記憶中,尤其是矽谷的電腦怪咖心中,意義絕對非凡,最終只能希望它也如Specialty’s般關了再開,當作人生中的一小段switch。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