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樣的溫柔神農索堡(Chateau de Chenonceau),橫跨在盧瓦爾河支流謝爾河(Cher)上的神農索堡,被稱作女人的城堡。以文藝復興式為基調的建築配上多座哥德式的尖塔,五座拱形廊橋將城堡連接到對岸,城堡的倒影晃動在粼粼水光中,神農索堡無疑是盧瓦爾城堡群中最溫柔旖旎的一座。它亦是盧瓦爾河城堡群中,唯一一座跨越在水上的城堡。

城堡原屬於馬爾克(Marques) 家族,後來他們家道中落,因債務纏身,幾經轉折,城堡最後落入國王之手。王室取得城堡後大肆改建,僅保留前院的哥德式塔樓,塔樓前一口古井之上還遺留有裝飾著老鷹和獅子的古老馬爾克家族標誌。

1547年國王亨利二世,將城堡當做禮物送給了他的寵妾黛安娜 (Diane) 。黛安娜精心經營城堡,是她造起廊橋接到對岸,並在城堡四周修建花園。城堡前有一圓型陽台,站在上面居高臨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黛安娜花園的全貌,花園有如座水上高台。按一個米字分成八個三角形的草坪,中間一個圓點亦鋪滿草坪,草坪的中央有座噴水池。每座草坪上皆用薰衣草排成螺旋圖案並以一棵開枝散葉的樹連接,五月天薰衣草含苞未放,如果到薰衣草盛開季節,那一片紫韻可想而知是多麼的美。每座草坪的周緣皆以花叢罐木裝飾,這個季節薔薇、虞美人、美女櫻,還有許許多多叫不出名字的奇花異草,正開得繽紛燦爛。花園的設計遠看是幅以綠色色調為主的圖案畫,有與眾不同的藝術感,可見黛安娜當年花了多少心血在這座花園上。

黛安娜得到城堡後只住了十二年,亨利二世便去世了。王后凱瑟琳(Catherine) 將黛安娜趕出城堡,迫使她遷往舍維尼,她在那裡度過餘生。那時的舍維尼規模很小,侯爵家族因債務關係抵押給了黛安娜。

進入城堡一樓的右手邊是衛兵室,並通到外面一座塔樓裡的小教堂,教堂非常精美,四壁皆嵌有美麗的彩繪花窗。衛兵室的後面是黛安娜的房間,房間外亦連接有兩棟塔樓,一間是綠色辦公室,一間是書房。當年亨利二世來這裡看黛安娜,便在這裡辦公看書。臥房至今依然保留完好,黛安娜的臥床傢俱猶在,但壁爐上方掛的是凱瑟琳的照片,代表著她最終的勝利。

凱瑟琳入主城堡後將廊橋增建成雙層長廊,亦即是今日所見的規模。她並將二樓裝潢成藝廊,陳列王室收藏的藝術品。她為了要跟黛安娜別苗頭,在城堡的後側又開闢了一座花園,同樣在中間造了座噴水池,同樣廣植花草,造型雖有點相似,但因規模較小,遠不如黛安娜花園藝術。

黛安娜是亨利二世的家庭教師。她早年喪夫,三十三歲時開始教導十四歲的亨利。後來居然成了國王的情婦,亨利三十七歲過世,至死都只專寵她一人。這樣的愛情故事,堪稱傳奇,人世間的愛情多因緣份,因緣而鍾情,年齡就不是問題。是以,王后早把她視為眼中釘,國王一死便立刻清理門戶。

之後,亨利三世的遺孀露易絲,亦隱居在此。露易絲王后,自得知國王的死訊後,為紀念亡夫,終年皆著白衣。她選擇三樓最幽暗的房間當臥室,拉上窗簾,關起門來深居簡出。平日除了讀書祈禱,就僅做做慈善事業,以此生活方式度過餘生。想必露易絲與亨利三世伉儷情深,國王過世後,王后至死都沒走出喪夫之痛。這又是樁不朽的愛情故事。

那個時代的歐洲多是政治聯姻,歷代法國國王皆娶來別國的公主。與公主感情篤好的例子少,寵愛情婦的例子偏多。到了亨利四世,他又將最寵愛的姬妾安頓到這裡,以免在巴黎跟正宮王后爭風吃醋。

五百年來居住在城堡中的多為女子。從情婦,王后,公主,豪門貴婦到女資本家。所以城堡在裝潢上,越發展現出女性的溫柔。二樓的五位王后臥室,玫瑰紅的天花板,紫紅色的床單簾幛,處處透著溫馨浪漫。這裡曾居住過凱瑟琳的兩位公主及三位兒媳。當然兩位公主後來都嫁到外國去當王后了。

城堡中除了藝廊,另有兩間沙龍,還有一間版畫間,藝品收藏十分豐富。每間房中的古董傢俱皆十分精美,壁毯織工精細,牆上更掛著名貴油畫,看得人目不暇給,眼花撩亂。

神農索堡四週的環境,美如夢幻。早上的陽光照在城堡上,倒影拉長了拱形橋墩,恍如五座長形拱門。謝爾河蜿蜒流過,河的一旁是美麗的花園,另一旁是深邃的森林。河上有人划獨木舟,駕小船,穿梭於拱橋間。不由令人想起周邦彥的詞句:「小楫輕舟,夢入芙蓉浦。」

出了城堡,走過花園,自兩座獅身人面像中穿過,再度走回城堡前的林蔭大道。別了,美麗的神農索堡。「江河萬里歸蒼海」,五百年間的恩怨情仇,早該隨著謝爾河水,流逝在遙不可及的遠方了。

 

圖文/周典樂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