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92年就擔任聖馬刁縣衛生局長,也是加州所有縣市公衛主管中在位最長的Scott Morrow醫師,7月20日給其縣民一份公開信,

說為什麼COVID-19在他們那兒傳播得那麼厲害,他還沒有答案,但顯然有三個事實擺在他眼前:一是病毒的傳染力驚人,就像野火一樣在家庭中肆虐,在室內環境中傳播;二是自以為沒關係是導致傳染的另一個主因,所以去參加個生日派對、野餐一下、多家庭聚餐同樂等,以為的應該沒關係真的很有關係;三是別以為強迫商家關門就是在做防疫,帶口罩與保持安全社交距離才是上策。

他在信中寫道:「現在看到的大多數受感染者都是第一線工作者,就是那些讓我們其他人有飯吃、有電可用和幫我們收垃圾的人…然而如果他們不去工作,一家人又可能會流落街頭。」Morrow強調,他認為美國經濟存在著結構性問題,這些問題是「不合邏輯的,甚至是不道德的」,需要進行系統性改革。他覺得精力應該更多放在這裡,而不是一味地要求企業關門或做限制來防疫,好像基礎防疫工作通通丟給企業一樣,但他們還是要做基本運轉,社會運作才能維持下去。他寫道:「如果不能解決這些問題,將只會延長大家的集體痛苦時間。」

的確,防疫就靠企業關門,數據上或許會好看,但集體痛苦卻是廣泛又長久的。如何從這痛苦中求生存,成了許多輕而易舉被點名來關門的企業經營智慧。位於舊金山Western Addition區的日本町(雖然英文官方稱Japan Town,但日本人比較喜歡用日式稱法日本町Nihonmachi),規模與名氣或許比不上華埠,但其魅力與人氣卻不落其後,尤其舊金山日本町更是美國唯三日本文化商圈中最大最有歷史的,另外兩個分別是聖荷西的日本町與洛杉磯的小東京。

日本町核心的日本中心(Japan Center),整體由設計了原紐約世貿中心的知名日裔美籍建築師山崎實所規劃,是三棟商城所組合成的購物中心,中間有塊叫做平和廣場的開放空間,還有一座由日本建築師谷口吉郎所設計的平和塔,東邊則矗立歌舞伎飯店(Hotel Kabuki),呈現出極具現代感的日本建築風貌,尤其中心內部是由舊金山姊妹市大阪的建築事務所規劃,投入相當多的日本元素,彷彿將日本城市的一座購物中心搬來舊金山。

這裡除了想得出的日本美食大概都可找到外,還有紀伊國屋書店、大創百円店及許多日本特有創意商品的有趣店家,尤其那最具日本特色的餐館櫥窗料理模型,光在前面拍個照就像置身日本了,所以很吸引年輕世代和嚮往日本文化的人到此一遊,但這一切都因COVID-19戛然而止,除了餐廳屬民生必需行業而可繼續開外,其它多因非屬而必須歇業,餐廳也只能外帶外送,讓中心特色之一的商城室內用餐區也只能關閉。

中心因疫情開開關關,當然所有排定的年度活動也都被取消,七月又被勒令關閉後,北加州日本文化與社區中心(JCCCNC)舉辦了Picnic at the Plaza活動,希望能挽救這裡的店家。從七月中到九月下旬,每個週末將日本町平和廣場改造成一種日本美食祭,設立安全社交距離的戶外用餐區,鼓勵消費者自帶飲料,當然就包括啤酒和日本酒,到這中心所喜愛的餐廳買外帶,然後到寶塔下享受日本夏季常見的戶外納涼風情,不過要想坐在這廣場的用餐區,可必須出示日本町的餐廳或市場所開之收據。

雖有點限制,但促銷活動還真起了幫助商家的作用。頗受歡迎的小吃攤Mochill Donuts和Takoyaki Yamachan的負責人Taisuke Yamamoto說:「每個週末,從我們這裡購買食物的人都可以在那裡閒逛,所以我認為這對我們有一定幫助。我們看到人們聚集,我相信這是一個好兆頭。」儘管如此,他們家的甜點生意還是比以往少了五成左右,而這家甜甜圈店可是日本中心最受歡迎的美食名店之一,過去要大排長龍才買得到的。

此外在8月21日之前,日本中心還舉辦過Restaurants at the Plaza活動,為中心內餐廳提供帳篷,雖然他們無法到戶外做飯,但帳篷可展示餐廳的彩色插圖菜單,希望能吸引路人的眼球,還有日本獨有的料理模型,把它從室內櫥窗放到戶外去,利用逼真的模型來勾起路人的食慾。雖然規定週間是不能擺設戶外用餐區,但卻沒有禁止人們去公園野餐,所以從戶外勾引起路人的味蕾,然後再由室內餐廳供餐,讓客人自己去廣場上吃便當,既符合規定也能幫助店家。這些正是JCCCNC盡心盡力幫助自己人的智慧,也呼應了Morrow局長的說法,政府好像把防疫工作與生計維持通通丟給了民間,所以不努力行嗎?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