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到了,新年新願望,新年新決定(New year’s resolution)。我覺得,新年伊始,不僅個人應該有「新決定」,整個人類應該有一個「新決定」。這個「新決定」就是:調查新冠病毒(COVID-19)的起源,防止未來再發生如此可怕的瘟疫。

新冠病毒疫情目前仍舊如火如荼,在世界各地似乎勢不可擋、繼續傷害人類。不僅傷害生命,也傷害經濟等多個領域。但是,對新冠病毒的起源和起因、如何肆虐人類,以及各國抗疫的過程等等,我們還有很多問題,應該立刻展開科學調查,而不是等到疫情受到控制之後才來總結經驗和教訓。今後再爆發類似疾病時,人類可以從現在的經驗中學到教訓,知道如何應對,從而避免或減少傷害。

要做好這件事,最重要的一點,是從醫學角度出發,從科學角度出發,宗旨是拯救人的生命,不要在其中摻雜任何政治成份。

比如說,這次疫情爆發之初,包括中國大陸傳媒在內,多個國家的媒體曾將新冠病毒稱為「武漢病毒」,把新冠肺炎稱為「武漢肺炎」,但漸漸的中國大陸方面改變對病毒的稱呼,有中國大陸網民並指,稱「武漢病毒」或「武漢肺炎」是反華。中國政府的一位發言人趙立堅去年3月在記者會上說:新冠病毒是美國軍人前年10月到武漢參加世界軍隊運動大會時帶到中國,這又引起美方,包括川普總統在內的憤怒。

而中國政府早期處理疫情的方法,曾備受批評。有指中國政府在疫情爆發之初,忽視疫情,沒有及時積極採取措施,導致後來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大爆發。撰寫「武漢日記」的武漢作家方方,也指中國大陸的新冠疫情之中有「人禍」因素。如果中國政府一開始就嚴陣以待,武漢醫生李文亮也不會成為「吹哨者」。

在美國,對於川普總統應對疫情的行動也有諸多批評,說他淡化疫情、行動不力。揭發「水門案」的記者伍華德(Bob Woodward)在去年9月出版的著作「盛怒」(Rage)中說,早在疫情於美國大規模爆發之前,即去年2月,川普曾對他說:「它(新冠病毒)會透過空氣傳播。」「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病毒,甚至比難搞的流感更致命。」川普的這些話當時並沒有對公眾說過,反而在之後很長時間,極力強調「病毒很大程度巳受到控制」;去年2月25日,川普在印度說:新冠肺炎「會消失」,「接下來幾天美國的確診人數會降到零。」

問題是,無論稱之為「新冠病毒」,還是「武漢病毒」;無論中國政府或川普總統處理疫情的做法受到多少詬病批評,這些都不應該影響對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也不應該因此對調查或調查結果有先入為主之見。調查應該從科學和醫學角度出發,盡量不要受政治或其它因素的影響,政治也不應該影響此項調查。調查的目的應該是單純地全面瞭解新冠病毒,拯救人的生命。 

病毒「來無蹤、去無影」,對新冠病毒的調查刻不容緩。不及時調查,病毒「犯罪」的「證據」將會越來越難以搜尋。

作者/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