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ag('js', new Date()); gtag('config', '118983626-1');

前些日子,就是今年5月27日,是金門大橋通車82年週年,沒有舉行紀念活動。舊金山一家英文報紙發表文章,回顧32年前,即1987年,金門大橋慶祝通車50週年的盛況,以作紀念。對於50週年慶,我也有一些足以回憶的往事。

那次慶祝活動5月24日星期天舉行,那天早上5點多,我來到金門大橋。大橋當局計劃當天關閉大橋的汽車交通,從上午6時起,讓民眾從橋的兩頭分別步行上橋。我到達大橋舊金山這一端時,交通已關閉,但有一根粗繩子攔著,許多民眾等在繩子後面。

 

我向警衛人員出示證件後,獲允許先上橋,不久走到橋中央,此時此刻,左右前後看不到一個人、一輛車。就這樣,一個人獨立於橋中央,左顧右盼,四處茫然,那種感覺非常特別。心中跳出一句唐詩:「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橋中間有一座面積蠻大的高台,徒步上橋的民眾不得登台。上午8、9點鐘之間,兩邊上橋的民眾不僅在橋中間相聚,而且,隨著人愈來愈多,大家很快擠成一堆,無人可以動彈。帶幼小孩子的家長,紛紛把小孩舉起來,讓孩子坐在大人肩膀上。有的人把腳踏車丟入大海,把空間留給人。我站在台上,台上較空,還可走動,台下民眾並沒有因太擠而要求上台。只有一位中年婦女, 因太熱或太擠而暈倒,被抬上台並躺了下來。

 

上橋過程中,見到現任聯邦眾議院議長波洛西(Nancy Pelosi),她於大橋50週年慶前幾天,在一場特別選舉中當選聯邦眾議員,還沒宣誓就職。還見到當時的舊金山市長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幾位隨員拿著一個花圈跟在她後面。范士丹要和大橋另一頭的索索利托市(Sausalito)市長會面,然後兩位市長一起,把花圈拋入大海,悼念建橋過程中死亡的11名工人。但是,隨著人群如海浪般衝過來,范士丹也動彈不得,根本找不到另一位市長,後來她一人把花圈丟入大海。

 

當局原先估計約有八萬灣區居民步行上橋,沒想竟然來了大約80萬人,這個數字超過當時舊金山居民人數,其中只有大約30萬人得以走上大橋,還有50萬人最多走到引橋或在通向大橋的路上,根本不可能上橋。一些通訊社發布的空中拍攝照片,證實這個空前盛況。

 

大橋橋面平時略微上拱,當天因人太多,橋面被壓成平面。有位官員,好像是當時的舊金山市議員Quentin Kopp,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也對大橋有一定了解。他用心算,計算橋面面積,每平方公尺容納人數,以及人的平均體重,還有大橋的承載能力等,加減乘除一番,結論是不會有事。事後對大橋結構的檢查,證實了這個結論。

下橋後,一直注意收聽KCBS電台的相關新聞,該台在晚上說,儘管有大約80萬人出席活動,但除了幾人輕傷外,沒有發生重大事故。

 

儘管沒有發生重大事故,但考慮到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可能發生的意外,以及這麼多人上橋可能對大橋結構造成的傷害,當局事後決定,以後不再用這種方式慶祝大橋通車週年。七年前的75週年慶,就主要以煙火來慶祝。

 

32年前的那次慶祝,空前絕後。

 

作者/劉暢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bloggers like this: