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舊金山從誕生便以黃金出名,以前是沉甸甸的金砂金塊,網路時代則是輕飄飄的數位黃金,如今變成臭薰薰的屎尿黃金,凡是住在這城市的人,莫不對這些黃金如數家珍,就連超愛黃金卻從不到這黃金城的川普總統,也藉著罵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之際,說出對她的選區街道印象:「她對她的黨中極左派非常畏懼,以致她失控了…對了,順便說一句,清理一下舊金山的街道,它們很噁心!」從沒在舊金山街道踩到黃金的川普總統,耳濡目染地留下舊金山遍地黃金印象,讓市大家長London Breed也針鋒相對地回推:「我們正在清理這些街道…就像Pelosi議長在清理你任期內所留下的髒東西。」

「失控」也可形容舊金山街道的骯髒景象,Breed說的清理也確實在做,因為從李孟賢市長任內,為了舊金山的「黃金大道」,市府公共工程局從2014年7月15日便開啟一項可能改變舊金山黃金史的試點計畫:「田德隆解放站」(Tenderloin Pit Stop)。該計畫的起因是來自一群田德隆區中學生的請願,他們說每天上學途中都要閃躲路上的一坨一坨屎,黃金地雷已經把他們炸得快瘋掉。後來試點計畫太成功了,拓展出去便只叫作「解放站」,成為舊金山市府在這新黃金時代最得意的政績之一。

 

這個計畫也不複雜,就是在公共廁所貧乏的地方設置廁所,試點期間是在田德隆設三間流動廁所,除了供人方便外,還回收針筒與讓狗狗大小便,重點是它不同於沒人打掃的一般流動廁所,工程局編列預算配置專職清潔人員,隨時保持廁所功能與衛生。經過五年的推廣,「解放站」廁所從田德隆區的三間,拓展成全市13社區的25間,依據街道清潔數據來擺放在最需要的地點。

 

這些更生人專職打掃的街頭廁所,得到了:1.人們可以有尊嚴地去上廁所;2.附近社區更適合人居住;3.在「解放站」廁所擺放地點周遭的公共空間,人類排泄物投訴已下降,讓工程局的公共清潔人員,可以把精力放在其它髒亂地區。「解放站」概念推出後一兩年就影響了一些城市,如邁阿密、沙加緬度和丹佛等,近期洛杉磯也打算抄過去用。2017年更獲得公共政策最高學府之一,哈佛甘迺迪學院頒發的政府部門創新點子獎,該獎對這項公共工程這樣褒揚道:「舊金山的『解放站』計劃在最需要的地方提供人們公共廁所,因此街道更加清潔,讓人們可以有尊嚴地解放。」

 

「有尊嚴地解放」是這計畫被人讚譽有加的關鍵,但尊嚴在這計畫中是有下班時間的,一般來說,晚上八點以後就沒得方便了,在遊民最多,這種有尊嚴廁所最需要的地區田德隆,除了一間固定式公廁外,其它計畫內流動廁所最晚四點半後就沒得解放,尊嚴請留至明早九點再來,因此產生一個問題,拉屎撇尿是尊嚴重要,還是方便重要?因為舊金山知名的無聊觀光景點Dolores Park,於2016年初設立了第一座幾乎全露天、半遮掩的男性小便斗“Pissoir”。

 

這個完全以方便為考量,一點也不在乎尊嚴的「解放點」,是舊金山休閒公園管理處的傑作,目的是要集中男性到此解放,改變他們隨地小便的壞習慣,結果這種成本可能只要「解放站」廁所幾萬甚至幾十萬分之一的便斗,可能方便到太有礙觀瞻,而被三藩市基督教聯會,於當年四月以靠近公園旁的J-Church輕軌站,而違反了隱私、性別歧視、公共衛生、無障礙空間和下水道等相關法律告上法院。

 

同年九月底,舊金山高等法院法官Harold Kahn將此案撤銷,理由書上寫道:「安裝和維護露天尿斗,並不違反原告引用的任何憲法條款、法規或普通法規定,即使有,也沒有任何依據可以發出所要求的禁令救濟。」代表提告的太平洋法律協會灣區總監李少敏認為,露天尿斗是「道德敗壞的人在挑戰舊金山的底線,假如社區繼續沉默不作聲,將有更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因此無論如何都要上訴到底這道德淪喪的東西。

 

從「解放站」的高檔公共廁所到Pissoir極簡陋尿斗,真可看出舊金山市的多元化,連屎尿問題也有多元解決方案,不過幸好還沒出現類似中國大陸的超級五星級樣板公廁,那已經超過人類排泄廢棄物的乾淨、衛生與安全的基本需求太多。回到問題本質,不管是遊民或在地居民,好像都不把隨地大小便當一回事,因此造就出舊金山遍地黃金美譽,當然也就衍生出把方便當隨便的道德指責,難道這樣的「解放」才叫舊金山人嗎?

記者 Pegasus J. Jua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