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最近,加州州長Gavin Newsom把加州議會通過的加州眾議院392號法案,即《加州拯救生命法案California Act to Save Lives》簽署成為加州法律,並且更名為《加州使用武力法案California Use-of-force Bill》。Newsom和該法案的其他支持者稱,該法案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改變,使加州的使用武力標準成為美國最嚴格的標準之一。AB 392的主要作者,聖地亞哥選區的州民主黨眾議員Shirley Weber說,這個法案的目的是明確執法部門的義務,從而減少警察槍擊事件,以防止不必要的死亡。

新法律要求警察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使用致命武力,以應對迫在眉睫的對警察造成的生命威脅,而之前的法律只要求使用武力是“合理的”。但是,由於在各方政治力量討價還價的過程中給這條新法律增加了一項修正案,而該法律又沒有明確定義什麼情況才算“必要的時候”,而是讓警察部門自行解釋。這一改變導致最初支持這項立法的一些改革倡導者轉而反對這項立法。加州公共安全委員會主席、洛杉磯選區的民主黨眾議員Reggie Jones-Sawyer說,利益相關者之間的妥協,其結果是使各方都受到了創傷。

Weber的團隊引用2018年3月的一個案例說,當時Sacramento市的警方在接到一起汽車盜竊案報警後追捕黑人男子Stephon Clark。警官們把手無寸鐵的Clark追到了一棟房子的後院,他們不知道那是Clark的祖父母的家,還把他拿着的手機當成了槍,當場開槍擊斃了他。如果按照新法律行事,警官們將依靠口頭勸說和危機干預等手段緩和緊張局勢,而不是輕易地使用致命武力。這將更好地保護加州黑色人種和棕色人種的生命。這兩種人被警察開槍打死的案例與人口數量不成比例。

今年2月9日,Vallejo市一家Taco Bell餐廳的免下車通道,20歲的Willie McCoy正在駕駛座上打瞌睡,膝蓋上放着一把槍。6名警察包圍了這輛車,McCoy繼續駕駛汽車前行,警察就開槍打死了他。McCoy的家人和當地一些人呼籲對這些警察進行刑事指控,這在警察開槍事件中幾乎從未發生過。一名第三方的使用武力專家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得出結論,這些警官的行為是恰當的。Solano縣地方檢察官辦公室尚未就槍擊案是否合理做出裁決。根據新法律,在擊斃McCoy之前這6名警察的所有策略都將受到詳細審查,包括McCoy家人的一名律師所質疑的,這些警察為什麼決定在幾英尺以外包圍汽車,而不是遠距離把車監視起來。

斯坦福大學法學教授Robert Weisberg說,實行新法律將使對警官提起刑事指控變得更容易。這是因為新法律要求檢察官不僅要檢查該警官在使用武力那一刻的行為,還要檢查該警官在導致使用武力之前的行為是否可能導致局勢不當升級。他說,如果檢察官發現,儘管該警官使用致命武力是恰當的,但是整個事件可以有其它的執法選擇,沒有必要升級到致命的地步,那麼該警官也可能會面臨刑事指控。對於這樣一件事實,支持者說這項法律是美國同類法律中最嚴格的標準之一,完全符合最佳實踐的要求;而批評者認為它是一個不可能達到的標準。加州警察兄弟會的說客Shane LaVigne說,警察經常面臨緊張、不確定和迅速演變的生死狀況,而他們在危險關頭做出的決定卻要事後被人用常人不可能做到的標準進行評判,這是不切合實際的。

加州和平官員標準與培訓委員會Commission on Peace Officer Standards and Training的一位發言人說,根據新法律,警官們可能會接受新的培訓,以建立融洽的關係,讓人們在不訴諸武力的情況下遵守命令,或者學會在適當的情況下,在接近嫌疑人之前等待更多的幫助。該委員會將更新州警察培訓標準,以反映新法律,但沒有詳細說明這些變化將是什麼。研究警察使用武力法規的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法學教授Seth Stoughton表示希望,這將迫使那些確實落後於專業規範的機構迎頭趕上。警官們可以接受更多的培訓,學習如何化解緊張局勢,防止潛在的致命衝突,讓警官和公民在可能發生爆發的衝突中保持安全。

但是,曾任加州警察局長協會California Police Chiefs Association主席的Morgan Hill警察局長David Swing說,他認為新法律所要求的培訓和他所在部門人員目前已經得到的訓練沒有什麼不同。採用對抗降級、危機干預等方法的科目早已經自然融入他們的培訓的許多方面。他想不出有哪個部門是特例。他補充說,他不認為新法律會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改變警官們決定什麼時候和以多大力度來使用武力。Swing指出,新法律除了對治安人員造成巨大的日常生命威脅外,還可能阻礙警方的積極執法。今天為了工作而將自己置身於危險境地的警官,明天可能由於擔心這種新標準帶來的從紀律處分到刑事起訴等一系列後果而拒絕採取行動。Palmdale選區的共和黨眾議員Tom Lackey對這個提案投了反對票。他說,這種關鍵時刻的猶豫將導致警察生命的喪失。

目前還不清楚新法律將如何影響警官培訓,不清楚有多少部門最終可能需要額外的培訓,也不清楚需要多長時間才能為全州8萬多名宣誓就職的執法人員提供新的培訓。這項新標準究竟會像支持者希望的那樣,最終減少加州與警官有關的致命槍擊事件的數量,還是會像一些執法團體警告的那樣,讓警察面臨更大的危險,這可能還需要很多年時間才能知道。社會正義組織Silicon Valley De-Bug的組織者Rosie Chavez斷言,實行新法律以後什麼都不會改變。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