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config', '118983626-1');

這樣的地下水資源該不該開發?

在洛杉磯東北大約一兩百英里處有一個面積數千平方英里的莫哈韋荒漠(Mojave Desert),那裡廣袤的平原荒無人跡,鐵鏽色和棕褐色的土地與其說是地球上的,還不如說是火星上的地貌。就在奧巴馬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年,聯邦政府在莫哈韋荒漠創建了莫哈韋國家自然保護區(Mojave National Reserve)。在這個自然保護區的南部,有一個芬納盆地(Fenner Basin),那一片荒漠下面蘊含著儲量豐富的地下水,含水層面積大致相當於美國最小的州羅德島州的大小。

在芬納盆地南部,有3.5萬英畝土地屬於一個名為Cadiz公司的上市水務公司。自1997年以來,Cadiz公司一直在尋求開發芬納盆地的地下水。它的計劃是興建一條43英里長的管道,把從地下抽取的水往東送入科羅拉多河的古河道,然後輸送到200英里以外的供水公司,賣給南加州的大約10萬戶家庭。這將為Cadiz公司帶來上億美元的年收入。但是,這個計劃20多年來一直舉步維艱。Cadiz公司只好在那裡建了一個柑橘園,種植一種果肉呈粉紅色的檸檬,銷往日本,售價不菲。Cadiz公司的首席執行官Scott Slater表示:“在加州做生意是極其困難的,所以我們必須確保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正確的。”

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後,聯邦政府重新提起了開發芬納盆地地下水源的問題。Cadiz公司請第三方公司做了一個環境評估,計劃每年從地下水源抽水5萬英畝英尺(相當於163億加侖),每年通過自然途徑補給地下水源3.2萬英畝英尺,實際用水1.8萬英畝英尺。這一年度赤字將使該項目有持續50年的使用壽命。Cadiz公司需要獲得美國最大的批發供應商南加州大都會水務局(Metropolitan Water District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許可才能加入他們運營的輸水管道。如果Cadiz公司能夠清除這些障礙,該項目可能在一年內啟動並運行。

Cadiz公司的評估報告受到了來自許多方面的挑戰,其焦點是莫哈韋荒漠的水文(hydrology)。在Cadiz公司設計的取水點以北約10英里處有莫哈韋荒漠最大的泉水博南扎泉(Bonanza Spring),是珍稀動物大角羊(bighorn sheep)、沙漠龜(desert tortoise)和幾種候鳥的水源。那裡的印第安部落Cahuilla tribe的首領及其環保主義者盟友擔心,從地下含水層取水會導致博南扎泉消失。Cadiz公司提供的環境評估報告說,這兩個水源之間沒有任何聯繫,因為這兩個系統被不透水岩石層分隔開來。但是,加州魚類和野生動物部(state Department of Fish and Wildlife)援引了近期的研究結果說博南扎泉水和芬納盆地的地下水含有的主要化學成分相同。不過,Cadiz公司不認為它的項目需要加州魚類和野生動物部的批准。

另外一個對Cadiz公司不利的因素是,去年秋季發表在《水文Hydrology》雜誌上的一項同行評議引用美國地質調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近20年前一項研究結果說,每年通過自然途徑補給地下水源的水量只有大約1萬英畝英尺,相當於Cadiz公司環境評估報告的三分之一。

水是加州的命根子,在加州關於開發水源的問題常常引發各派政治力量的較量,一直是加州政治最不穩定的因素。非營利組織國家公園保護協會(National Parks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加州荒漠項目主任David Lamfrom說,Cadiz公司多年來一直試圖將這些水轉移到市場上,但沒有得逞。現在,考慮到特朗普政府對Cadiz公司的支持態度,這就形成了新的威脅。現在的關鍵是,加州政府是否有能力阻止特朗普政府在保護環境方面的倒退。

加州民主党參議員Richard Roth來自莫哈韋荒漠鄰近的Riverside縣。他在今年2月提出了一項提案,用他的話說,該提案將“按下暫停按鈕,對支持和反對該項目的雙方所提出的科學依據進行協調。”去年,一項類似的提案以失敗告終,主要是程序上的原因。Roth說:“我並沒有試圖阻止從這個含水層抽水,但我們必須確保它是以一種不破壞環境的可持續的方式進行的,而且可以在50年里為40萬人提供可持續的服務。”

加州新任民主黨州長Gavin Newsom在今年2月的首次州情咨文(State of the State address)中強調了加州面臨的巨大的水資源挑戰。他說,由於氣候變化,我們的供水越來越不可靠;由於經濟強勁,我們的人口不斷增長,水資源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他宣布縮減一個主要的水利項目——把Sacramento-San Joaquin三角洲的地下雙隧道改為單隧道,並將很快考慮改變城市和農業用水的分配方案。他說,這個擁有4000萬人口的州,許多人生活在接近沙漠的氣候中,必須克服過去的二元對立,比如農民與環保主義者的對立,或者北方與南方的對立。“我們的方法不應該是非此即彼,而應該兼顧各方面。”

如何開發芬納盆地地下水源的問題肯定是Newsom面臨的幾項有關水資源政策的關鍵決定之一,也是對他所說的利用水資源的原則的一次考驗。Newsom上任州長以後還沒有對開發芬納盆地地下水源這個問題發表意見。但是,他在去年競選時曾經表示反對該項目,並且嚴辭批評了Cadiz公司。Newsom說:“我不喜歡人們用金錢購買影響力。我不喜歡金錢決定好主意的命運,更不用說壞主意了。我不喜歡這件事的整個過程。”對於不了解內情的人們可能需要一些註解:Cadiz公司在民主黨初選時為Newsom的政敵Antonio Villaraigosa的競選活動捐款。Antonio Villaraigosa曾任洛杉磯市長,卸任以後又在Cadiz公司工作了一年。

 

記者 湯毅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