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2012年12月,加州參議員Edward Hernandez提出參議院第5號憲法修正案,簡稱SCA 5,意欲廢除1996年11月由加州選民公投通過並納入加州憲法的Proposition 209。209號提案禁止州政府機構在考慮公共就業、公共合同和公共教育等領域中有偏向於任何種族、性別、膚色或族裔的優惠政策。SCA 5於2014年1月在加州參議院通過。然而,在受到包括亞裔美國人在內的多個公民團體的強烈抵制後,加州眾議院拒絕考慮這個修正案。後來,參議員Hernandez主動撤回了他的議案,SCA 5才中途夭折。

今年年初,San Diego選區民主黨眾議員Shirley Weber接過SCA 5,將它改頭換面變成加州眾議院第5號憲法修正案,簡稱ACA 5。華人群體得知這個消息,立即進行聯名請願,聯署的選民人數近10萬。可是,加州眾議院在6月初以60票贊成、14票反對和5票棄權通過了ACA 5,加州參議院又於6月24日以30票贊成對10票反對,批准該修正案可以納入11月份的公民投票。

加州眾議員 David Chiu

加州眾議員 Phil Ting

加州眾議員 Evan Lo

在眾議院投票時,華人議員邱信福David Chiu(民主黨)、丁右立 Phil Ting(民主黨)及羅達倫Evan Low(民主黨)等3人贊成;朱感生Kansen Chu(民主黨)和周本立Ed Chau(民主黨)等2人棄權;陳立德Phillip Chen(共和黨)和張玲玲Ling Ling Chang(共和黨)等2人反對。在參議院投票時,潘君達Richard Pan(民主黨)也投了贊成票。當下,正值網民所稱的“美國文化大革命”時期,亂象環生。面對打砸搶暴徒,我們的民意代表哪個雙膝跪,哪個單膝跪,哪個挺直了腰桿,一目了然。

最近,華裔眾議員羅達倫在加州眾議院發表演說的視頻在微信群瘋傳。在這篇所謂的“動情”演說中,羅達倫說,這份影響亞裔的ACA 5法案,發起人跟所有的黨派團體都打過招呼,唯獨沒有跟亞太裔的黨派團體提過。為什麼不給予我們應有的尊重?為什麼沒有找我們對話?他說,他參加投票是懷着一種十分複雜的情感,悲傷、義憤、沮喪和矛盾。他承認,他收到的选民反饋信息中有3700多條反對這個提案,而支持這項提案的信息只有99條。可是,沒有機會同反對者們對話,和他們對話很困難。

他又說,這是關於權力、公平、種族的議題,這是一場族裔之間的困難對話。ACA 5法案的發起人沒有找我們,但我們不能被分離,我們必須和他們進行對話。即使華人群體是反對的,但各族裔是一個整體,我們之間的溝通是互動的,無條件和雙向的。所以,即使遭到如此歧視性的“忽視”,他仍然要投贊成票。他要為所有人爭取正義。羅達倫甚至表示,如果想讓你的孩子完成高等教育,可以先讀Community College,有79%的Community College畢業生轉入加州大學。Community College轉校生享有優先權,這是最好的方式。他最後表示,今天在這裡討論這些觀點是必要的,因為很難有“種族中立”政策。他的投票完全基於良知、承諾、責任,讓自由和正義屬於所有人。他即使不連任也要贊成這個法案。

在羅達倫“動情”的演說中,他要向大家傳達的信息是:第一,ACA 5法案發起人跟所有黨派團體都打過招呼,就是忽略了亞裔(這不奇怪,因為這就是衝著亞裔學生來的)。他對發起人看不起亞裔議員感到悲傷、義憤、沮喪和矛盾,不過沒關係,他還是要和他們溝通。第二,雖然華人群體97%以上反對,可是他沒有機會同反對者們對話,和他們對話很困難。第三,他不惜犧牲連任機會也要投贊成票,因為他要為所有人爭取正義。

對於這樣混亂的邏輯,老朽不禁懷疑羅達倫是不是精神上有點問題。我特意查了一下羅達倫的簡歷:羅達倫出生於1983年,是第五代華裔移民, 2010年到2014年擔任灣區Campbell市長,當時是美國最年輕的華裔市長。目前,他是加州第28選區議員,其範圍主要包括大片的農業地區,大約在Gilroy以南幾十至上百英里。他也是一名公開身份的同性戀者。

聯邦政府教育部前助理副部長張曼君說,面對ACA 5這樣一個對亞裔傷害很大的法案,支持和棄權都是很糟糕的。這些華裔民選官員,他們的選舉經費和選票大部分來自華人群體,在關鍵時刻為什麼不能捍衛華人利益呢?因為他們不敢違背民主黨立場,又想維護既得利益,但是却大大地傷害了華人的利益。下一次選舉,華人還要給他們提供金錢和選票嗎?

羅達倫的演講引爆了微信圈,很多朋友痛斥他是最厚顏無恥的政客。這些民主黨議員貌似華人的民意代表,實際上根本不替華人說話,根本就不捍衛華人的利益,甚至他們中有些人打心底里就看不起華人。他們的存在就是華人的恥辱。所有有投票權的華人應該牢牢的記住,讓這樣的人繼續當議員,華人的利益和前途是永遠不會有保障的。

有識之士指出,以為選一個華人做議員就可以為華人發聲這樣的想法太天真。加州是民主黨的天下,大多數參選的華人都依附於民主黨才爭得一席之地。可是,縱觀民主黨這10多年來的所作所為,越來越偏向左傾,越來越走極端。他們打富濟貧,打着正義、公平的旗幟合法掠奪靠智力和勤奮立足於世的精英。這就和華人群體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馳,越離越遠。這些議員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絕對不會為了華人群體的利益而投反對票,和民主黨割裂。所以,請各位公民在大選投票的時候千萬要認清這一點,再不要選民主黨。民主黨已經變成名副其實的解放黨Liberal Party了。

 

文/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