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潔(Jie Wang,音譯)在屋崙擁有三個出租物業,全家人仰賴房客的租金過日子。

許多人在疫情中失業,暫緩驅逐令(Eviction moratoriums)保護沒有能力支付租金的房客免受逼遷。然而,像王潔這種小房東,他們還有房屋貸款、水電費和其他費用要付,如果沒有政府的援助,他們可能被迫變賣物業。

王潔說:「沒有人能不受新冠疫情影響。我和我所有房客的關係都很好,我試著幫助他們。」

王潔和其他住房維權人士和研究學者,最近在少數族裔媒體服務中心(Ethnic Media Services)舉辦的座談會上討論對所有房東一視同仁的危險。

「房東」一詞讓人聯想到大型房地產企業,他們有能力在疫情期間保住物業。小房東指的通常是個人房東,他們的房客因為疫情的關係無力支付房租,導致他們的收入銳減。

都市研究院(Urban Institute)指出,一到四單位的出租物業,75%以上的房東是王潔這類個人投資者,同時,這類物業的房東大多是少數族裔。

這些物業的租金比較便宜,因此吸引的大都是少數族裔房客。

住房與經濟權利維權組織(Housing and Economic Rights Advocates)是加州的非牟利法律事務所,提供中低收入居民免費法律服務。創辦人暨執行長布朗(Maeve Brown)表示,她有許多少數族裔客戶從來沒有受過物業管理訓練,開出的租金始終低於市場行情。

布朗說:「這個故事的另一個主要意義是,我們沒有認識到小房東提供的真正價值,他們其實是真正的可負擔住房提供者。如果地方政府和州政府能認清這個事實,就能對他們的政策選擇產生影響。」

個人房東通常都與他們的社區和房客關係較密切。

美國亞裔房地產協會(As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of America)創立主席黃錦渭(John Wong)在舊金山居住近67年,從事房地產業超過40年,他在會議上對個人房東和其房客之間的關係提出了親身經歷的看法。

黃錦渭說:「我談這類型的住房供應者,是因為我認為它說明了我們該如何因應疫情。」

他補充,個人房東往往和房客比較有個人交情。

他說:「這種關係通常非常、非常友好。」

像兩兆美元「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CARES Act)這類紓困法案,受益的主要是規模較大、經濟實力較強的房地產企業,個人房東大部分被排除在外。

布朗說:「加州的政策選擇不分大房東或小房東,它們直接把積欠租金的負擔放在小房東、可負擔住房提供者的肩上。」

將負擔放在個人房東肩上的危險是,它迫使個人房東不得不將物業賣給投資者和房地產企業集團,結果就是,加州會失去愈來愈多可負擔住房。

布朗說:「如果他們失去物業,這些物業可能會落入投資企業手中,投資企業會以市場能夠承擔的最高價再把這些物業租出去。」

都市研究院表示,少數族裔房東通常有房貸的負擔,收入也較低,因此被迫在疫情中賣房的壓力較大。

不過,現在有一項新的租金援助計劃,將可為個人房東和他們的房客帶來新希望,但有一個附帶條件。

這項旨在幫助最弱勢房客和房東的新加州租金紓困計劃已從3月15日開始實施。這項來自參議會91號法案(Senate Bill 91)的計劃將延長暫緩驅逐令到6月30日,紓困金將由聯邦提供的26億元資金中撥出。

Isabella Bloom報導/Ethnic Media Servic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