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多元化向來是灣區引以為傲的優點之一,尤其是族裔的多元性,典型代表城市就是舊金山,從1940年代以前的白人佔九成以上,不斷釋出比例給其他族裔到今天的五成以下,亞裔與拉美裔白人都在成長,非裔雖在減少,但仍有一定比例,至少現任市長就是非裔,印地安原住民和太平洋群島族裔則維持穩定。人口結構如此多元,相信這裡的社會結構也一定很多元囉?不,族裔是多元了,身分卻只有一種:科技人。

2014年4月在HBO開播的電視影集《矽谷》,在第一季第一集裡,影射許多公司的Hooli首席執行長Gavin Belson,在不把Pied Piper創辦人Richard Hendricks當一回事地晾在會客室之際,正與其心靈導師觀察他公司的員工,而得出一個結論:程式員總是五人同行,其中一定會有一位高高瘦瘦的白人、一位矮矮小小的亞裔、一位紮馬尾的胖子、一位留大鬍子的人和一位東印度人。多麼鞭辟入裡的觀察,難怪能夠當上CEO。

 

其他種身分的人少了,反映在吃上面最明顯,因為「庶民」小吃越來越開不下去,光舊金山地區,去年只到十月底就收掉四百多家各類飲食店。Yelp評價四顆星的Church St.上的Chow,這家餐廳以整天供應平價早午餐聞名,也是舊金山名廚Tony Gulisano所創辦的小型連鎖社區餐廳的創始店,一份有機蛋的早午餐十元上下,頗受歡迎的烤蝦沙拉十一元,一份牛排廿元不到,從前菜到主餐點上幾道,往往二三十元就吃飽飽。廿二年前,這家店剛開幕的時候,《舊金山觀察家報》記者Patricia Untermann便去試吃,稱它的餐飲是「正宗舊金山美食」,屬於在地人的「便宜又大碗」餐廳。

 

然而,Chow LLC已於10月21日向法庭申請破產保護,當初創立時,Gulisano誓言每件料理不超過七塊半的這家連鎖餐廳,申請文件中列出最後所有資產只剩下七萬五,而負債卻高達三百七十五萬多,其中三分之二以上是欠給聯合商業銀行。對於破產原因,Chow的官方聲明所言不多,代表Jamie Johnson淡淡地說:「對我們來說,只是時候到了。」

 

是平價庶民餐廳在舊金山終結的時候到了呢?還是擴張太快,頭寸張羅不過來的跳票時刻到了?官方沒講,但一般揣測,應該與拓點到奧克蘭開一間餐廳兼雜貨店有關,因為那導致Chow的第二間店,位於Inner Sunset的Park Chow關門,而奧克蘭那家店經營不到一年也收了,這是個不好的兆頭。果然一年後,元祖店便終止營業,而這是該公司在所有力挽狂瀾中,最痛苦掙扎的決定,Johnson說:「這是第一家餐廳,所有餐廳都從這裡開始。這讓我們感到難過,我們會想念它的。」會想念它的不只Chow的員工,熟門熟路的常客更是跺足扼腕,Yelp就有聽聞關門的留言寫道:「這地方怎麼可以倒?它可是舊金山的主食!」感慨舊地重遊卻人事已非。

 

人事已非是因為少了「庶民」,多了「新貴」:高及超高收入科技業和相關人士。做這一種人生意可以好到什麼程度?帶領舊金山Saison餐廳獲得米其林三星評價,以及讓Angler成為美國最棒的新餐廳,知名主廚Joshua Skenes,去年決定離開這兩家餐廳,加入比高級餐廳主廚更誘人的工作行列:幫有錢人煮菜。

 

從12月12日起,Skenes計劃在每週四至週六晚間,接待八位他挑選後邀請來的客人,到他家享受每人八百元的晚餐。要想在他家吃到他親手煮的菜,除了有錢,還必須事先上網申請,雖然他說並不挑客戶。這價錢他也說讓人們喜歡向他射飛鏢,但「你會得到你所付出的」。根據其官網說法,部分收入會用於消除兒童飢餓,以及幫助加州野火受害者等公益項目。

 

所以看來Skenes不怕沒客人上門,這樣的市場規模,或可從他帶領的Saison和Angler餐廳,標準餐一人就要價約四百,加上稅與兩成的服務費,往往高達五百多元,然而客人照樣絡繹不絕,餐廳依舊屹立不搖看得出來,然而這兩家餐廳在Yelp上的評價卻與Chow差不多。庶民餐廳靠的是薄利多銷,沒有那個做生意的會做賠錢生意,可見Chow不斷拓點,卻沒拓出多銷,或者薄利終究抵擋不住物價漲勢,最後竟落得淨資產只有負債的五十分之一左右。想那最大債權銀行可能是最想念Chow的人,因為在灣區,需要去懷念它的人會變少,變多的是去Saison和Angler排隊,或上Skenes網站等審核通過,才能吃頓八百塊錢飯的人。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