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幸好最後和平落幕,否則這齣似是而非的「綁架」鬧劇將不知要鬧到何年何月。說「似是而非」是因為打著正義的旗幟卻行非法之事,說「鬧劇」是因為連一些立法人員都跟著瞎起鬨。這是個警訊,正義當然要伸張,但立法人員的職責就在於把正義之事法律化,而不是羅賓漢式地私刑化正義。

2019年11月18日,非裔時齡34歲的Dominique Walker和41歲的Sameerah Karim,各自帶著兩個小孩,自行住進西奧克蘭Magnolia St. 2928號的三臥一千五百平方呎空屋。兩人都有全職工作,卻是無家可歸者,因此組織了一個Moms 4 Housing的權益團體,聲稱她們的行動是要強迫銀行把這非裔社區的房子,歸還給社區或賣給她們這個組織,因為它自次貸風暴被銀行收回後,就一直空在那裡,而奧克蘭的空屋可比遊民多很多。Karim說:「奧克蘭的閒置空屋數量是無家可歸者的四倍,那麼為什麼要有人,尤其是孩子,睡到大街上去,把完美的家卻空在那裡呢?」

 

她們認為房地產操作是個以億計的遊戲,而這遊戲根本不是她們這種做好幾份工作來養家活口的人玩得起的,她們也試著在這遊戲規則裡找可負擔房,但卻發現規則並不為她們所定,而是為了讓銀行和財團公司下場玩的,Karim說:「公司基本上在房屋法拍會上買下這些空間,然後握著來勒索贖金。」

 

這房子果然是棟法拍屋,由南加房地產公司Wedgewood於7月31日,以$501,000從銀行法拍會上標下,本打算重新裝潢後再放到市場,但就在這麼放著的時候,突然從新聞得知有人未經許可住進了他們的財產,代表Wedgewood的舊金山公關公司Singer Associates總裁Sam Singer說:「真正的底線很簡單,那就是你不能偷別人的財產。這房子屬於Wedgewood和許多投資這家公司的人的。這些婦人奪走了這棟房子,或者說偷走了這棟房子,她們沒有權利這麼做。」

 

事實就是這麼單純,但詮釋者打算把它貼上正義標籤來複雜化。Moms 4 Housing也知道她們住進去就是霸占他人財產,但把霸占無限上綱後就是冠冕堂皇的正義。Karim說她們強住進去與霸占是有區別的,她說:「這是一個從生死之間所產生的一個必要動作,這個佔領源自於住房的人類權利。」

 

按照Moms 4 Housing的說法,她們搬進去之後,曾試圖與Wedgewood聯繫,希望能洽談買這棟房子,但卻沒能得到該公司的回應。但Singer說,Wedgewood根本沒有接到來自這些婦女的直接溝通,一切都是從新聞得知的。只要這些婦女還待在這屋子裡,Wedgewood就不會與她們談判,如果他們自願離開,該公司願意像跟其他潛在買家一樣,大家坐下來談買房子的機會。

 

很明顯的,彼此都視對方為綁匪,一方綁架了住房權,另一方則綁架財產權。但鄉民正義與權益團體的勢頭,似乎強過那家舊金山大牌公關公司,住房權製造的輿論壓力漸漸輾壓了財產權。首先是民權律師Walter Riley發難說:「Moms 4 Housing代表奧克蘭社區來拿回這棟房子,我們可以一起來從大銀行和房地產投機者手中奪回奧克蘭…這只是第一步。」

 

緊接著是立法人員的支持,奧克蘭市議會有三名成員表態支持Moms 4 Housing的「非法」行動,表態信中寫道:「這些媽媽所做的,不是要發起一個接管財產的霸占運動,而是要點出我們與這些有錢公司的對立關係,以及讓這些房子閒置好多年的問題,就像這棟房子最後被法拍掉。」

 

接下來是州級的支持,柏克萊的民主黨州參議員Nancy Skinner說:「我要感謝Moms 4 Housing拿走那棟房子,來宣示當我們遇到住房危機時,在加州的任何地方,都不應該有閒置空房。那些無家可歸的媽媽接管那棟房子,是完全合法的。」舊金山民主黨參議員Scott Wiener說他相信Moms 4 Housing的使命,以及她們抗議的民主權利,他說:「我支持Moms 4 Housing,我支持她們所做的一切。」聖荷西的民主黨眾議員Ash Kalra則表示,民選官員們必須確保這些投機客房東和公司房東,「不可以把我們的家給空在那裡。」

 

大財團大公關公司已經被這些運動家打得毫無招架之力,即使法官始終站在法律這一方,判這些媽媽違法,之後她們拒搬,然後像個烈士般地被警察強制驅離,但Wedgewood在正義大旗幟下已沒有什麼其他潛在買家了,只能乖乖地在收回房子後不到一週時間,賣給她們指定的非營利組織Oakland Community Land Trust,霸占媽媽Walker說:「當我們組織起來,當大家團結起來建立這個可愛社區時,事情就會這樣發生了。」

 

Moms 4 Housing是一個很好用的口號公式,如果正義化住房問題可以洗白非法霸佔,那麼灣區還有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也可靠此公式來洗白,例如貧富不均,倡議人士便可大喊Pops 4 Living,然後窮人爸爸就可大搖大擺地去搶劫有錢人,理由是財富再分配。在整起事件中,可以說法律被正義擄去了,財產權被居住權綁架了,財團被遊民勒索了,雖然也應該是賣個合理價,但不正當的洗白過程就是不正當,如果連立法人員都可以這樣隨便讓所謂的公民不合作運動合法化,那麼乾脆大家回到羅賓漢時代算了吧。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