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這個話題可能短期內只會成為民航業的「往日情懷」,就在2019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全球之前的2月9日,一位推特帳號Wendi的女士在這社群平台上貼了一段影片,看見她飛機座位後方的一名男子用拳頭敲她的椅背,她寫道:「這裡有個超級混蛋!因為我把座位打斜,他就很生氣地連敲我椅背九下,很用力!然後在我開始對他錄影時,他才停止了行為。」

經濟艙向來是個人性戰場,尤其在大家還飛來飛去的「太平歲月」裡,每一吋空間都會讓航空公司與乘客,以及乘客與乘客之間錙銖必較。以往的經濟艙座位前後距離通常在33-34吋間,現在大多縮到32吋,有的甚至縮到30-32吋,雖然這比較屬於短程航線又拚廉價的航空公司作法,但乘客舒適度被航空公司越來越壓縮卻是鐵一般的定律,至於會不會縮進30吋以內,《舊金山紀事報》資深旅遊記者Chris McGinnis說那將是一種折磨,而且可能是違法的。

 

因此在航空公司縮空間拚載客量之際,乘客之間也被迫進行打斜求舒適及捍衛領空的戰爭,McGinnis認為航空公司不該有清官難斷家務事心態,任由這種吋土割喉戰三不五時上演,較可行的方案就是把短線航班的椅背固定,不再讓前座乘客只為了躺個幾十分鐘而侵略到後座空間。不過問題就難在中長程航線,而且更難在有人會全程都打斜,造成後座乘客全程得要受航空公司與前座者的雙重空間擠壓。

 

這種空間戰自然會衍生出一種骨牌效應,當然這也不是現在才有的,自有經濟艙以來就可能已出現了,就是前座打斜壓縮後座空間,後座被迫也打斜來轉移壓縮到下一個後座,如此前後轉移的結果,就是一整列的壓力通通落到最後一排的乘客身上,如果最後一排也可打斜,或許沒事,但有的背後就是牆,無空間可再轉移,如同這段已經有近一百五十萬次觀看,六千多人討論的推特影片,當然它也上了新聞媒體。片中用力敲前座椅背的男子,便坐在無法再打斜的最後一排,難怪他那麼生氣,而且他可能是對前面一整列都打斜的乘客生氣。

 

椅背該不該打斜,正反支持者都有道理,也早已不是對錯是非的問題,而是一種「禮儀」(manner)問題。最近才將旗下62架空中巴士A 320機型,經濟艙座椅傾斜度從4吋改成2吋,頭等艙從5.4吋減為3.5吋,似乎在做傾斜戰爭調停者的達美航空,首席執行長Ed Bastian上CNBC談這個熱門話題,他就認為良好的禮儀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他說:「我認為乘客有權躺下,我們也一直在測試減少打斜…但我認為正確的做法是,如果你要斜躺到某人身上,最好先問一下可不可以。」但他補充說:「不過,我自己也從來沒問過。」

 

標準答案,但沒有多少人在履行,這就是現實,紳士淑女的禮儀可能只存在《飄》那個時代了,所以很多航空公司乾脆獨斷來解決紛爭,包括英航、邊疆航空、精神航空等,且主要是廉價航空,都早已實施旅遊記者的建議,在全部或部分航線把椅背固定,一了百了這公道自在人心的戰爭。

 

2016年3月,美聯社與芝加哥大學的NORC公共事務研究中心做了一份民調,發現有74%受訪者認為,在過去二三十年間,美國人的禮儀舉止在世風日下。中心主任Trevor Tompson說:「看待被認為是粗魯行為的觀點上,年長與年輕美國人差距很大,特別在科技領域,例如幾乎一半的18至29歲美國人,認為在餐廳使用手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但60歲以上的人只有22%認可。同樣的,在說髒話甚至在公共場合討論性,世代觀念差也很明顯。」

 

是世道越來越差逼得世風只有越來越下嗎?如果新冠病毒肆虐算是一種亂世,那麼同樣是亂世的《飄》,卻能出現也要搶生活物資卻又能保持紳士風度的Rhett Butler,但是今天光為了搶衛生紙,推特就有個#ToiletPaperEmergency的專頁,報導因網路謠言而衍生的搶衛生紙亂象,甚至或偷或搶或不擇手段,而且全球都有,然而專家說病毒除了與糞口傳播有關外,與上廁所完全無關也不影響。

 

科技也可能是世風日下的溫床之一,除了在需要禮儀的餐廳用手機已被「正常化」外,超強的照相錄影功能,也讓現代人動不動像拔出手槍般地拿起手機對人拍,如同那位錄影存證討公道的前座乘客,蒐證維權與網路公審是一機兩用,但合禮儀嗎?好像還沒有什麼人在拿起手機蒐證之前,會先請問聲可不可以的,此行為甚至可能觸法。比起動輒社群網站公審,問聲可不可以把椅背打斜,世風可能日上些。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