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如果說瘟疫害得全國民不聊生,這話可能只說對百分之九十九,因為剩下的掌握全國財富一半以上的百分之一富豪們,瘟疫反而讓他們的身價暴漲,這是一份最新研究報告指出的。

聯合全國420個組織,追求一種更適合所有美國人的公平稅制,推動稅制改革來獲得更多收入,以滿足全民財富增長需求,簡單說就是要大公司和富人們繳納公平稅金的政治團體Americans for Tax Fairness,以及自1960年代以來,便是華府五大智庫之一,成員在反越戰和民權,以及後來的女權和環境議題上扮演關鍵角色的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IPS),五月下旬發表一篇聯合研究報告,標題為《雙危機故事:當工人受瘟疫之苦時富豪大賺》(TALE OF TWO CRISES: BILLIONAIRES GAIN AS WORKERS FEEL PANDEMIC PAIN),顧名思義,美國貧富懸殊被瘟疫拉得更懸殊了。

這份報告以《富比世》數據為基礎,抓美國大部分地區開始實施居家禁足令的3月18日,到5月19日之間的六百多位億萬富翁的財富變化,發現他們總共增加4,340億元,漲幅15%,總資產從2.948兆增至3.382兆元。這筆增加的財富相當於一個半《薪資保障貸款項目》,共可讓美國至少七成以上的小企業獲得紓困。其中前三名都是大家熟到不行的科技業大富翁,而前五名中有兩人是矽谷現任執行長,當然啦,比起西雅圖矽谷算矮了一截,因為第一的貝佐斯與第二的蓋茲,都是從那致富起來然後一路富下去。

 

蓋茲於這兩個月期間躋身進千億富翁俱樂部,不過現在會員也只有他與貝佐斯兩人。或許是因為已退休,蓋茲的財富全靠股票與投資,所以漲幅才8.2%,約全國六百多位富翁總財富的漲幅一半,另外也有可能因為他在疫情期間,捐出許多身家來贊助疫苗和藥物研發,加減之後讓增幅不大。而貝佐斯的增幅高達30.6%,當然能聯想到的原因就是訂單接到手軟,甚至要拜託會員少買點的亞馬遜,不可否認該公司對全民防疫做出了重大貢獻,但也受到了血汗倉儲無情批評,相信他對財富增加應有啞巴吃黃蓮之感。

 

第三名的祖克伯財富增幅達46.2%,這就令人不解了,固然大家因禁令而被迫多使用了臉書,但真正大紅大紫的可是視訊會議軟體Zoom,臉書推出要與之匹敵的Rooms可是疫情後半段的事,有沒有能力匹敵和未來有沒有市場都還是未知數。不過,他與太太Priscilla Chan還是跟蓋茲一樣有愛心的,疫情期間捐了八十萬給八家灣區他們最喜愛的餐廳,以免他們撐不過去倒了。

 

科技業增幅第一名的是特斯拉老闆馬斯克,他的個人財富從246億元增加到364億元,增幅48%。這數字可能還未算進因為他領導特斯拉,讓股票市值達標千億俱樂部,股東們犒賞他的報酬七億元,這個獎勵包裹經過配息配股等複雜增富公式後,估計價值廿多億。

 

對於這些百億千億富翁來說,再增個幾十億也不會讓他們的生活更好,當然絕不會更壞,因為他們現有財富已夠讓他們過任何他們想過的生活,買任何想買的東西,而且三輩子還綽綽有餘,但對七八成,甚至九成的市井小民呢?這份探討貧富不均的針對性報告指出,在這同一時期內,已有超過三千八百萬美國人丟掉了工作,還有超過一千六百萬人可能失去雇主提供的醫療保險。歷史悠久的赫茲租車破產了,JCPenney和美國航空也搖搖欲墜,還有石油業、餐旅業等,這些大公司的員工數動輒上萬,加上那些早已倒得滿街都是的中小企業,五千萬失業人口會遠嗎?

 

人口普查局從四月底開始,每週對美國家庭做緊急的COVID-19影響調查,以衡量瘟疫對就業、住房、財務、教育和健康等方面的影響。5月7至12日的那一週調研發現,有三分之一的美國人出現臨床上的焦慮或憂鬱症狀。這個聯邦官方的數據證明了,經過三個月的恐懼、孤立、失業率飆升和持續的不確定性,美國人有集體性心理健康問題。

 

這集體性有沒有包含這六百多位富翁呢?應該沒有,因為心理創傷最嚴重的是年輕人、女性和窮人。IPS所長Chuck Collins說:「瘟疫全球大流行期間,億萬富翁的財富反而激增,顯現出不平等犧牲的怪誕特質。儘管千百萬人冒著生命和生活風險來當第一線抗疫人員,這些億萬富翁卻受益於經濟和稅收改變,反而把他們的財富推向顛峰。」財富還沒換成現金之前都只是賬面數字,救援沒到手之前都只是說說而已,希望這些被點名的富翁們,用援手證明他們是為富亦仁,反駁這份有立場的調研報告。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