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加州垃圾分類回收行業陷入兩難

加州是全美國垃圾分類回收程度最高的州,州政府曾經提出在2020年以前全州範圍內達到垃圾分類回收或堆肥75%的目標,San Jose市政府更進一步提出垃圾零回填的長遠目標。可是,根據加州政府資源回收再生部Department of Resources Recycling and Recovery的最新計算,2017年加州總計產生垃圾約7720萬噸,其中約有4440萬噸垃圾回填,比例高達57%,而且前景並不樂觀。產生這種倒退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廉價的天然氣刺激了對原生塑料製造的投資,然而更主要的原因是國際回收市場發生了重大調整變化。

從歷史上看,加州的回收產品約有三分之一出口,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中國。然而,2017年下半年中國政府宣布了對混合塑料和未分類紙張等材料實施極為苛刻的進口標準,比如塑料製品中含有食物殘渣或其他雜質不得超過0.5%,也就是說只有最清潔和最高等級的材料(如瓦楞紙板、新聞紙和某些塑料)才准予進口。迄今為止,中國政府已經禁止進口40種固體垃圾,包括發動機和電線,明年將禁止另外16種,包括某些類型的不鏽鋼。他們只接受1號和2號塑料,如水、牛奶和洗滌劑容器,不接受3至7號塑料製品,如番茄醬瓶、花生包裝袋等。接着,泰國、越南和印度政府分別宣布了禁止廢棄塑料進口的決定,印度尼西亞也發生了把美國的分類垃圾原船退回的頭條新聞。

加州大學Berkeley分校環境科學副教授、國際廢物貿易專家Kate O ‘Neill說,買家市場的急劇收縮造成回收垃圾尤其是塑料和紙張的大量積壓,讓回收商和回收市場陷入混亂。Fresno市的Cedar Avenue Recycling and Transfer Station是Caglia家族企業的回收和轉運站。企業發展官Richard Caglia說,目前他的混合紙張的庫存已經達到420萬磅。中谷地區的夏天很熱,回收垃圾中經常會混雜一些可能引發火災的東西,比如鋰電池。他現在最擔心的是發生火災,所以請了保安專門做24小時防火監視。Caglia說,市場處於不斷變化的狀態,回收物質搬運工的收費率也提高了。不過,他們經受住風風雨雨的考驗,很幸運能活了下來。

Culver市政府公共工程部環境項目和營運經理Kim Braun說,他們也處於類似的困境。以前可以以每噸25美元的價格出售分類垃圾,而現在却要以每噸25美元的價格請人把垃圾運走,因為除了飲料瓶和洗滌劑容器外,很難為大部分塑料製品找到買家。至於酸奶杯、塑料包裝、洗衣籃和塑料翻蓋等等這些混合塑料,不論是居民直接將它們扔進不可回收垃圾桶,還是經過垃圾分類處理作業線,它們最終都會以某種方式進入垃圾回填場。Braun說,市政府目前還沒有提高居民的垃圾處理費,預計2020年7月將會提高收費。

San Jose的垃圾分揀處理公司GreenWaste在兩年前投資1000多萬美元購買了一台垃圾分揀機,可是這台昂貴的機器最近被一段澆水用的塑料軟管纏住而損壞了,整個工廠陷入停頓。工廠經理Ricardo Lopez指着一堆垃圾對記者說,像這些廢棄地毯、腳墊、棉手套、乳膠手套、披薩盒、機油瓶子、舊衣服、泡沫塑料和一次性尿布等垃圾本來都應該直接扔進不可回收垃圾桶送去垃圾回填場,可是現在都送到了垃圾分類工廠來處理。

垃圾分類預處理需要由家家戶戶居民來做。在一些國民素質比較高的國家,居民們自覺自愿地將裝牛奶的紙盒拆開洗凈晾乾,或者把塑料製品上的金屬件拆下;另一個極端則是政府強制性地規定垃圾分類的細則,做不到的要罰款;不過在美國這樣一個國民素質並不很高,政府強制規定又行不通的國度,就只能靠宣傳、憑良心了。可是,分類垃圾是一個市場,既然是市場就有市場的規律——有利可圖就上,沒錢可賺就撤!

最近,加州最大的廢品回收營運商RePlanet公司宣布倒閉,284家廢品回收中心關閉,750名員工失業,許多靠撿瓶瓶罐罐賺錢的人也沒了收入。RePlanet總裁兼首席財務官David Lawrence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公司已停止營運,並進入清算資產和償付債權的程序。該聲明說,由於州政府不斷減少撥款、再生鋁和PET塑料的價格下跌、最低工資增加、加上工人醫保和賠償保險費用上漲,本公司得出結論,這些回收中心的營運和支持業務已經無以為繼。

非營利消費者監督組織Consumer Watchdog的倡導者Liza Tucker指出,該組織研究了加州回收行業的問題,認為加州政府補貼回收中心的方式應該改變。目前,加州的回收管理機構calrecycling是通過計算廢品回收中心的平均營運成本來確定州政府給回收中心補貼的費用。但是,在商業成本不斷上升的同時,經營有些地段,特別是位於停車場的回收中心的成本特別高,而這恰好是人們最方便的地方。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發現,雖然州政府規定銷售瓶裝和罐裝飲料的零售商有義務回收飲料的包裝瓶罐,但是三分之二的零售商沒有履行自己的義務。他們中有的可能不知道他們應該接受這些瓶子和罐子並退還押金,但有些零售商乾脆拒絕這麼做。

有些讀者可能還不知道,加州回收易拉罐和空玻璃瓶是州政府組織進行的。在出售帶有這類包裝的商品時,每一個易拉罐和玻璃瓶預收5美分CRV(California Redemption Value),州政府集中收取這筆押金,撥給像RePlane公司那樣的廢品回收營運商。營運商回收每個易拉罐和玻璃瓶只支付兩三個美分,其餘的錢則留作營運開支和利潤。現在RePlane公司倒閉了,舊金山灣區的大部分地區,如Antioch、Concord、San Francisco、San Jose、Sunnyvale、Palo Alto和Santa Cruz就沒有廢品回收站了。有的人或許會到遠處去賣空瓶子空罐子,而遊民或其他依靠回收來獲得收入的人可能連這樣的機會也沒有。環保人士擔心,長此下去,易拉罐和玻璃瓶也只能被扔進垃圾回填場。人們在幾十年里養成的垃圾分類的習慣會因此而丟失。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