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est-top-banner-background

沒道理的亂象鋪天蓋地淹沒整個美國,從一個前科毒販搶匪因警察不當執法,竟被歌頌成反歧視英雄,到社群媒體平台若沒站對邊,就可能招致全民撻伐和廣告主杯葛,大家是否理盲濫情了?看看法國釋憲最高機關於6月18日(當地時間)做出的一項醍醐灌頂判決吧!

法國憲法委員會裁定法國下議院於五月中通過的一條法律,即網路平台必須在廿四小時內,刪除所發現或被檢舉的非法內容,否則將處以從數萬歐元起跳,最高可至公司全球營收4%的罰鍰,違憲不准生效。下議院通過的法律所指非法內容,乃是在離線的現實世界裡,已可被視為一種侵犯或犯罪的任何內容,例如死亡威脅、歧視、否認大屠殺等等,可以更廣泛的說法仇恨言論來代表。

 

委員會認為,這樣的技術性清單表列只會讓非法內容更難確定,而且只給廿四小時這麼短的時間,網路平台又無法向法院請求判決一篇推文、貼文、照片或博客文章算不算違法,因此在衡量巨額罰鍰和一位用戶的表達自由之際,當然會以公司利益為重而選擇全面封殺。委員會裁決書寫道:「鑑於很難判定被標記的內容是否屬有證據的違法,以及首度觸犯而產生的懲罰…因此,這有爭議的法規只會鼓勵線上平台供應商乾脆刪除被標記的內容,無論其是否為有證據的違法。」

 

事實上,下議院通過的法律只是把現實世界已是犯法的事,讓人別想在網路世界逃之夭夭,這樣的思路有可厚非嗎?應該沒有,但是現實世界的犯法與否是由司法機關判斷,而網路世界卻要丟給營利考量的商業公司,這就可厚非了,因為企業再怎麼信誓旦旦說要捍衛言論自由,一旦因此要損及利益,就寧可錯殺一萬,不可放過萬一。

 

社群平台被要求「警察」用戶張貼的內容由來已久,只要有個「驚世駭俗」的用戶在上面搞個鬼,社會要求他們做好警察工作的呼聲就抬高。以臉書為例,2017年不知是什麼瘟神作祟,一堆人相繼在臉書上直播自殺或殺人的視頻,讓觀眾都傻眼到居然有人靠此來搏眼球,包括舉世震驚的泰國殺嬰案和克里夫蘭復活節濫殺案,因此輿論指責臉書要好好「警察」他們的新產品:臉書直播。臉書也因此再增加三千人到其原有的四千五百名審查員團隊中,但這些萬人不到的「警察」可是要負責除了中國大陸外,幾乎全世界各種語言與文化的審查工作,要應對約廿五億臉書人民,可能嗎?一昧指責是要逼臉書乾脆收掉這產品嗎?喬治亞州的Emory大學精神病學系教授Nadine Kaslow醫學博士說:「這給我們的生活提出一個更大疑問,當人濫用某樣東西,我們是否就要為那些人來拆掉它算了?實際上,我不認為他們必須來關閉它,對我來說,那真的很極端。」

 

接下來就是2016總統大選後續發作的假新聞、外國勢力操弄等批評,又在罵臉書等社群媒體為何沒做好言論審查和事實查核等「警察」工作,一路燒到今年五月另一大平台推特終於開鍘川普總統貼文,而臉書相形之下的無作為便又挨罵了。祖克柏親上火線在CNBC上說,社群媒體平台不應該「警察」政治言論,人們應該可以看看政客們在說些什麼。他又在福斯新聞的The Daily Briefing上說,私人公司不應該成為「真理的仲裁者」,社群媒體平台尤其「不應該坐在做這件事的位子上。」

 

法國憲法委員會在裁決後的一份聲明中寫道:「表達和交流的自由更彌足珍貴,因為行使這樣的權利才是民主的條件,也是尊重其它權利和自由的保證之一。」祖克柏去年十月中旬在喬治城大學演講時指出,有中國大陸式網路審查的社群平台是大家想要的嗎?他說:「現在,我們擁有更大的言論自由,可以捍衛我們所信仰的價值觀,並在全世界爭取自由表達。」全世界,好像只爭到法國憲法委員會站在臉書這一邊。

 

社群媒體平台到底應該是一面藍儂牆,還是一道言論長城,老實說,輿論和政治人物始終在視需要來定義,當與專制國家比民主時,就說我們的臉書推特可沒有在做關鍵字審查;當某些人說話不中聽時,就又要求平台們該做好把關的角色。其實若以這個角度看,把平台當民粹武器來操弄,可能比專制政府還糟糕,後者至少很誠實地擺明政府就是會審查,而前者卻打著言論自由的旗幟在搞自己想要的風向。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