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里昂大區就進入法國有名的紅酒產區柏根地(英譯Burgundy) ,隆河的支流索恩河(Saone)貫穿柏根地大區,這一帶的氣候土壤適合種植葡萄,碧綠的葡萄園像綠色絨毯舖成了山谷。由於柏根地的紅酒有名,酒紅色因此也稱做柏根地紅,與我們俗稱的棗紅色極為相近。在美國,加州是最重要的葡萄酒產區,矽谷附近的聖塔克魯茲山也多酒莊,我們常到近郊的酒莊品酒,常遇到莊主得意地告知他曾在柏根地學釀酒,深得真傳,所以他酒莊生產的酒絕對不輸法國。

柏根地曾經是獨立的王國,自西元918年建國直到1482年被法蘭西王國併吞。王國原來的領土從現今的柏根地一直到荷蘭還包括比利時與盧森堡。到了1032年王國分裂為上下兩國,上柏根地後來併入神聖羅馬帝國,下柏根地被法國控制成了附屬於法國的柏根地公國,最後還是逃不了被法國併吞的命運。在被法國併吞之前,柏根地公國曾經富甲一方,首都第戎(Dijon)曾是歐州的藝術中心。可惜人稱大膽查理的末代公爵於1477年不幸戰死後,因為沒有子嗣,領土被法奧兩國瓜分,被法國佔領的部分就是現今的柏根地大區,首府仍然是第戎。第戎的芥末醬非常有名,美國超市裡賣的芥末醬多半產自第戎,吾家冰箱中常年都有一瓶。末代公爵雖然無子,但女兒瑪麗嫁到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所以領地跟著陪嫁過去。她即是後來赫赫有名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的祖母。

離第戎三十四公里以南的小城博納 (Beaune) 號稱紅酒之都。第戎與博納的情況頗似北加州的舊金山與納帕谷。要遊覽大城看公爵王宮或美術館去第戎,若要品酒則去博納。除了品酒博納還有道名聞遐邇的名菜紅酒牛肉,當然要品嘗紅酒牛肉也要去博納。一個城市之所以吸引人除了美食,還需要有與眾不同的景點。博納的主宮醫院亦是遊人趨之若鶩的景點。

主宮醫院又稱博納濟貧院,一座醫院怎會這般有名呢?博納只有兩萬多的居民,城裡的遊客可能比當地居民還多。主宮醫院前大排長龍,我們是團體票,事先亦有預約,節省了許多排隊時間。走進醫院,真使人大為驚豔。這裡不像醫院而像王公貴族的城堡。哥德式的尖塔,文藝復興式的建築。馬賽克拼圖的彩繪屋頂,比足球場還大的中庭中有一口古井。院中亦有座小教堂,彩繪花窗,裝飾古雅,環境莊嚴肅穆,供病患禱告之用。這麼好的環境,誰不願進來住幾天。現在才懂為什麼法國作家兼建築師維奧萊-拉-迪克(Viollet-le-Duc ) 說:「博納是世界上唯一一座,讓人想生病的城市。」因為不生病是無法住進主宮醫院的。

主宮醫院建於1443年,由柏根地公國的宰相尼古拉‧羅蘭出資建造,宗旨是救助貧病之人。那時英法百年戰爭已打了一百零六年,在戰爭中受傷及受戰爭波及的貧病人士與日俱增,因此他興起了蓋座醫院專門收留無錢看病之人的念頭。羅蘭夫婦成立建築委員會,家族成員多給予協助,又得到當時教宗尤金四世的支持。他們夫婦亦親自參與設計,竟然蓋出一座集中世紀建築藝術風格之大成的美麗醫院。

據說百年戰爭,英法兩國都打得國困民窮,民不聊生。在法國東邊的柏根地公國,反而能趁機壯大,拼經濟搞發展。那時的柏根地比英法兩國要富裕繁榮。也可能因為這個緣故,宰相羅蘭才有能力蓋醫院。如今這裡已不做醫院之用而改為博物館,陳列當年的病床,傢俱、用品等。

美麗的濟貧院,呈現出柏根地當年的輝煌。目前,柏根地每年舉辦一次葡萄酒拍賣會,收入所得都用來維護濟貧院。城裡的觀光客主要亦是以參觀濟貧院而來,順便品品酒,用用餐。

濟貧院對面有家葡萄酒市場,除了銷售柏根地出產的各種葡萄酒,也提供客人品酒。品酒室在地下室,環境好像古老的城堡,光線十分昏暗。地下室分隔成許多小房間,一間房間品一種酒,五種酒得按路線走一圈才能品完。由於建築古老,走在地下室好像走入了中世紀,再加上侍酒師故弄玄虛,好像非要讓你走入時光隧道似的。其實這裡的酒不論白酒或紅酒,都比較淡,沒有加州酒濃郁。品來品去,總覺得沒有加州酒好喝。

柏根地基本上只用一種葡萄釀一種酒,不像加州一款酒可以混用好幾種葡萄,所以他們出產的酒味道比較單一。柏根地以紅酒黑皮諾(Pinot Noir) 與白酒霞多麗(Chardonnay) 兩種酒最為有名。這裡的葡萄酒又分四級,特級、一級、村莊級及一般地區級。我們後來在餐館中點的葡萄酒相當好喝,估計在葡萄酒市場地下室品的酒級別較低。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地下城堡品酒費用並不貴,又耍足噱頭,還能有什麼要求呢?思想起來,不由莞爾!

 

圖文/典樂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