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物價齊漲,大約除了社會金字塔頂端的人以外,中層、底層的人大家都受影響。我屬於中層的中產階級,周圍最常聽到的話就是,我們還可以忍受,可是那些低收入人群怎麼辦?

這樣我們一方面慶幸自己還過得不錯,也同時表現對社會弱勢的同情。雖然中產階級經常這樣:對低收入人群的處境表達關懷,但並不真的感同身受,譬如房租高漲這件事,中產階級很多人做房東,他們一邊說:「房租真漲得不像話,」另一方面房租照樣漲,只是漲多漲少的問題。並不能體會真正租房者的痛苦,兩者不在同一個世界。不過食物價格這件事,我就不只是說說而已了,我也感到日子難過,尤其在生魚片這件事上。

我對食物堪稱節儉,並不貪圖美食,唯一比較縱情享受的就是生魚片,以前常去夏威夷式的自助餐Poke買生魚片飯,三選樣加稅金近$20 ,現在為了省錢,仔細看它的成分,生菜、米飯、蔥薑都不算事,調味粉及醬料我本來也都不要,那還圖個什麼呢?自己買生魚片配白飯不就好了嗎?所以我就開始注意超市生魚片生盤。

這一注意,才知道生魚片賣法之多,沒有兩家一樣,再加上產地不同,很難比較,不知這種不一致,是否也是各商家事先軍事操演的結果,你這麼賣,我就偏不這麼賣。

生魚片的魚種,有鮪魚、鮭魚、黃尾魚等,每一種我都可以接受,所以我不會挑魚種,但是我希望能一次嚐到多種不同的魚,畢竟口感有所區別,價值感高一些,所以第一個看的就是混合魚種的生盤,大華有$19.99 (還有更高價位者) 及$16.99,價越高魚種類越多,再低價位就只有單一魚種,為$14.99。有一回看到夾在此兩價位之間的$16.19的單一魚種,覺得有點奇怪,似乎想多賺客人錢又有點不好意思,過幾天再來找這包裝,就找不到了。在價格標記上,混合魚種沒有單位價錢,單一魚種才有。大華的鮪魚 $ 32.99 (Tuna Saku, 菲律賓,野獲),鮭魚 $26.99 (Atlantic salmon,挪威,養殖),大華的生魚片都切得很漂亮,不像日本店Marukai,一塊一塊賣,不切片。

要講正宗當然日本店佔優勢,首先Marukai的魚部門比別的店家都冷,那我就把電費加在它的成本裡了。這家店很有派頭,魚師傅不動細刀的 (也許不在我視野範圍內),都是整塊賣,如鯛魚red snapper, $45.99 (日本,野獲),鰤yellowtail $32.99, 藍鰭鮪魚$79,99 (bluefin tuna, 養殖),butsugiri $15.99,好在每一種魚也有半磅的親民小包裝,我在這裡沒有看到混合魚種的花盤。

永和的生魚片比較便宜,鮭魚 $19.99 (加拿大,養殖),鮪魚$20.99 (印尼,野獲)。
H mart 混合魚種大花盤$49.99, ,鮪魚 $26,99,藍鰭鮪魚魚肚$39.99。
(以上價位不包括產地因素及當天供貨情況,以我眼見為主,價錢以磅為單位)

我吃生魚片最過癮的經驗,是台北的三味食堂,它位在西門町附近,遠近馳名,外國客非常多,必須挑時間去才有希望吃到。它的特色是不僅好吃,而且份量多,想想看,生魚片不是「片」,而是「排」。嬌貴的法國菜是大盤小菜,三味則是接地氣的「小盤大菜」,這點就足以感天動地。該店並不講究氣氛或擺設,反而是粗桌、粗筷,粗碗盤,味增湯由客人到大鍋裡自己舀,甚至你覺得把腳放在椅子上也不算太過份。吃生魚片大家總是小小心心,生怕美好的感覺稍縱即逝,在三味卻可「大快朵頤」。

台灣著名作家詹宏志經常為美食走天涯,在書中他談到特意搭飛機去吃某日本生魚片名廚的特餐,該位名廚連廚房到餐桌的距離都要計較,以免多走幾步有損美味。我的人生無法如此,也不必如此,只要周圍店家多提供混合魚種的$16.99生盤,我就很滿足了。

文/ Hijewel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